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图:Facebook帝国的成长一图读懂Facebook如何高速运转的

虽然 Facebook 自上市以来股价一直下跌,不到两个星期的时间股价已从开盘价的 42.05 美元跌至 28 美元左右,外界也开始纷纷对 Facebook 产生怀疑。在法国著名咨询公司 faberNovel 看来,虽然 Facebook 目前面临一些问题,但是从长远来看,Facebook 依然还是一家很棒的创业公司。下面我们就通过一组图片和数据来更加直观地解读 Facebook 的伟大之处。

Google与Facebook的未来战场Facebook和Google的未来

想知道 Facebook 和 Google 未来的战略方向吗?先看看下面的这两张图:第一张图片你肯定认识,扎克伯格的结婚照。但是你或许并不知道,图片在 Facebook 的整个产品线,整个业务中,占据着多么重要多么核心的位置。根据 Facebook 的 IPO S1 文件,在 2011 年的最后三月,用户每天上传到 Facebook 的照片高达 2 亿 5 千万张。现在让我们来看看第二张照片。这张照片是 Google 的一名员工 Thrun 带着 Google Glass 在户外拍摄的。

Chrome被移出了Facebook推荐浏览器列表Facebook推荐使用Opera取代Chrome

北京时间 6 月 1 日早间消息,Facebook 周四将谷歌 Chrome 浏览器从所支持的浏览器列表中移除,转而加入了 Opera,这进一步加剧了 Facebook 收购 Opera 的传闻。根据浏览器博客 FavBrowser 在缓存中保存的页面,Facebook 已经将谷歌 Chrome 从支持的浏览器列表中移除,转而推荐 Opera。目前该页面已经不在。除 Opera 外,Facebook 支持列表中还包括 IE 和 Firefox。

Team Leader要为每个兄弟的成长负责做个简单的程序员

下班前一路和震子走,一路还在吐槽,事情到真的非常小,但心里却真的替很多跟着我们这批“老骨头”做事的新人担心,所以想说一点自己的真心话:做个coder其实很简单。实在人说实在话,衡量一个负责业务系统代码质量最容易量化的就是:新增,删除,修改一个功能和业务要动多少部分的代码?多少代码是重复或者类似的修改?排查问题的时候是否可以用排除法“卸载”模块,按需测试?

Instagram超高效生产力的秘密自主、透明和开放的文化

从硅谷的历史来看,让人感到神奇的是这片土地总能爆发出一些资本高效运作而且经营规模庞大的公司。他们当中很多都是从三五人的创业团队发展起来的,并成功的撼动了整个行业。一些传统的公司,比如说 Zappos,它的一个工程师大概只能应付 3400 个用户的需求。而像 Facebook、Instagram 和 Pinterest 这种类型的公司,每个独立的工程师都能应付1,000,000以上的用户需求!此可见他们员工的生产力是多么的惊人。

Oracle CEO 埃里森的十个经典话语公司如鲨鱼 不游则死

据外国媒体报道,甲骨文首席执行官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近日接受媒体采访,谈及了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云计算、惠普公司、李艾科(Leo Apotheker)以及他自己的一些情况。埃里森自从 1977 年以来就一直担任甲骨文公司首席执行官,也因此成为硅谷史上任职时间最长的科技行业的首席执行官。因此他也有资格谈及所有问题,而不需要顾及别人的许可与否。

Google X:布林领导下的谷歌神秘部门Google X 是谷歌最炙手可热的部门之一

据财经网站 BusinessInsider 报道,谷歌内部拥有一个代号为 Google X 的神秘研发部门,在谷歌内部进行着众多前沿技术开发项目,其中包括无人驾驶汽车、谷歌眼镜等。该部门由谷歌联合创始人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领导,目前员工已达数百人。据消息人士透露,Google X 是谷歌最炙手可热的部门之一,许多谷歌员工都蜂拥进入该部门工作,希望参与一些激动人心的新项目。

法官为了审案自学Java编程Google与Oracle关于Java的诉讼案

“Java 里的包(package)就像是图书馆的书架一样”,Alsup 法官在他最近一周的所作出的广受关注的裁定中这样写道,该裁定正是针对 Google 和 Oracle 关于 Java API 的漫长的法律诉讼所作出的,“每一个类(Class)就像是书架上的一本书,类中的每一个方法(Method)就像是书中的‘阅读指南’章节。程序员的工作,就是前往正确的书架,选择正确的书,打开这本书,找到所需要的章节。”

每天只需工作4小时的程序员变成更有效率的程序员

每个人都熟悉这种作息规律:早上 9 点去上班,坐在电脑前面,编一天的程序,下午 5 点下班回家。如今,非常感谢蒂莫西·费里斯 (Timothy Ferriss)的《每周工作 4 小时》,我开始重新思考应该如何工作,如何让自己变成更有效率的程序员。最近,我把我的从周一到周五的作息规律做了一次较大的调整。很长时间以来,我一直像所有其他程序员那样工作、休息。

