首页 » 科技频道 » 程序员与他的大拇指姑娘

程序员与他的大拇指姑娘

发布时间:2012-07-11 已有 4784 人围观

我早就想写一写我的这位程序员朋友和他的拇指姑娘的事,在听说了我最喜欢多管闲事之后,他选择了在一个漆黑的夜晚给我讲述了这故事。他的倾诉极为困难,因为我们都知道程序员是一种闷骚的动物。基本上需要我问一句,他才答一句,他表示有时他想说也说不清楚。但是这回算是真忍不住了。他太思念拇指姑娘了。

拇指姑娘是怎么到来的他已记不大清楚,大概是在看了那档相亲节目之后。舞台上的那群小姐们把他折磨地快要发疯了,她们都是极漂亮的,不用说。但他觉得一个都不适合自己。就这样,程序员还是努力地工作,加班加点。最后,不可避免地,他成了一个日剧迷。

那天下午是个周末,当他又一次打开电脑,并已准备好一碗泡面时,他看到了拇指姑娘。她正坐在他的桌面音箱上,晃荡着双腿望着他。他也看着她,不知道怎么办好,Hello,Hi什么的也不是他的语言。但是不消说,他还是有点儿紧张,因为拇指姑娘实在太漂亮了。

她的身上没有什么发亮的饰物,但是怎么说呢,有一种饱满的力量,不如说——她长得非常自然,略微丰满。她说话的时候胸脯一起一伏的,她有时就是会这么激动。她戴着的是一个红色蝴蝶发卡。拇指姑娘有着一袭长发。

突然,她停止了晃悠,“啪嗒”一声跳下了音响,站得十分笔直地,望着程序员。程序员更紧张了。他泡面的盖子也“啪嗒”一声掉了下来。

拇指姑娘走了两步,凑近这桶泡面,狠狠用鼻子嗅了一下。“这个,好吃吗?”拇指姑娘眨了眨眼睛。

“你要尝尝吗?”程序员总算说话了。得到拇指姑娘一声响亮的“嗯”之后他把泡面搅和了一下,挑了一根给她。

“啊,我不要这么多的,你给我一点点,放在手上,我尝尝就好。我吃过饭了的。”

程序员于是就慌张地用筷子掐了一小截泡面,放在食指上,送到了拇指姑娘的面前,接着,他感到了拇指姑娘的小身体在朝自己慢慢靠近。蝴蝶结发卡动了动,她低下头,她的鼻息凑过来了!她就那么舔了一口程序员手中的小泡面。

“嗯,不错。”拇指姑娘咀嚼着。“不过我还有更好吃的。以后有机会给你尝尝。”拇指姑娘说完这话就转身坐在了程序员的电脑键盘上,那是一个靠近“Esc”的位置。“你吃饭吧,我可是吃了饭来的。”说完,拇指姑娘摆弄起自己的花裙子。

听到这话,程序员稍稍放松了些。“你等我一下,我去洗个手就来。”望着坐着的拇指姑娘,程序员说。拇指姑娘哼了一声,头也没抬。

程序员放下手中的筷子,走向洗手间。望着洗手间的镜子,程序员努力平复内心的欣喜,反复思考的只是一个问题:她如果要走的话,我该怎样去留住她?

再出来时,拇指姑娘已经坐在了电脑空白键的位置,正望着他。

“刚才你好像在听什么东西。”

“喔,我在看电影。”从洗手间回来的程序员已经没有之前紧张了。

“电影?”

“对,我在看……啊!我正在看一部和你有关系的电影!”

“和我有关?你是说借物小人艾莉塔吗?”

“你怎么知道?!”程序员感到不可思议了。

拇指姑娘打了个呵欠,径直睡在了空白键上,双手枕着头。“好多人都给我讲这部‘电影’的。你继续看吧。我困了,在这儿睡一下没关系吧。”不等程序员说话,拇指姑娘闭上了眼睛。

“可以可以,你睡。但是你可不可以睡别的地方?”

“为什么?”拇指姑娘睁开了眼睛。

“因为你睡在这里,压住了暂停键。我看不了。”

“暂停键?”

