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ome 11将使用新的User Agent迎来新的 user agent 字符串

如果网站想要了解他们的读者使用的什么浏览器,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检测读者浏览器客户端的user agent(用户代理,也称 UA string)了,在使用浏览器打开网页的时候,客户端都会发送这个包含浏览器版本和操作系统的字串,让读者所访问的网站能够掌握读者的一些最基本的资料。Google Chrome 当然也有这个字串,如目前 Chrome 10 正式版的 user agent 就是下面这样的,其他之前的版本的格式也基本类似,只是版本号不同罢了。

谈谈百度C2C有啊的关闭百度有啊关闭内情:核心人员流失

3月31日,在经历短短两年多之后,百度有啊将正式寿终正寝,而这也标志了百度在试水电子商务战略方面的失败。有消息人士指出,其实早在一年多之前,百度高层就已经对有啊业务比较悲观,而在核心人员流失之后,百度内部于数月前已经决定关闭有啊业务。亦有分析称百度有啊的关闭也从侧面反映出C2C模式的全面败退。

Google中国市场受挫在于重视不够与准备不足谷歌鲜为人知幕后故事

谷歌于2006年正式进入中国市场时,该公司CEO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曾表示:“谷歌对于中国市场有5000年的耐心。”然后仅仅四年之后,谷歌便撤出了中国大陆。列维认为,谷歌在中国市场失利其实难以避免,原因是谷歌在中国开展业务之初就存在着大量问题。列维这本新书既讲述了谷歌从一家创业公司成长为互联网巨头的历史,也指出了谷歌当前所面临的诸多挑战,其中包括中国市场失利、Facebook崛起以及外界指责谷歌不注重保护用户隐私等等。

手机辐射应该引起人们的重视手机辐射可能会改变你的大脑

人们惯于把手机放在头部附近,这种文化风潮和幼儿对于带给自己安全感事物拥有一样的坚定和喜爱。但是上个月《美国医学会杂志期刊》发表的一项研究恐怕会引起人们的不安,因为研究表明这种习惯可能会改变大脑的活动。报道中说还不能确定这种在大脑的变化是否会对人们的健康和行为产生负面影响,只是发现使用手机不超过一小时内葡萄糖代谢增加。然而人们不禁疑惑:除了使用固定电话,怎样才能保护自己。

拉里佩奇正式接手Google CEO一职Larry Page从Eric Schmidt手中接过来接力棒

美国时间 4 月 4 日,谷歌公司联合创始人 Larry Page 从 Eric Schmidt 手中正式接过了公司 CEO 的接力棒。虽然 Larry Page 对这个职位并不陌生(在 Eric Schmidt 于 2001 年 8 月成为谷歌 CEO 之前,这个职位是由 Larry Page 担任的),但是十年间的风起云涌使得互联网行业的大环境发生了不小的变化,Larry Page 再一次回到公司最高决策者的位置后可能需要一段适应的过程。不过 Eric Schmidt 对此倒是很有信心。

开发人员的实力要以软实力来区分这是给开发者的弥天大谎还是至理名言?

过去这些年里这句话我听到无数次;对于处在一个像软件开发这样的快速发展变化的行业里,这听起来像是一种十分适用主义的态度。从某些层面上说,它确实十分适用,但从另一个层面来看,我很受这句话困扰。它似乎成了我们这个行业的福音,但却从来没有把这个行业变的更好。问题就在于,这句话表面上借明智的有经验的开发者之言,其实是幌子,实为人们随波逐流的借口。

Linux 20 年庆祝 Linux 20 周岁

20 年前的这个夏天,你牛死·脱袜子(Linus Torvalds)勇敢的决定向全世界共享他编写的操作系统,不久之后,他又选择了 GPL 协议作为发布许可证。也就是从此开始, Linux逐渐壮大,从而有了今天的成就。目前,Linux已经深入到我们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存在于你的手机中、ATM 机中、你的桌面、电影中、你的汽车中等等许许多多的地方及领域内,可以说是无处不在。

管理的工作不是命令人们去做什么你的职责是让团队发挥其能动性

我遇到很多人都告诉我,他们想去做一名经理/管理者。我要问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任何一个跟“因为我喜欢命令人们”相类似的答案都是绝对的错误的。他们有的会回答:“这样我就可以直接的控制/影响整个团队。”或”这样我就能掌握领导权“。任何跟”我喜欢命令人们“或远或近的回答都是错误的。这些人都还没有准备好去做一名管理者——他们还差的很远。

Facebook公开数据中心用意何在?目的是让谷歌最核心的资产成为普通商品

美国科技博客BusinessInsider撰稿人马特·罗索夫(Matt Rosoff)今天撰文称,Facebook公开数据中心设计的目的是让谷歌最核心的资产成为普通商品,借此打击谷歌,甚至令其蒙羞。当一家公司以“开放”自夸时,要搞清它的真实目的,最好的方法就是找到一家与它从事相同业务且封闭的竞争对手。尽管笃信者一直在辩解,但“开放”的确是包含着一定的商业目的:这是一种从竞争对手主导的市场中挖掘价值的好办法。