Mozilla正式发布Firefox 13千呼万唤始出来

北京时间 6 月 5 日早间消息,在经历了数个 Beta 版本之后,Mozilla 终于要推出 Firefox 13 正式版了。据国外媒体透露,Mozilla 将于 6 月 5 日正式推出 Firefox 13 的正式版,该版本 Firefox 的功能主要包括重新设计了主页、加入新标签页(new tab pages)、支持恢复对话以及支持 SPDY 协议等等。Firefox 13 最引人注目的新功能就是新主页设计,Firefox UX 团队对很多界面都进行了调整。

Google发布下一代3D地图技术全3D、离线与街景拓展

北京时间 6 月 7 日凌晨,谷歌在旧金山召开发布会,宣布对谷歌地图做出数项重大升级:全 3D 地图、推出移动离线版、街景服务添加更多室内地图。谷歌为此次发布会的宣传语是展示地图服务的“下一个维度”,全 3D 地图成为了此次谷歌地图发布会的最大亮点。谷歌在发布会上展示了全 3D 渲染的旧金山市区地图,用户旋转地图时,3D 地图上的建筑也会随之改变视角,展现效果类似于用户在飞机上俯视整个城市。

暴利的手机贴膜行业消费者为无用功能高价买单

市场研究机构 IDC 的最新报告预计,2013年智能手机出货量将首次超过功能手机,国家工信部的数据显示,截至 2011 年底,我国智能手机用户已超过1.9亿。智能手机的普及,直接催热了以手机贴膜、手机壳为主的手机配件行业。记者调查发现,由于缺乏行业规范,手机配件漫天要价乱象严重,出厂价不足 1 元的手机膜,到终端市场价格甚至高达一两百元。

创业需要一个靠谱的理由你为什么要创业?

数天前,我们几个朋友和我匆忙地吃完晚餐后,搭乘一辆尤伯杯车回家。车非常棒,司机开得也很棒。幸运的是,我们坐的是实际上是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尤伯杯车。此车是第一批生产前 5 辆车中的其中一辆,于 2009 年的新年第 1 天推出。我的一个朋友跟司机开玩笑说,“你应该从你驾驶费用或其它费用里得到更多的奖金。”该司机回答,“奖金就算了吧。只要给我一些股票,共同创办人股票就很好了。“

看看各种编程语言的发明者如何评价自己的语言如何评价他们的语言的未来

从 Node.js 到C++,看他们的发明者是如何评价他们的语言的未来。为什么有人批评 Python 太慢?有些时候,你要完成的系统某一小部分,而这一部分却花费你几乎所有的时间。如果你写的只是一个简单的排序,用 Python 来完成的话,那这会成为系统的瓶颈。这里最好要用高效的语言来取代之,比如C和C++。我的目标就是让程序员更开心。目前 Web 程序员已经很开心了,但不够,我希望可以帮助更多的程序员。

Google眼镜是Google以后的战略核心担负未来拯救谷歌战略重任

当塞吉·布林(Sergey Brin)戴着谷歌眼镜(Google Glasses)走在硅谷中时,许多人都在窃笑。在过去 8 到 12 个月时间里,我一直都看空谷歌,嘲笑谷歌眼镜、无人驾驶汽车和行星殖民投资(我觉得这个是佩奇和布林的个人投资),以及俄勒冈州风电场等其他一些不那么重要的项目。嘲笑这些投资的人们认为,这些项目表明谷歌丧失了重心。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情况确实如此——尤其是谷歌正在从事如此之多的商业冒险活动。

每周工作最好不要超过40小时向效率要进度

也许你会认为多工作几小时能完成更多的工作。那你很可能想错了。最近媒体旋风式的集中对 Facebook 的 CEO——Sheryl Sandberg 进行表扬,表扬她每天准时5:30下班回家去陪她的孩子。很显然,她这样做已经持续数年,只是最近才被媒体“挖掘出来”。这位 CEO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需要隐藏这样的事实吗?因为几个世纪以来的研究都显示了无可否认的事实:每周工作超过 40 小时实际上会降低工作效率。

优秀的开发者与平庸的开发者的区别工作是向客户提供价值

本文来自 Totango 的联合创始人兼 CEO 盖伊·尼尔帕兹(Guy Nirpaz),他在本文中列出了优秀的开发者和差的(或还需努力的)开发者之间的区别。如果你认为使用“优秀”和“差”来区分开发者不妥的话,也可以将这些看作是初级开发者和资深开发者之间的区别。但无论如何,多看看其他的优秀开发者(或资深开发者)是如何做的,对于自身技能、工作方式的提升有很大的帮助。

豆瓣:让产品自己说明自己用户需求永远都是最重要的

阿北是杨勃在豆瓣上的网名,豆瓣员工都这么叫他。阿北个性内敛,不苟言笑。本刊记者到达豆瓣办公室的时候,阿北正在外面溜达,当时是上午 10 点多,上班时间。回来一见到我们,便立刻切入正题,严肃着一张脸等我们提问。为了活跃气氛,我跟阿北玩了个游戏,让他在自己脑门中心画一个大大的Q字。阿北犹豫了两秒,说,“你是想看我的Q是正着画的还是反着画的,以此来断定我的潜意识是不是以他人为出发点,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