“对,对,”程序员说着起了身,“你等我一分钟,我给你一个更舒服的地方睡觉。”

再回来时,程序员带来了一张手帕,那是去年日本同事回国前送给他的礼物。手帕是粉红色的,很软。“早日找到喜欢的女孩子哦!”那个日本女孩倒是少有的爱开玩笑那一种。

程序员把手帕卷出了一个小枕头,摆在笔记本电脑的旁边。“好啦!”程序员两手往上一扬,望着自己的杰作。

拇指姑娘很快从空白键上跳了下来,以一个最舒服的姿势躺在了软手帕上。她很快睡着了。

程序员把电脑的声音调到了最小,看起了这《借物小人艾莉塔》。他现在看这电影的心情和前十分钟那可是很不一样的了。

“好热,”不到十分钟,拇指姑娘就坐了起来。

程序员这才发现自己给她做的小床正对着笔记本电脑的散热孔,连忙说,“哦,不好意思,那我看看……”

音箱?太吵,台灯?凹凸不平。程序员的视线最后落在了床边的茶几上。那个位置正好可以看得到睡梦中的拇指姑娘。他连床带人把拇指姑娘挪到了那个位置。

“怎么样,这位置可以吗?”

“这个位置可以的。但是我要说一点问题。”

“嗯?”

“刚才你突然就把我抱过来了,”拇指姑娘好像有点脸红,“——我是说,如果以后你也要抱我去哪里的话,请你一定提前告诉我。”

以后?!程序员听到这个词觉得很激动,他连连点头。

拇指姑娘翻了个身,睡觉去了。

拇指姑娘再醒来时,已经是下午五点。程序员早就看完了电影,更把自己的宿舍打扫了一番,洗掉了所有的衣服,甚至他还洗了个澡。然后他就一直望着拇指姑娘。她醒了。

“啊,你醒了!”程序员有点尴尬。

“你一直望着我,我怎么还睡得着。”拇指姑娘坐了起来,“现在几点了?”

“下午五点。你饿了吗?你要吃点什么?”

“还不饿。”拇指姑娘揉揉眼睛。

“那,我们晚上出去吃饭好不好。嗯,我可以带你出去吗?”

“可以。你的床很舒服。以后我就睡这里了。”拇指姑娘好像心不在焉。为了确保自己没听错,程序员换了个问题。“那,我把你放在口袋里可以吗?——我的衣服都很宽松,口袋里很舒——”

“可以可以。你是做什么的?”

“啊,我是做,呐——”程序员指指电脑,“我做这个的,‘理工男’你听过吗?”

“呵呵,我听过。”拇指姑娘居然笑了。

再回到这个房间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半,程序员已经吃完了饭,并且带着拇指姑娘在湖边兜了一圈。往湖里看的时候,拇指姑娘一直站在程序员的肩膀上。程序员感觉就像有只鸟恰好停在了那里。

“我累了,要睡觉。”拇指姑娘在荷包里嚷嚷。换好拖鞋,程序员双手把她捧了出来,继续放在了粉红色的手帕上。

“玩了一晚上,你也辛苦了。早点休息吧。”程序员望着拇指姑娘。

“嗯。”

程序员正准备走开,拇指姑娘又叫住了他。

“嗯,我说,你没有什么女朋友之类的吗?”

“没有,”程序员摇摇头,“很久以前有一个。”

“怎么不找个女朋友呢?”

程序员呼出一口气,“不知道。”

“那你知道你很帅吗?”

“是吗。”程序员挠挠脑袋,“你觉得我长得——”话还没说完,拇指姑娘打了个呵欠。

“晚安,IT男。”    

故事讲到这里,程序员停了一下。“这就是我和她认识的经过。”程序员正襟危坐,但和三个月以前的他已经有很大不同。

“呵呵,我认识你以前你好像不是这个样子的。”我突然岔开了话题。

“是吗?我有变化?你指的是——”

“你变成熟了。好快,三个月,你的变化很大。”

“嗯,可能吧。如果有的话,就是她带给我的。我想我再也遇不到她了。她怎么不事先告诉我就走了呢。”程序员惆怅地重复这最后一句话。

“别难过了。后来又发生了什么?”

