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技频道 » 我觉得世界上大体分为两类人

我觉得世界上大体分为两类人

发布时间:2014-10-17 已有 4645 人围观

我认为,世界上存在两类人。 

一类人叫做约束者,永远面临的是无尽的任务与约束,另一类人叫做选择者,他们面前则总是无限的选择与自由。

约束者要去完成一件事,动机往往是“不得不做”,好比工作是为了生存而不得不为之,生养孩子则是为了传宗接代延续香火而不得不为之。

即便对于约束者而言某些事看似都是基于他们的自愿和自主选择,但事实上,他们其实是不得不如此选择,哪怕看起来自己已经大权在握如一国之君一企之主。 

选择者要去完成一件事,工作也好婚姻也好生养孩子也好,他们要做的一切事情,都是为了“让自己感觉更好”。

恰恰与约束者相反,哪怕是看起来最无奈最无可选择最非干不可的事,选择者也可以以自身的解读以多种不同的视角去看待它,并在每一种视角下都得到全然不同的意义,从而借此赋予了自己更多选择的权利和自由的空间。 

比如,对于约束者而言,工作要么是任务,要么是为了实现某种目的而不得不采取的手段。而对于选择者而言,工作只是产生更多可能性的方式。

约束者希望通过增强对于自身生活的掌控力从而摆脱对于“不可控”的恐惧,实际上却使自己陷入到了一个更加难以摆脱的禁锢之中。好比买车,本来是为了得到更多自由和便利,却往往在很大程度上使自己变成了一个只能按照既定程序工作和行动的机器。 

选择者则从不真正试图掌控,他们选择与生活和世界和谐共处,在他们眼中,一切的付出和获取都更像是“礼物”式的。他们把自己作为礼物赠送给生活与自然,转而获取到来自于自然和生活的各种形式的回赠。在礼物中,他们发现和得到更多的惊喜。

约束者们的生活更像是在演戏,诸多剧本、角色和场景都是早已设定好的,他们总是试图要把一个角色赋予一个生命,包括自己。而选择者们的生活则是传奇,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接下来将会面对什么和发生什么。

在剧本的视角里,一件事情的发生,例如婚姻,是一桩早已被设定好的事件,而在传奇的视角里,这是一个裂变,这个事件的发生瞬间使得“过去意味着什么”产生了新的意义,从这个角度来看,在传奇的视角里,每一个重大事件的发生都既改变了过去,也改变了未来。好比在婚姻和一个孩子的诞生面前,一切都有了全然不同的新的可能性。 

因为更像是在演戏,对约束者们而言,观众的角色是不可或缺的,且只要还存在一个观众,他们就希望这个观众是深深入戏的。

而选择者,则在自己扮演自己的观众。他们与观众间的关系,不存在取悦和监督,只有相互看到和感知。

约束者们总是试图在推动一切。你将我推向一个已经准备好的地方,这就叫做推动。只有在推动我时你保持不动,这个行动才是成功的。

而选择者从不推动,他们更多的触动和被触动。触动只有在发自内心原创性的回应,且是双方同时完成时,才能实现。触动的最根本逻辑是:除非我以触动你为回应,否则你无法触动我。 

在一个成功的触动中,被触动者与触动者成为一个整体。而推动的兴趣在在于让对方进入到你设计的逻辑和流程中,并最终让你获胜。

好比治疗与痊愈,治疗指的是治好和疾病,而痊愈指的则是则是带着疾病的痊愈。痊愈并不一定要把疾病全部消灭,我之所以是自由的并不在于我能克服自己的无力,而在于我能与之和平共处。当我痊愈,我的自由并不因为机能的丧失而减损。

触动发生在人与人之间,而推动只能发生在人与机体之间。好比医生要治疗疾病,就必须把他面对的人抽象为一个某种机能的存在,这时候,他处理的是疾病,而不再是人。

约束者的生活是为了得到某个既定的结果,选择者的生活则只是为了体验和延续。好比玩游戏,每一个约束者的最终目的都是在游戏规则的范畴内使自己成为最终获胜者,而选择者则往往是在跟规则本身玩游戏,他们试图通过重建规则使每一个人都可以成为获胜者。 

因为其时间通常都是为了得到某个可以象征自己成为“赢家”的结果,约束者们往往是在消费时间。而选择者们则生产时间。因为对选择者而言,一切都没有一个终结式的结束。对他们来说,每一瞬间都将是一个新的开始,他们因此而生产了时间。 

约束者们的努力是为了赢得头衔、认可和不朽,他们的最大乐趣来自于赢得。而选择者们的最大乐趣则是来源于他们开启了一件自己无法结束的事,并在其中持续发现。

约束者和选择者都会生活在某些环境的约束下,约束者会把战胜和摆脱这种约束视为胜利,而选择者们则未必。对于选择者而言,他的自由和胜利往往并不在于他可以全部克服自己的无力,而在于他可以与之和平共处。

从这个角度说,约束者们期望的自由是摆脱了一切束缚肆无忌惮的自由,而选择者们拥有的自由则是自由的生活在各种约束中还能悠然自得。

约束者的最终期待,是赢得一场终极PK的胜利,但他们往往并不清楚这个终极PK是什么。

选择者的最终期待,则是自己可以把自己人生的每一个节点都视为一个胜利。

对约束者而言,我们必须拥有时间才能拥有自由。对选择者而言,我们自由的拥有着时间。

约束者认为,一切都是被给予和创造的,而选择者认为,生命力不能被给予和创造,只能被发现。

在约束者眼中,一切“成长”和“改变”都是线性的,可以通过既定的步骤达成。而选择者则喜欢把这样的过程视为是有机的和动态演化的。好比为人父母,你必须随着孩子的成长而成长,而不是让孩子按照自己预设好的剧本模式去成长。教学、工作和彼此相爱也是一样的。

最后,在任何我可以意识得到和有所犹豫的时候,我总是努力试图去做一个选择者。

via: 微信 黄有璨

我真的不需要评论,只需要你看完文章后,可以慢慢去思考,有所收获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