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用户是互联网战争的主战场小白定律的战争法则

在互联网行业,1990年代看“黑客(Hacker)”,2000年代看“极客(Geek)”,2010年代看“白客(Baiker)”——什么是“Baiker”?本没有这个词,是我杜撰的,意指那些对网络技术知之甚少的互联网使用者。现在的互联网行业、特别是无线互联网行业,如果不能抓住“小白”用户,就很难取得市场的快速成功——姑且称之为“小白定律”。

手机上的细菌比你想象的多得多手机比厕所还要脏

你使用手机时想过没有,把它擦干净或消消毒?重庆晚报报道称,科学家日前发现,手机上的细菌比你想象的多得多,甚至脏过厕所里的马桶圈。研究者通过一系列测试结果显示,手机上的有害细菌,比厕所里的多 10 倍左右,而这些细菌会导致恶心呕吐甚至严重的胃肠问题。科学家解释称,因为手机通常在人与人之间传递,没有经过清洁,成为细菌传染的主要途径。

网页设计者,不要再单干了独自工作对事业发展与身心的危害

本文的重点不在于讨论设计,而是放在设计师本身,探讨独自工作对事业发展与身心的危害。人是群体性动物,理应在群体中发挥最大的效力,而非孤独的工作。无论是自由职业者、小代理行的创始人或是网站站长,我们中的太多人是独自工作的。数字革命的消极面就是制造隔离。网络使得我们可以独自完成那些之前需要团队才能完成的工作。它使得我们能摆脱地理上的限制,使我们能在家上班。

WordPress的诞生与发展历程WordPress如何管理94个国家的员工?

19岁的麦特·穆兰维戈(Matt Mullenweg)还是波士顿大学大一新生的时候,就非常热衷发布博客。那时他的个人博客 Photomatt.net 已小有发展,当时一直使用开源软件 b2,但却日渐意识到需要一个更好的发布工具。他心想,“要是有一款发布能够有像 Movable Type 一样的灵活度、像 TextPattern 一样内置 Textile 写作语法、像 b2 一样可进行编程和像 Blogger 一样简单易建就好了。”

值得我们学习的无私开源精神开源就象信仰一样

照片上那个戴墨镜的哥们, 叫 Nicholas McGuire, 是兰州大学的客座教授。看到这个照片,和我一样,一定有无数多的问题, 我一个一个帮你问,然后解答吧。你可能会奇怪,这么郑重的场合, 他为什么戴墨镜? 耍酷吗 ?其实不是耍酷,Nicholas 其实是一个半盲人。别人都是西装,他为什么只有衬衣 ?耍酷吗?其实不是耍酷, Nicholas 真的没有西装,他穿的那身,是他能找到的最好的衣服。

亚马逊自己独特的赚钱之道改变了人们对传统电商的看法

今天,亚马逊在发布会上推出了三款 E Ink 阅读器和两款 Kindle Fire HD 平板。虽然没有传言中的 Kindle Phone ,但是这三款不同价位的产品也同样带来了惊喜,尤其是 Kindle Fire HD。在整场发布会,亚马逊 CEO 贝索斯给人一种胸有成竹的感觉。在接受 AllThingsD 的采访时,贝索斯也没有掩饰自己的喜悦。他说:“去年,我们只在特定价位上推出了最好的平板电脑;如今,我们在任何价位上都有最好的平板电脑。”

如果编程语言是一篇作文会写出什么效果?

如果说这世界上有一种东西太多了,那它就是广告。如果说这世界上还有另外一种东西太多了,那就是对软件开发的类比。这篇文章就很有意思,而且还配了图。今天的这个漫画书有点纯搞笑的意思了,用编程语言来写作文,会写出什么效果?看看老师的反应就知道了。

一个年收入50万美元的个人独立博客John Gruber:独立博客标杆

独立博客到底有什么价值?也许 Daring Fireball——一个每年可以赚取 50 万美元的博客——是一个非常具有代表性的样本。Daring Fireball 是一个由苹果公司的狂热粉丝 John Gruber 创立的博客,内容主要是对苹果的产品和策略等任何细节作出评论,并且不设读者评论功能。博客上还提供下载一些由 Gruber 自己开发的软件。最初 Gruber 只是利用空闲时间打理,但从 2006 年 4 月开始,运作这个博客成了 Gruber 的全职工作。

Google搜索产品总监谈搜索搜索的未来

上周造访 Googleplex(Google 总部)的时候,我跟一个哥们聊了起来,他对搜索非常热情,热情的好像搜索就是他的工作或者他的生命一样。后来我才知道,这个人,就是 Jack Menzel,Google Search 部门的总监,产品经理。很多人把 Google 当作默认搜索引擎。七年以来,Menzel 非常专注于把 Google Search 改造成为最简单最易于使用的搜索引擎,你完全可以不用去学习怎样使用它,也不用成为搜索领域的专家。

