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

编者按:本文作者 Justin Kan 是 Justin.TV 的创始人,Kan 凭借他的创业经验成为了创业公司的顾问和Y Combinator 的兼职创业伙伴。此文是他分享的在创业路上“成功”与“快乐”之间微妙关系的思考,原文标题《The Rat Race》,推荐一读。

我在大学期间迷上了举重。和其他年轻小伙子没什么两样,我也痴迷于健身,尤其重视上半身的健壮肌肉。我健身并非为了健康着想,而不过是想看上去健壮结实些,特别是和伙伴们站一块儿时要看起来更壮。足够健壮不是“按我的标准足够健壮”,而是要“看上去比其他人都要更壮”。

我的母亲总会告诉我说:如果有值得做的事情,就值得尽力而为。不过我的理解和她所要传达的意思出现了偏差,我的理解是:如果有值得做的事情,就要做到最好。自打我成年后,每当我做了些无从比较的事情时,我总免不了会内心纠结,暗自担心我有没有做到最好。

这个星球有 60 亿人,无论你做什么事情,总会有人比你做得更好:会有人获得更大的成功,还比你更年轻;会有人赚更多的钱,赢得更多的荣耀;会有人更擅长音乐,在爱情路上更幸运。

硅谷对追逐成功有种不健康的痴迷。我们对乔布斯推崇备至,马克·扎克伯格也被奉为时代偶像。TechCrunch 的头条几乎都离不开成功的公司、收购和融资消息,还有“史上最棒”的产品发布;可在里面你又能看到多少关于走向末路的公司的文章呢?我朋友的创业公司成长得比我的要更大更成功,也赚到了比我要多得多的钱,我有时也不免羡慕。我也目睹了其他的一些朋友,他们痴迷于向其它成功的创业公司看齐,舍弃了长远思考,而想一味地迅速获得成功、金钱和地位。甚至还有人在竞争谁谁的日子最好过;我在参加一些活动时,总能听到有人在大肆吹嘘谁谁的公司成长得最好,谁谁在创业中获得最多的乐趣。这真是太疯狂了。

而我也完全投身于这场竞争。我过去常想:如果我们的浏览量增加到新的量级, 一切都会非常棒;如果营收达到新的里程碑,前途会一片光明,我也会非常成功。可实际上,我们总能达到既定目标,但我们并没有什么心态上的变化。

对我来说,最让我郁闷也同时最给我启迪的是:当我得知人类在达到一定的舒适度后,并不会每天都感受到幸福。在美国,这个标准约为年薪 7 万 5 千美元,这个数字相信阅读这篇文章的大多数人都能达到。在该标准之外再赚更多的钱或得到更多的头衔其实用处不大:大概你能乐呵个五分钟,但快乐消退以后,你就得开始维持一个新的、更高的生活水平了。

这点并不容易接受;毕竟,我从来活着就是为了要达到下一个目标。上一所好大学、开一家公司、寻得融资、发布产品、达到增长目标,获得下一轮融资。每次都盼望着下一次就能改变游戏规则。要想让我接受“无论发生什么,我都无法比现在感觉更好”,这对我来说,几乎就是颠覆性的。说句大实话,尽管从理论上我已经接受了这个说法,但实际上我还在努力内化当中。

我得不时地提醒自己:我要开心面对正在做的事情,而不要等什么下一步、荣誉、或比同侪更高的成就。事实上,假如我真的无法变得更快乐,这其实也算不上是什么坏事:我在开始时就很开心。大多数情况下,我很享受每天沉浸在打造产品上面,创造一些新的、别人从未见过的东西。同时我也试着经常重新评估“我正在做的是我想要做的,而不是为了获得下一个成就。”

成功并不一定意味着有最多的员工或赚最多的钱。当然,你创立了一家大公司,它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并按你的模样改变了世界——这也是成功的一种。但成功也可以很简单:你喜欢每天的工作,喜欢每天面对的同事。开心面对眼前的工作吧。你做这份工作是因为它给了你机会去成长,去学习新东西,因为有些日子很棒,哪怕其中也有同样多的日子很糟糕。没有完美的生活,而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不是要说你不该创业,不该努力成就一番精彩的大事业。如果它是挑战,就奋力追逐吧,哪怕艰辛,哪怕有时会让你沮丧不已。不要因为你想着在路的尽头能神奇而涅槃般地飞黄腾达、腰缠万贯而去创业;不是只有名利才叫得上是收获。创业旅途本就是回报;如果不是,那就说明你走错路了。

via T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