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技频道 » Pokemon如此火热,谈谈它背后的灵魂人物吧

Pokemon如此火热,谈谈它背后的灵魂人物吧

发布时间:2016-07-24 已有 5680 人围观

如果你还没听说过《Pokemon GO》,那你就真的 out 了。虽然这个游戏才上线了短短的一周,但已经火速刷爆了地球人的朋友圈。

《Pokemon GO》在北美一上线,立即血洗了所有 app 的下载榜单,排在 Top 1 位置,超过了此前最热门的约会应用 Tinder。小伙伴们纷纷表示:约什么约?老子忙着抓精灵呢!

7 月 11 日,星期一,东京证券交易所一开盘,任天堂的股票就飙升到涨停,到目前为止股价走势是酱婶儿的:(从 14000 到 31000,涨幅 120%)

大多数人可能都不知道,7 月 11 日,也是任天堂前社长——岩田聪,患胆管癌辞世一周年的日子。而《Pokemon GO》就是他生前主导的最后一个项目。2015 年 7 月 11 日,他 55 岁的人生戛然而止,永远地停留在了任天堂——这个给无数人带来了欢乐和梦想的公司社长的位置上。

他的一生用两个词就可以概括——游戏和编程。他在 2005 全球游戏开发者大会上的发言至今还激励着有同样梦想的年轻人们:在我的名片上,我是一家公司的社长;在我的脑袋里,我是一个游戏开发者;但在我内心深处,我是一名游戏玩家。

有句话说,牛逼是一种习惯,牛人通常都是从小一路牛逼到死,今天来八一八他作为一个程序员鲜为人知却又牛逼(逗逼)闪闪的光辉事迹。

岩田聪在北海道札幌长大,从高中时代聪哥就表现出了他作为一名工科宅男的天赋。16 岁时他用打工刷盘子的钱买入了一部 HP 的可编程计算器。

别人都是用计算器考试作弊,可是聪哥在这台计算器上写出了他人生中的第一个游戏——通过简陋的屏幕和数字来打棒球。那时候是 1970 年代,别说是电子游戏了,大多数人连电脑都没见过。

所以这个游戏写出来以后,计算器就再也没回到聪哥手里,同学们都抢疯了。聪哥看着小伙伴们玩着他写的游戏时开心大笑的表情,从此决定把开发游戏当做一生的职业。不得不说,聪哥就是那种天天和你一起玩,但每次考试还都能得满分的贱人。读书对他来说是写代码的业余时间里随手做完的事。

1979 年聪哥考入了名校东京工业大学。本来他想学的是游戏制作,可那时候全日本也没有这个专业。聪哥只好退而求其次,随随便便报了个计算机科学。

上了大学的聪哥用助学金加贷款,又买了他人生中的第一台电脑,当时的售价是 298000 日元,谁说当宅男只是费纸的?用这东西写代码可比计算器方便多了,聪哥开始没日没夜的编程生活,可是一个人开发游戏实在好无聊。那个年代也没有互联网,很想找小伙伴一起交流怎么办?于是聪哥干脆去卖电脑的商店打零工,一看到来买电脑的人就两眼放光,追着人家讲游戏开发的事情。

就这样,聪哥在打工的商店认识了几个游戏爱好者。有一天一个店员说,要不咱们干脆开个游戏公司吧?这几个人一拍即合,当即决定了了公司名字——HAL 研究所

(HAL 研究所的 logo——狗蛋)

要问这个 HAL 是啥意思?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当时世界上最牛逼的计算机公司叫 IBM,HAL 是 IBM 这三个字母的前一位,想谦虚地表达我们只不过是比 IBM 牛逼了一点点而已。

1980 年新公司成立以后,聪哥在这个公司有了一个新的职位——程序员兼订盒饭兼清洁工。他依然是个打零工的,因为还没毕业。转眼间到了 1983 年,聪哥终于大学毕业,该考虑找工作的事情了。他面前的选择很多,毕竟是名校计算机系科班毕业。要么轻松去大公司找份工作成为人生赢家,要么去当个公务员官二代啥的(那时候他老爹已经混成了北海道一个小城市的市长)。可聪哥实在是太热爱游戏开发了,他干脆就在 HAL 研究所——这个包括打零工的在内只有 5 个人的公司正式就职了,气得他老爹半年都没跟他说过话。

1983 年发生了游戏史上的里程碑事件——任天堂红白机(FC)发售。

这个就是聪哥他们一直梦寐以求的硬件,聪哥他们几个立刻小跑着去联系任天堂,强烈希望成为第三方软件商。任天堂也正好在码人,从此 HAL 和任天堂结成了今后几十年的战略伙伴。而年轻的聪哥也在这时候遇到了他一生中的贵人,日本游戏帝国的缔造者,任天堂第三代社长——山内溥。