Google新CEO布局业务重点搜索和广告显然仍是谷歌的重中之重

拉里·佩奇周一了接受谷歌高级产品副总裁乔纳森·罗森博格(Jonathan Rosenberg)的离职申请,但这只是谷歌高级管理层变动的一个开始。在重新担任谷歌CEO的第一个星期,佩奇就认命了多名部门高管,他们各自分管不同的业务,并将直接向佩奇汇报工作。如果想了解佩奇在谷歌的业务重点,只要看看这支团队及其负责的产品即可:搜索、广告、YouTube、移动、Chrome和社交。

15年的不懈练习才小有所成经过15年的练习后……

14岁起,我便决心当一名歌手。但是我的音准很糟糕,音色也差,所有人都说我当不了歌手。17岁的时候,我开始学习声乐,并且每晚坚持练习两小时。我还会花两小时在隔音室练习长音、音阶、琶音,并反复练习某些歌曲的特定段落。 18岁时,我开始巡回表演,每周两到四场演出,经常是主唱歌手。

360上市及其商业形态分析以安全黏住用户,以流量变现

奇虎360的招股说明书挑选了一些可以煽动美国投资者的数据:中国第3大互联网公司、第2大浏览器提供商、第1大互联网/移动安全公司,80%以上的渗透率,每月超过3亿的活跃用户。而这些数据未来会变成什么?那是周鸿祎留给投资者的想象空间。从亚洲到美国,周鸿祎的上市路演不得不多费些口舌,因为奇虎的生意在美国没有参照物,在中国也没有一个成形的榜样。

Google新搜索算法意在提高搜索质量谷歌首席工程师马特·卡茨访谈

美国硅谷知名报纸《圣何塞信使报》网络版今天刊登了对谷歌首席搜索工程师马特·卡茨(Matt Cutts)的采访记录。在这次于近日进行的采访中,卡茨谈到了谷歌前段时间调整其搜索算法等事宜,并表示谷歌这样做是为了打击垃圾信息,以提高谷歌搜索结果中的内容质量。卡茨于2001年进入谷歌反垃圾信息团队,并于2004年出任该公司反垃圾信息部门主管。卡茨曾为谷歌编写了首个成人内容过滤算法,以对那些无意中点击成人网站的网民加以阻止。

一次相当有趣的Google面试以前的面试题目,出现在这次面试上

很多年前我进入硅谷人才市场,当时是想找一份高级工程师的职位。如果你有一段时间没有面试过,根据经验,有个非常有用的提醒你应该接受,就是:你往往会在前几次面试中的什么地方犯一些错误。简单而言就是,不要首先去你梦想的公司里面试。面试中有多如牛毛的应该注意的问题,你可能全部忘记了,所以,先去几个不太重要的公司里面试,它们会在这些方面对你起教育(再教育)作用。

一个工作了10年的程序员的感悟程序员职业发展、总结和困境

我不是计算机科班出身(学金融的),但是我喜欢编程,01年4月看到郑州一家网站招聘网络编辑,就去了,其实准备了很久,当然也面试上了,一个月800块钱,3个月试用期打八折。因为我上网还算早,所以喜欢网络,所以就应聘了带“网络”两个字的职位。后来到了公司才知道网络编辑其实就是Ctrl+C\Ctrl+V而已。在那个网站我学会了做网页(HTML),也了解了一些ASP知识。

小应用Widget 2.0的巨大互联网机会Widget 2.0的巨大机会:小工具集体爆发

人类走向文明的过程就是不断发明工具的过程,可以说人类是踏着工具的由少变多,简单到丰富、精密和复杂的过程进行自身进化的。未来的人类文明极有可能因为工具的更加细分、丰富和专业化,进入一个新的智者大量产生的轴心时代──就像孔子-苏格拉底时代一样,智者和智者可以对话,他们的学生跟随老师经历各种场景,并在特定场景下,获得老师的解答(Quora)。

Google产品用户体验的设计原则有用/快速/简单/有吸引力/创新/大众/漂亮/信赖/个性化

谷歌的愿景,Googl用户体验团队致力于创建有用的(useful)、快速的(fast)、简单的(simple)、有吸引力的(engaging)、创新的( innovative)、适合大众的(universal)、有用的(profitable)、漂亮的(beautiful)、值得信赖的(trustworthy)、个性化的(personable)的应用。将焦点集中在用户的生活,工作,和他们的梦想上。

前端开发需要更流程化与规范化前端开发流程自动化

如今前端工程师需要维护的代码变得极为庞大和复杂,代码维护、打包、发布等流程上浪费的时间精力也越来越多。精简流程、提高效率,是每一个前端团队都会遇到的问题。大部分前端团队使用Ant脚本进行这一系列流程的自动操作。例如区分页面、应用的文件打包调用,目前淘宝的许多页面已经使用CDN Combo,用动态合并代替静态打包文件,具体的应用还要视场景灵活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