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有些人看起来什么都会,现实中却一事无成?专业之难

空桶总是响得最厉害。有很多人,不正是在做着和当年的我类似的事情吗?既不想付出与回报相称的努力,又想尽可能获得存在感和成就感,于是靠发出很大的响声来吸引别人的注意,和掩盖自身的贫瘠。当周围听我说话、给我鼓掌的人渐渐离去,剩下我一个人面对自己时,我才惊醒了,我活得这么热闹,我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很多事作为兴趣爱好可以做得很好,但一旦变成职业就没那么喜欢了?

每天刷微信Feed算不算是学习?知识是什么?

知识的英文为knowledge。它的第一个音节是“know”,“知道”。但是knowledge这个词的末尾是“edge”,是“边缘、领先”。我们可以“知道”回字的四种写法,可是它并不能让我们处在“领先地位”(leading edge)。中文也是一样,“知识”中,只有“知”与“识”结合时,它才能产生“edge”,成为力量。狭义的knowledge本身是没有力量的。知道而无见识,徒增谈资,于世无益,又有什么意思呢?

毕业若干年,才知道自己原来认为的很多都是错的想法的成熟

随着年龄的增长,思维越发成熟,回头看,发现很多事情并不是以前所想的那样。我曾以为:有人可以游刃有余搞定所有事。每个你认识的人,无论他们有多么自信,他都一定有自己的恐惧和不安。他们像你一样和自己体内的魔鬼不停的战斗,在选择之间纠结不定,试图保持他们的生活。所以难过的时候想想,你并不孤独,还有成千上万人和你一样在战斗。我并不是在说生活会越变越好……

一个中年顶级工程师的茫然失措借众生,看自己

L算是个很NB的手机硬件工程师,顶尖的那种。他呆过的公司包括索爱、诺基亚、黑莓。2001年,L从一个偏远地区不太有名的学校大专毕业,他的专业叫做“电子信息科学与技术”,基本是属于是一个那种什么都会讲点,但你三年下来光凭那些学校里讲的东西什么都干不了的一个专业。他对硬件有天然的兴趣和热情,那个时代学计算机的年轻人,每周伴随着电脑报和各种推陈出新层出不穷的硬件产品长大……

12岁的Ted演讲者:我们为何要学习编程?演讲水平令人钦佩

苏亚雷斯不是最年轻的开发人员,也不是这个年龄段中最出色的,但他的自信和演讲水平令人钦佩,他经常给好友和老师讲解技术问题。受史蒂夫·乔布斯,以及父母的影响,苏亚雷斯开始学习编程,学习Python、Java和C语言。苏亚雷斯开发了知名的iPhone应用《Bustin Jieber》。如果认为这些还微不足道,那么他最近还创建了自己的公司“CarrotCorp”。

我对全栈工程师的一些看法并非无所不能

“全栈工程师”是近几年流行的说法。按照一般人的理解,“全栈工程师”就是“包打天下”的工程师——从后端到前端,从设计到测试,从开发到运维,都能一肩挑。其实这样的概念早年也有,只是当时不叫这个名字,我还记得自己有个朋友说过:“创业,一定要找到无所不能的超级程序员”。十年前我刚刚工作的时候,这样的“超级程序员”非常稀罕,每每遇到都会让人膜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