聪哥开始在任天堂的主机上开发大量游戏,还记得下面这款游戏的同学,暴露年龄的时候到了,让我看到你们的双手——1984 年移植自街机的游戏《气球岛》。

由于聪哥对于任天堂硬件超强的理解,使得他能够在只有 8 位的红白机上,开发出远远超越街机流畅度的游戏来。这让聪哥在整个游戏界名声大振,有好多人慕名加入 HAL,短短几年就从几个人变成了 100 人,甚至连客户任天堂公司的员工好多都成了聪哥的粉丝。以至于后来任天堂社长山内溥,想在公司里面找个项目负责人的时候,都会让候选人先去 HAL 面个试,让技术大牛聪哥看看这个人合不合适,这就是行业内著名的“岩田面试”。

聪哥也在这个时候结识了他一生中的挚友和对手,《超级马里奥》《大金刚》《塞尔达传说》之父——宫本茂。而《超级马里奥》水下关卡的重力引擎,就是从《气球岛》直接 ctrl c + v 过来的。

虽然 HAL 开发的游戏大获成功,但是公司经营的却出现了严重的危机,原因是 HAL 在日本泡沫经济的高峰,no zuo no die 地接盘了房地产,后来发生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1992 年的时候,HAL 已经欠下了银行 16 亿日元,到了濒临破产的边缘,救世主山内溥再次出现了。他说,任天堂可以帮 HAL 还债,但是,有且只有一个条件——就是让岩田聪来当社长。于是聪哥在他加入的第九年成为了 HAL 的社长,这一年,聪哥 32 岁。当了社长就好好地经营管理公司呗,可是 HAL 的员工发现,他们的新社长整天不务正业,一言不合就亲自写代码。以至于下面这种对话经常在员工之间发生。

其实聪哥在经营方面也非常有天赋,山内溥也正是看透了这一点,才把他提到 HAL 社长的位置上。在程序员出身的聪哥眼中,公司经营方面遇到的所有问题只不过是程序中的 bug 而已,把这些问题找出来,一个一个分头击破加以解决,公司就能够正常运行起来。在聪哥担任 HAL 社长的这几年里,HAL 发售了一系列影响后世至深的游戏,例如 HAL 的招牌游戏《星之卡比》。全球售出了 500 万份,成为当年最火的游戏,反过来还带动了客户任天堂的掌机大卖,HAL 的经营状况也扭亏为盈。

当时由其他公司担任的《地球冒险2》项目开发曾经遭遇失败危机,聪哥把所有关系人召集起来说,如果项目继续按照这个路线做下去,再有两年也做不完,但如果我来带队推倒重做,只要半年就能开发完。

半年后,项目如期完成了。

1996 年任天堂在掌机上发售了第一代口袋妖怪游戏——《Pokemon 红/绿》。在日本小学生群体里掀起热潮,当年要是不玩这个绝对会遭到鄙视。

山内溥一看游戏这么受欢迎,一拍桌子——制作海外移植版,我们把它卖到美国去!可是这个任务却没有人能够接手。当时的《Pokemon》制作人已经被指定到下一代的开发去了,这个时候聪哥举手了,移植这点小事儿就交给 HAL 来做吧。任天堂的人把当时的开发文档找出来给他参考,可聪哥一摆手——不用那玩意儿,影响我思路,给我源代码就足够了。

那个年代的 Game Boy 游戏都是用汇编语言写的,聪哥拿到《Pokemon》的源代码后,先是整体撸了一遍,然后决定改用C语言来移植。HAL 有自己的C开发库和编译器,当然也都是聪哥写出来的。于是聪哥一边看着汇编源代码,单枪匹马地把游戏框架重构了出来。他还顺手写了个压缩工具,让任天堂开发下一代游戏的时候用,把《Pokemon》的容量整整提升了一倍。

《Pokemon》海外移植版取得巨大成功,全球共售出了 2000 多万套,从此地球人都认识了皮卡丘等深入人心的小精灵形象,这其中和聪哥有着很大的关系吧。

2000 年任天堂遭遇了经营危机,主机 N64 在同索尼 PS 的 PK 中落败,山内溥在这个时候来找聪哥,希望他能跳槽到任天堂助自己渡劫。聪哥也是个知恩图报的小伙砸,再加上去了任天堂就可以和他的好基友宫本茂天天见面,他接受了山内溥的邀请,成为了任天堂的经营企划部长。可是聪哥他最爱的还是游戏开发啊,什么经营企划部,跟游戏开发八竿子打不着好么。所以聪哥经常以合作伙伴的身份,把自己派回老东家 HAL 那里去——写代码。谁说程序员干不到 35 岁的,聪哥这一年都已经 40 了,还码砖码得欲罢不能呢。

2002 年的一天,山内溥面色沉重地把聪哥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老头先是向聪哥倒了一大桶苦水,自己 50 多年来社长当得有多不容易,公司的经营情况有多么不好。聪哥听着老头的长篇大论心里想,这是要裁员了啊,难道是我偷偷回 HAL 编程的事儿露馅了?

