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也要像一个团队一样运作自我管理的重要性

一个人就是一个团队,可能是管理学上已经普及的概念,也应该成为我们每个人的常识。一个团队就是一个组织。而一个组织就有非常多的特性,其中有两点我感触很深:一、制定计划;二、执行力。先谈“制定计划”。我们多数人在做事情的时候,要么就做了,要么就不做,要么就拖着。但一旦在组织的层次如果发生同样的情况,那么组织的效率可以想见?!组织的行为就是每个人行为的标准化和流程化。

支付宝将在5月4日关闭收款主页业务保留三种收款方式

4 月 28 日消息,支付宝近日发布公告称,将于 5 月 4 日起停止收款主页业务(产品功能将无法使用),但并未公布停止业务的具体信息。据了解,收款主页业务是用户可以自己制作一个支付宝账号的链接,把这个链接发给付款人后,对方就可以输入金额给该用户付款。很多博客/网站/自媒体等就是用这个求捐赠的。支付宝公告称,收款主页业务停止之后,用户可以有三种方式进行收款:……

输入的仅仅只是信息,能够输出的才叫知识知识是一个沉淀的过程

你是否也遇到过这样的情景:翻了一两个小时的微博、微信或博客,再回想这两个小时自己看过哪些内容时,貌似没有一点印象。同样是看一部电影,有的人就能从一些桥段里总结出自己的感悟,而自己却只是看一个故事,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在讲一句“名人名言”装文艺的时候,脱口而出只能是“那谁谁谁,具体是谁记不得了,曾说过这样一句 NB 的话。。。” 关于知识,并不是没有内容输入……

互联网正慢慢成为我们的外部记忆源信息储存的最佳工具

我们都在某种程度上把劳心的事托付给他人。当新信息出现时,我们会自动把记忆事物与概念的责任分配给社交群体里的成员。这种透过“交互记忆系统”(transactive memory system)分摊信息的倾向,是在面对面互动的世界里发展出来的,其中,人类大脑是信息储存的最佳工具。然而那个世界已不复存在,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人类大脑已经从主力退居成陪衬角色。

码农/黑客/程序员/开发者/计算机科学家,区别在哪?你的层次

码农,黑客,程序员,开发者和计算机科学家……从事IT行业,也有很多不同的称谓。你可以认为这些词的意思都一样。也许你还听过Geek,nerd和dweeb,但知道他们的不同还是非常重要的。了解这些不同你就可以清楚地知道你到底所属哪一个层次……码农:可以找到问题并解决的人,但解决方案并不完美。黑客:通常是底层专家,技术过硬,曾深入某领域研究,并且非常精通。

想在互联网创业?从自己的痛点开始吧第一步都很难迈

27岁的陈士骏,一张信用卡和几台计算机,和两位朋友互联网创业创立YouTube,20个月,不到两年的时间,这间公司卖给Google陈士骏从信用卡负债者实现130亿身家;创始人曾家境贫困到申请政府救济,2009年开始移动互联网创业whatsapp,2014年卖给facebook 160亿美元,成为数十亿美元身家的富翁;不想用传统行业这个词去定义互联网以外的行业,因为互联网和其他行业的界限正在模糊。

报纸要转型移动互联网,谈何容易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

移动流量大涨,我们花在移动互联网上的时间越来越多。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这背后总有失意者,报纸便是其中之一。如果说我们国家的一些报纸因为特殊照顾还能苟延残喘的话,那么报业市场化的美国报纸现状就可以作为很客观的研究样本了。无论是纸张也好,还是屏幕也罢,都是内容的载体和媒介,无论中美,都有报纸在积极转型到移动互联网之中,在这个内容搬迁的过程中,报纸的处境并不好。

创业小团队铁三角:Hustler, Designer, Hacker完美创业团队

初创公司的Hustler需要做好一件事情:销售。不管是把 idea 销售给投资人,还是把产品推向顾客,hustler 的角色对于公司的成功必不可少。初创公司里的 designer 不应该只知道怎么样看起来好。现今的 designer 需要掌握前端开发技术,理解以人为本的设计方法。Hacker 喜欢讨论技术问题,他 / 她很早就开始使用 GitHub,最常访问的网站还包括Stack Overflow这样的程序员问答平台。

人类意识可能无法用计算机模拟意识的起源

一直以来,不同领域的科学家、哲学家都在思考意识的起源。其中较为流行的是神经学家 Giulio Tononi 提出的一种观点:意识是信息以一种无法分解的方式整合到大脑过程中出现的现象。意识的每一瞬间包含了当时体验到气味、声音和视觉。意识就是这种综合的信息体验的感觉。Tononi 观点的特色就是可以被数学建模,信息能从意识系统中泄露的方式暗示,就是意识无法在计算机上建模。