加速世界是真的存在?大脑可主动“超频”来加快人体反应时间

近来,有来自英国伦敦大学等机构的研究人员在学术刊物《皇家学会学报B》上报告说,曾有不少专业运动员描述过这种“时间变慢”的经历,即在他们击球之前,感觉飞来的球变得慢了下来。为了探索这是不是一个普遍现象,研究人员设计了下面这样的一个试验。在试验中,56名志愿者盯着屏幕,在屏幕上出现一个视觉信号时,伸手触摸屏幕或是按下一个按钮,这两者的区别在于前者是一个幅度较大的动作。

互联网与人类大脑的相似之处互联网就像五六个月大的婴儿大脑

互联网里的个人空间,比如微博或微信账号,就是大脑的神经元。社会化网络就是连接这些神经元的神经网络。云计算是中枢神经系统。云计算把数据收集起来统一运算并下命令,就是中枢神经系统对人体干的事情。物联网是躯体感觉神经系统,比如传感器,和运动神经系统,比如联网的打印机。大脑指挥身体的过程叫神经反射弧:感觉神经系统采集数据——中枢神经系统运算并下命令——运动神经系统操作。

新12306.cn一期造价3.3亿元不是之前的1.99亿!

自 2012 年春运开始,铁路客票的发售新增了网上订票,但是网上订票系统因技术等各方面原因不堪重负,招来怨声一片。随后,铁路系统“承认不足,努力改进”。前段时间登录 12306 网站时会看到“近期售票系统升级改造”的提示。这次系统升级之后,最大的变化就是为了减轻网站瞬时提交订单的压力,增加了“订单排队”的功能。然而,上周新一轮升级完成之后,12306网上订票系统虽然不再崩溃,但新增的这一“排队”功能却让大家更“崩溃”了。

小米是怎么做互联网营销的广告是没有传播性的

9月 19 日消息通过互联网模式的运营手段使得一个新生产不久的手机品牌变成了广为人知的甚至被疯狂追捧的知名品牌,小米手机的运营模式一直为业界津津乐道。今天,在中国国际通信展 ICT 论坛移动互联网分论坛上,小米科技总裁林斌分享了小米是如何利用互联网手段做营销的。林斌表示,首先,在产品的设计过程中,小米创新性的引入了用户的观点。

我对微博的一些看法梁斌:我看微博

你可能很难想象,有很多搞社交网络研究的学者,本身没有社交网络账号,或者本身并没有投入到社交网络中,就好像贩毒的人不吸毒,自己不沾,但却去研究,水平很高,也是大家。而我不同,我以身试毒,投身微博中,花了大量时间去体会它,感受它每一个细微的神经。同时花了大量时间组织线下活动,去理解社交,去理解有中国特色的社交,我想在本文分享一下自己对有中国特色的社交的体会。

办公桌前不应该做的一些事情不要做一些同工作不搭边的事

办工桌就应该是办公的地方,可惜现实中我们总会在办公桌上做一些同工作不搭边、甚至会妨碍我们高效工作的事情。下面就是一些我认为不该在办公桌前做的事情:社交: 当我坐在桌前时,希望能处于工作状态,将重要的事情列出然后以最高的效率处理掉它们。在桌前社交会冲淡这一状态。其实茶水间就是一个不错的社交场所,你可以在累了之后去那倒点水,跟同事聊些闲话。

大龄程序员如何选择未来的方向年过50,还能继续当码农吗?

关键不在于年龄,而在于雇主的年龄观念。当你 40、50、60岁时,雇主会认为你想当项目主管、架构师、首席软件工程师之类的职位。他们还会认为,过去二三十年,你的薪水每年都提升了5% 至 10%,所以与只有 3 年工作经验的 25 岁年轻人相比,你的市价可能高出 50% 至 100%。因为雇主认为你比年轻人要求的职位和薪水更高,所以他们会认为聘请你的门槛更高。如果年轻程序员不了解最佳的工作方式,或许不是什么大问题。

学习速度放缓意味着你该跳槽了进入平台期时,也应该考虑离职

通常情况下,碰到以下情况,你就应该考虑跳槽了:薪水不公;受到压制,不受重视;不认同公司的基本战略或经营方式,而且无力改变;与主管或同事关系不好;无法融入公司文化。这些情况都不难发现,而且一旦出现,足以成为跳槽的充分理由。但是,当你在现在的岗位上的学习速度放缓,开始进入平台期时,也应该考虑离职。虽然这种情况并不容易发现,但却有可能影响到更多的人。

Google 14岁生日快乐!14 岁这一年,Google 收获不少

Google,14 岁生日快乐!作为一个天天用 Google 搜索,用 Gmail 收发邮件,用 Google Reader 阅读网站文章,偶尔还会用一下 Google 地球,享受一下 Android 手机的人,我应该向你表达诚挚的感谢。实质上若无这些工具,网络就变得难用。Google 多年来的努力,的确改善了互联网的“用户体验”。Google 在一定程度上构成了互联网的“血管”,它的爬虫爬过网站,采集大量信息,不仅如此在人们搜索的时候 Google 还做到尽量理解人们的语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