谁知老头 blahblah 说了一通,话锋一转道,小伙子我看你骨骼清奇,要不你来替我当下任社长吧。

任天堂百年家族企业,下一任社长没有传给儿子女婿,想必山内老头也是承受了相当大的压力的。他从聪哥身上看到了游戏人的执着,觉得只有聪哥才能带着任天堂走下去。就这样,聪哥在加入任天堂两年后,成为了这个庞大游戏帝国的社长。那一年,聪哥 42 岁。

聪哥上任以后,开始考虑任天堂的出路。当时市面上的三大主机,NGC、PS2、XBox,都是以追求画面性能为目的,而游戏的类型也都是各种华丽的大作,一切都是为了吸引那些重度玩家,游戏离普通人越来越远......

这样的游戏真的好玩吗?聪哥开始认真地思考起游戏的本质,他突然回想起,20 多年前用计算器玩棒球游戏时,小伙伴们那兴奋和快乐的笑脸。游戏——是为了让所有人,无论男女老少,都能够体会到乐趣而存在的。这就是聪哥、HAL、任天堂 20 多年来一直在追求的游戏的本质。

聪哥决定开发出谁都没有玩过的,但所有人都能在几分钟之内轻松上手,并体会到其中乐趣的游戏方式。两年后的 2004 年,任天堂推出了具有双显示触摸屏的掌机 DS。

随之一同上市的,还有由多个小游戏组成的《瓦里奥制造》,轻松诙谐又脑洞大开的玩法让所有看到的人都觉得新奇,每个人都能在 5 分钟之内迅速找到乐趣。而次年发售的宠物养成游戏《任天狗》是史上第一款被权威游戏杂志 Fami 通评为满分的掌机游戏。整个 DS 系列掌机全球发卖了 1 亿 8 千万台,成了名副其实的印钱机器。

聪哥(右)和他的好基友——《超级马里奥》之父宫本茂

2006 年任天堂又推出了代号为“革命”的主机——Wii,这部主机的正如它的名字一样,通过体感遥控器,完完全全地改变了人们游戏的方式。全家老少坐在客厅电视机前的沙发上一起开心地玩着笑着,任天堂带来了返璞归真的游戏玩法。

Wii 在全球发卖了 1 亿台,在聪哥的带领下,任天堂再次回到了游戏厂商的顶峰。2002—2008 年,任天堂的销售额翻了 3 倍,利润率竟然达到了惊人的 30%。聪哥也被评为全球三十名最佳 CEO 之一,真是做梦也能笑醒。

然而事情不可能永远一帆风顺,随着 2009 年后智能手机的流行,任天堂的市场被一点一点的蚕食。虽然聪哥一直在坚持简单好玩就是硬道理,但后续产品都销售惨淡。这并不是说聪哥的理念错误,恰恰相反,手机游戏在简单方便,随时利用碎片化时间进行游戏这一点上做得更好。

时代在发展......

2011—2013 年,任天堂业绩不佳出现赤字,而聪哥为了自家主机的销量,想尽各种办法和玩家拉近距离,一直奔走在宣传的第一线。

在各种宣传视频中,聪哥要么带着马里奥兄弟的大胡子,要么和副总裁来一次即兴对战,他不遗余力地向玩家宣告着,游戏即欢乐,快来玩吧!

相信聪哥也确实是这么想的,所以他才能那么轻易地就把快乐传染给别人。

也许是过度操劳,2014 年夏,聪哥体检时发现了胆管癌,接受了切除手术,术后仅 4 个月他就又恢复了工作。那时聪哥消瘦的面容仿佛一下子苍老了 10 岁。

聪哥不辞辛劳的奔走努力,勉强将 2014 年的业绩变成了黑字。2015 年他终于放下了自己的坚持,和互联网公司 DeNA 合作开发手机游戏,而《Pockmon GO》的开发,是他人生中作出的最后一个重要决定。

2015 年 7 月 13 日,一条讣告出现在任天堂的官方主页上,聪哥由于胆管癌复发,于 7 月 11 日离开了人世。

聪哥的离去给全世界热爱游戏的人带来了巨大的悲痛,就连一直是死对头的索尼,也在其官方推特上写道:Thank you for everything. Mr. Iwata。全世界玩家自发聚集在任天堂的社区,他们用手绘图片的形式来纪念这个曾经给他们带来无数欢乐的人。

在全世界的玩家眼里,聪哥并不是什么大公司的社长,他一直是一个和蔼的胖大叔,无时无刻向别人诠释着游戏的乐趣。聪哥是一个真正的程序员,用一生的行动向世人传达了他所热爱的两件事——游戏和编程。

在聪哥去世的第二天,一条彩虹出现在任天堂总部的上空,这彩虹被粉丝称为“通往天堂的彩虹之路”,名字来自《马里奥赛车》中的一个关卡。

今天,在《Pokemon GO》大获成功的时候,这个游戏的北美销售商,Niantic 公司的担当人员川岛优志在 google+ 社区里写下了这样一句话:

そして、岩田さん、ようやくここまで来ました。どうか空からどれだけの人々が外へと飛び出していくか、見ていてくださいね。(岩田桑,我们终于走到了今天。请从天上看看,有多少人为了我们的游戏跑出了家门吧。)

想必,聪哥在天国一定会感到无比欣慰吧。

我真的不需要评论,只需要你看完文章后,可以慢慢去思考,有所收获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