阿里IPO最大赢家,孙正义赚580亿美元亚洲巴菲特

5 月 7 日,阿里巴巴在美提交了 IPO 招股书,预计阿里上市将会让集团 28 位合伙人和联合创始人成为亿万富豪,而日本人孙正义将豪赚 580 亿美元。阿里巴巴公开的拟融资金额只有 10 亿美元,但根据估值推算,实际募集资金可能高达 200 亿美元,那将是美国史上最大 IPO。阿里当前的估值为 1680 亿美元,已超过 Facebook 当前 1502 亿美元的市值,接近谷歌 3475 亿美元市值的一半。

同是程序员,为何有的可以拿50万美元年薪?同工不同酬的秘密

同样是软件工程师们为什么有的人可以拿年薪 50 万美金。他们究竟是作哪些事情,或是拥有哪些技术,让他们如此值钱?这些东西有办法用『学』吗?这位叫 Amin Ariana 的创业家就上 Quora 写了一则被赞到爆表的回答,我自己非常同意,也受到很多启发,因此跟 Amin 联络,获得允许,分享他的文章如下。这问题问得有点奇怪,有点误导人,好像只要工程师做了哪几点,或是获得哪些技能以后……

智能手机已开始严重影响人类睡眠质量蓝光抑制黑激素

根据英国研究机构日前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内容显示,目前多数人都习惯在睡前使用智能手机或者平板电脑发信息或者浏览社交媒体,但这一举动有可能对他们的睡眠质量造成负面影响。同时,部分智能手机显示屏幕所发射出的“蓝光”也有可能对用户的睡眠造成影响。据英国媒体 BBC 报道称,智能手机重度用户每晚的平均睡眠时间不超过 7 小时,这样的情况应该得到人们更多的重视。

起得早,住得近,多做事选择总是很理想化

我在三个月前网络上发起过一个提问:“做个小调查啊:如果有两个选项。房子A:离上班走路 20 分钟或者骑车 10 分钟,价格 1600 每月。房子B:离上班挤地铁 1 小时,价格 900 每月。A面积比B大一些,其他情况不考虑差异。你会选哪个房子,什么理由?” 于是这个话题竟然引发热议,虽然结论是压倒性(landslide)人的选择A,但是在所有人给出的反馈中,倒是也出现了一些有意思的声音。

LinkedIn CEO谈如何留住优秀人才三个关键

一般情况下,当你最优秀的人才来找你商谈离职事宜的时候,再想留住他们往往已经为时太晚了,这一点请务必记住。这些员工早就得出了“是时候离开了”的结论,而且已经反复多次地看到让他们不愿再留在你公司工作的事件。到了他们开口提出离职的时候,再想留住他们已经难如登天了。为什么一旦他们提出离职,劝说他们回心转意就会非常困难呢?一个原因是,他们未必愿意透露真正的离职原因。

小米被拖库,800万用户数据泄漏请立即修改密码

昨天微博上泄露了小米被拖库的证据,其实这一切在安全圈来看并不是一件很意外的事。 Discuz! 虽然近两年修复了很多问题,但是依然会有少量0day被黑客持有,小米虽然把下方的powered by discuz给去掉了,但是依然是在跑discuz!程序。虽然开源但是这样去掉logo且未付钱应该有侵权的嫌疑,不过小米连openWRT的厂家定制钱都没给,跟这个公司谈节操是没有意义的……

余额宝收益跌破5%并持续下跌的原因互联网理财产品光环褪去

正巧也是在 5 月份,余额宝的 7 天年化收益跌破了5%。近日天弘基金公布的数据显示,余额宝 5 月 11 日的 7 日年化收益率为 4.985%,首次跌破了5%,12 日又再度下降至 4.969%,已经是连续第七天下跌,让一些拥趸们颇为失望。余额宝的创新其实主要是在渠道和用户体验上,因此在短期内获得了广大小额理财用户们的支持,而在本质上,它仍然是一支货币基金。

Google今日Doodle:纪念天才女阿涅西阿涅西曲线

Google 今天在首页上提供了一个新的涂鸦(Doodle),纪念意大利数学家兼哲学家玛利亚·阿涅西诞辰 298 周年(更正:经读者指正,应为 296 周年,笔者被 Google 骗了……),她可是历史上的一位天才女学霸,懂得多国语言的她还写了第一本完整的微积分教科书,你是不是好奇 Doodle 上的曲线是什么?那就是著名的”阿涅西的女巫”曲线,点击播放按钮领略一下这个曲线的神奇吧。

怎样的产品经理才不会被程序员嫌弃?产品经理养成

最近有位刚做 PM(产品经理)的小伙跑来跟我控诉,说公司技术部的 RD 们(程序员)个个不给力。需求过了千百遍还是理解错,或者就是简单回一句“做不了”,表情如死灰。这位 PM 血气方刚,张牙舞抓,脑子里总有一千万个新产品需求的想法扑腾着。他咄咄不停的抱怨 RD 们不配合,能力差,懒惰,没思考能力,没品位,顺带连抠脚味儿太大这种事也强烈谴责了。“擦,老子明天就去学编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