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频道 » 我们最终还是得做一个受欢迎的人

我们最终还是得做一个受欢迎的人

发布时间:2015-03-11 已有 1228 人围观

临别前,他浅浅的说了一句:我们本质还是要去做一个受人欢迎的人。他在商海沉浮了20多年,这句话的背后,不是一句简单的陈述句那么简单。 

  • 可能是一个问句:如何去做一个受人欢迎的人?
  • 可能是一个肯定句:成事的本质是让自己成为一个受他人欢迎的人;
  • 还有可能是一个省略句:让自己成为受欢迎的人,只是百步里很基础的一步而已。 

这句没有说透的话,给我留下了无限的想象空间,也是在我28岁以后的人生里,去选择一个怎样的人生的一个命题作文; 

很客观的说,我并不是一个真正受他人“欢迎”的人,至少从“受欢迎”的本质来说并不是这样,我所拥有的“受欢迎值”是很浅的;而正是因为这样,在我28岁前完成很多人一生才会走完的路以后,还有一个更为辽阔的未知空间,等我去完善自己。它需要更加彻底的放下过去的自己,才有一些些可能能穿过另外一个世界的边界; 

或许是上天的眷顾,拥有了几分让人欢迎的附加值;它们可能是:

  • 某些知识领域,他人还未到达的专业度;
  • 一些企业主或管理者眼前的最佳野蛮开拓者;
  • 办公室里,上下级之间掌握他人升迁的权利;
  • 自媒体时代,时而无私分享劳动成果的信息传播者,或者金钱价值的传播者; 

以上这些,和娇好的面容,财富,以及权利,我并列等同为 暂时的附加值; 

称为暂时,是我相信,始终有一天这些吸引力会慢慢丧失。那些不曾专业的人,通过不断的学习变成专业;那些未曾开拓的领域经过野蛮开荒终能开花结果;那些升迁随着跳槽,或者更大的领导的青睐变成了非关键因素;而那些无私的信息传播,终将有一天随着我的忙碌,我的私心,我的落后而终止; 

于是,我的“受欢迎值”会慢慢变成和那些因为年轻而拥有的面容,因为家庭而赋予的财富,因为位置而拥有的权利一样,随着时间的流逝,空间的位移,变得一分不值; 

让时间和空间来作为甩干机,把这些构成短暂附加值甩干,剩下的才是你灵魂真正的重量,才是你真正拥有的“受欢迎值”。我们过去这些年里的积累,因为认识的盲目,知识的局限性,过于平庸的经历,以及未曾拥有过更大格局的熏陶,以至于我们的青春岁月,全部用在了这些短暂的附加值上面,在对这些短暂附加值在进行打磨,并没有留太多的时间给“受欢迎值”。 

基于此,我给自己抛出了一个新的命题:28岁以后,去选择一个怎样的新人生?是选择做一个拥有长期附加值的人,还是像这些年一样,只是在围绕个人的短暂附加值在奔波着?

一个从来不炒股,不买彩票,购物几乎不找折扣,工作不太问工资的人,显然不是一个短视主义者。“暂时”这个词对我的自尊是一种伤害,尤其是“暂时的附加值”累积在一起之后,是把自己从一个高纬度的自我认识,打击到一个低纬度的猛然一击; 

但要真正明白,并区分开“短暂和长期”,“核心价值和附加值”这两组词汇的真正含义,又岂是容易?如若没有让自己内心深处的灵魂出窍,经历过用自己的灵魂去掌管他人的灵魂这样的历练,即便知道了这个道理,也仍然无法轻轻松松的做到。 

参加过军训的人应该都知道,教官先是用各种手段先把你的意志力摧残,让你不得不放弃自己,进一步放下自己,再通过一套军人专属的标准,重铸另外一个你,拥有军人意志的你。 

我们也需要一段“人生军训”,通过漫长而又残酷的训练,去打磨自己的长期价值,未曾奢侈过截日日期,可能是做到让自己满意为止,可能我们这辈子都做不完;这个过程会很痛苦,也许做着做着,我们忍受不了就成了一个短视主义者,也许内心深处的更高价值观,一直支撑你到终点; 

这个修炼的过程,我们需要去打磨的基石是什么? 