程序员调整了心情,开始讲接下来的事。

“我醒来的时候,她正在捏我的耳垂。你知道吗?她那么一点,就用两只手捏着我的耳垂,我能感觉到的就是蚂蚁在爬。爬来爬起,我就醒了。醒来发现她在那里咯咯笑。”程序员声情并茂地继续讲述着……

“我不喜欢闹铃,我给你关了。但是你快要上班了还不起床。”他耳边的拇指姑娘笑得直不起腰,“你的耳垂好大。捏起来真麻烦。”

程序员突然在想上一次和姑娘接吻是什么时候的事。他有点心慌,因为拇指姑娘实在太小了。

按照之前两人的约定,程序员把拇指姑娘带着去上班了。

“那么,那一天你就是带着她一起上班的了?”我问程序员。

“是的,不光那一天,之后的三个月都是这样。我上班一直带着她。你知道,我们上班很枯燥的。当然,有工作上面的事情做时还是很忙的,但基本来说,一个人上班很孤单,包括去的途中,突然闲下来的时候——”

“你这话真有意思,大家不都是这样的吗?” 

“是的。正因为都这样,所以都很孤单。那三个月就是两个人一起上班的。她一直躲在我的文件夹旁边,我不想让同事知道这件事。怕麻烦。三个月我都没怎么和同事一起吃饭。他们以为我在约楼下公司的女生。不过说起来也奇怪,认识了她以后,感觉和同事一起吃饭啊玩啊都没有太大意思了。之前我也不太喜欢,恐怕是实在没事做吧。”

“哦,明白了。她三个月一直在陪伴你——”

“不,不是陪伴。陪伴是很简单的事,但是,你知道,虽然她只有一点点小,但她给了我很多的东西。那段时间不是类似陪伴,如果你同意的话,我愿意说这是爱情。”

“以前有过这种感受吗?”

“嗯,好像从来没有。”

而说到他们相处的一些细节,程序员也记得十分清楚。他说拇指姑娘给他做过吃的。

“做过吃的?做了什么东西?”

“不太清楚,我吃得太少了。她不知道我该吃多少,你懂吗。”

我有点疑惑,“可是我觉得你们的沟通一直都很好啊,没问题。”我反问道。

“没问题是的,但,有些事情她是不明白的。”程序员陷入了思考。“不过她不明白的都是无关紧要的小事。她能知道我这人是怎么一回事。”

“你这人是怎么回事?”我调侃道。

“你不会明白。”程序员摇摇头。

尽管对我的调侃表示了满不在乎,但程序员还是愿意接着给我讲他的故事。

“举个例子吧,有一次在地铁,我弹吉他了。”

“什么?”

“嗯,在她的帮助下。我给很多人表演吉他了。那音乐不用说,是我最喜欢的。好像是一部电影的原声。”

“噢,你说的是这个。可是,在地铁里表演吉他也是很正常的事啊,没有遇见她,你也可以做到。这不是什么新闻吧?”

“说得没错。可事情的关键不是我在地铁里表演什么吉他,而是她帮助了我表达自己。你知道,我不太会跟人交流。”

“呵呵,那你说说看,她是怎么帮助你‘表达自己’的?”我逗程序员。

“嗯,那一天,正好加班,回家比较晚,地铁很空。但我还是愿意站着。她和以前一样,站在我的口袋里,不说话。突然,她在我口袋里蹦跶起来。我望望她,她那眼神好像是在说放她出来。我吓坏了。虽然地铁人不多,但我感觉已经有人望向了我们。但她蹦跶地越来越厉害,我偷偷地把她拿了出来。”

“我蹦了这么久你才有感觉,你长胖了吗?”拇指姑娘有点气恼地说。

“不是,你知道,这里有人,你想干嘛?”程序员尽量用手把她盖好。

拇指姑娘歪了一下头,又笑了,说,“我有一个好主意。你猜我想做什么?”

“这,猜不到。回家再跟我说好吗?”

“不,回家就做不了了。你看到那边了吗?”顺着拇指姑娘的手臂望去,是一个倚靠着的少年,他的旁边立着一把吉他。

“吉他你会不会?”