我有几个,我把他当作真正的朋友;我也认识一些人,我们因为利益关系而在一起的朋友; 

前者远远没有后者来的“富有”,貌似他们更多是能取悦我,似乎暂时没有太多眼前的“附加值”;而后者,我们除了能谈谈工作,除了从我这里搜取各种有利的价值,似乎也没有其他的更多长远的价值; 

当然,这里的前者,可能是别人的后者;这里的后者,也有可能是别人的前者;但我只能成为别人的后者,而成不了别人的前者; 

一个真正会取悦于他人的人,是从内心再尊重你这个人的存在,你的价值,你的知识,你的所有所有;而这种“尊重能力”,便是“长期附加价值”的修炼基石;而正是真正获得这种“取悦他人”能力的人,才会拥有更加长久的核心价值。 

我们看古装电视剧,无论龙椅上的皇帝多么年轻,甚至多么愚蠢,每天都得听殿堂的大臣们都得高呼一声”吾皇万岁”;无论龙椅上的皇帝多么的干练,多么的世事洞察,仍然摆脱不了像和珅这样的臣子; 

可见人对“他人的尊重”是多么的渴望,多么的重要,多么的欲罢不能; 

当然,很多人很早之前就通过书本,或者家长的嘴里明白这个道理;于是他们在一个“很小的年纪“,就学会了”取悦他人的能力”;我曾非常认真的观察过这个现象的发生场景。 

有些人会通过一些“附加动作”来掩饰自己不愿意听,或者强调自己再认真听。比如对方说一句,这人“口头禅”似的应答一句;对方说一句,这个人很夸张的“赞同一句”,对方说一句,这个人恨不得挥舞着四肢舞动一次;对方说一句,这个人点头一下赞同一次;对方无论说什么,这个人都会说一句,是的,你说的很有道理,然后再急不可耐的表达自己的观点,等等。 

一些不真实的口头语言,肢体语言,充斥着整个谈话的场景。他通过他处学来的谈话技巧,不加思考的予以运用,以为给对方传递的是“我在认真听你讲,我很尊重你”,但敏感的诉说者,尤其是旁观者很容易就可以识穿这些“小动作”的背后所赋予的涵义; 

而有些人却可以做到滴水不漏,他没有太多的附加动作,甚至很少有多余的表情,甚至在听完你说以后,会迟钝一下,貌似在思考你刚所说的,让你感觉到他是认认真真的在听你说的每一个字; 

无法考证,因为我不曾是这样的人,所以这究竟是一种“术到极致”,还是他真正做到了“完全倾听”,我无从得知;但这样的人,确确实实是非常厉害的人,这样的人里,我所遇见过的,有些是事业成功的大老板,也有是进入35岁以后的企业精英,更甚者有些是刚进入职场不久的新人; 

但无论如何是哪种表象,都是一种历经过“升级”的版本,而不是一种原始的版本;原始的版本是一种丝毫不经过修饰,脱口而出的原始冲动,好即是好,不好即是不好,不会因为环境,场合,对方的表情而加以修饰;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我更加青睐于这种处于原始状态的人,或许他们很刺头,或许他们会令你难堪,但你会感觉到他们很安全,他们是怎样的,即会表现的如何,让你有一种透明可控的感觉; 

同样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我对这种滴水不漏的人有种欲罢不能的感觉,很享受来自于他们的倾听,来自于他们对赞赏,来自于他们对你时不时诱导性互动; 

但这些都无法让你修炼自己的“受欢迎值”;你还是那个你,或原始状态,或半原始半升级状态。我们无法通过“看他人表演,而模仿真相”,就像再厉害的演员,在面对婚姻家庭问题时,仍然一败涂地。 

所以,选择一种怎样的人生,意味着便要为这样的人生去付出相对于的态度,承受相对于的“痛苦”,接受相对应的“代价”,这是一个合理的交换过程。 

如若你把这样一个过程当作痛苦,认为是代价,那便会陷入真正的痛苦之中。反而是一种“出版人”的心态,把自己想要到达的终点当作是一场新书发布会,而在这个过程中的一切便很自然的可以归纳为“书的故事情节”,一切或许顺其自然的起来。

via: 谌基平

我真的不需要评论,只需要你看完文章后,可以慢慢去思考,有所收获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