“啊,不会。只在小时候学过钢琴。”

“你听我说,……”

“这怎么行呢?我不会吉他,如果按错了怎么办,这里这么多人,我又不知道怎么……”

“还有五站我们就到了哦。这是你唯一的机会了。”拇指姑娘突然坐了下来。

程序员不知道这“唯一的机会”是什么意思,但本能的,他感觉他必须按拇指姑娘说的去做了。

他向那个少年走去,拍了拍他的肩膀,“琴可以借一下吗?”疲惫的少年点了点头。

拇指姑娘迅速跳到了木制音箱里面。

程序员找了个靠少年的位置坐了下来,“你是说,我只要按住几根弦,剩下的全部交给你,右手随便放?”

“是的,”拇指姑娘的回答带了回声。

“那你要弹什么?”

“这个不能告诉你。就当我送给你的礼物吧。你去前面,那里。”

程序员按照拇指姑娘的要求去了车门附近的空地,两节车厢处站着一个人,叉着脚站着,面容疲惫地望着这拿吉他的新来客。

程序员不知道拇指姑娘要做什么,但他隐隐觉得这样也蛮好玩的,弹吉他这件事和他的生活实在相去甚远,小时候虽然学过钢琴,最后却也学丢了。想起来已经是很久远的事情了。

左手按照拇指姑娘说的那样压住了几根弦,右手耷拉下来,不一会儿,音响里的小人动起来了。

“就像你想的那样,我真的弹出音乐了。”程序员激动地说。

“你弹了什么?”我追问道。

“那个曲子刚开始听没听明白,大概过了一会儿我知道了,是我和她前两天一起看的一部电影里面的原声音乐。她太厉害了,听一次居然会演奏了。我当时挺尴尬的。我怕别人看出来。”

“其实被看出来也不要紧,他们只会觉得你在开玩笑,因为你又没有找他们要钱。”

“嗯,正是抱着这样的想法才继续演下去的。不过那个时候大家的确都在看我的。有人本来趴着睡觉的,后来一直看着我。还有人在拿手机,在拍我们。哦,在拍我。”

“那你弹得一定很好听了。”

“嗯,非常优美流畅的曲子。这是我第一次在这么多人面前表演,还是表演我不会的东西。这样的事以前也从没有做过。总觉得这样的行为和我的生活差太远了。不过当时旁边好像有一对情侣听出来了是什么音乐,女孩小声地告诉了那男孩。”

“拇指姑娘太可爱了。”

“嗯。……不过我的故事也该讲完了。”程序员沉默了一会儿,接着说,“弹完那首曲子之后,我们就到站了,我赶快把琴还给少年,他原来也一直在看着我表演,之后我们就准备下车,和以前一样,到了这个站就有很多人要上车,大家一下子涌进来,我小心地想保护着她,有很多话准备下车了告诉她——她就蹦了几下,突然不见了。”

“她从哪里走掉的?”我大惑不解。

“她踩了一下我的头。说实话,她从来没有告诉我她能蹦这么高。”

“这,实在很奇怪,她怎么突然就走了呢,在这个时候,什么也没有说吗?她为什么走呢?”

“她走也是必然的。只可惜没有跟她道别。你知道吗,昨天晚上她还在我的洗脸池里游泳来着……”

“哎。”我叹了口气。

大概停了一会儿,我们没有讲话。突然,我想起了什么。

“嘿,你这家伙,是不是还有故事没告诉我……”

“我都跟你说了。你不是正闲得无聊嘛。”

“我是说,你们俩就再没有香艳一点的故事……”

“这个,之前告诉过你,虽然她很性感,但是你知道,她只有这么一点点大……”程序员说着给我比划。

“你应该看过西班牙导演阿莫多瓦的一部片子,里面有一个情节就是一个男人变小了, 然后……”

“喂喂,你在想什么。我不会对她那样的。……你知道她在的时候我最喜欢做什么吗?”

“做什么?”我很好奇。

“最喜欢看她睡觉。特别是看着她睡着睡着突然翻了个身。”

说完这最后一句话,程序员竟打着呵欠就那么走掉了。

(完了)

我真的不需要评论,只需要你看完文章后,可以慢慢去思考,有所收获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