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我们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在网上祭奠一位因病去世的年轻 IT 人,真不希望这个现象继续。

刚刚过去的 4 月清明节,不少人在微博上点起蜡烛,祭奠离去的人们,这里面不乏多位 IT 界人士:既有年仅 45 岁因肺癌去世的紫光软件集团总裁,还有年仅 38 岁的智播客创始人张孝祥。今年,前华为人朋友们在网上祭奠一位刚离世不久的研发项目经理老曹,他刚领着团队完成了一个版本。他在女儿满月的晚上再也没有醒过来。“听到这个消息,确实有点悲伤。再也没人叫,宋工,老杨喊你开会了!”前华为人宋志勇辛酸地说。“同样祭奠两年前上海世博时离世的好兄弟窦宇,逝者用生命告诫我们,身体是玩命的本钱。”多位在华为工作的网友们在微博上说。

不久前网上还疯转一最美女站长得胃癌求助床位手术的消息。是竞争过于激烈的压力?是工作过于勤奋生活无规律?是熬夜太多?是一周七天的工作令无暇锻炼?就在本文未完之时,一位曾在百度、千品网工作过的闫鹏又刚刚离世,年仅二十多岁。珠海人林海韬 2011 年 6 月刚从中大毕业,成为“百度地图”技术工程师。11月 14 日,他因心脏衰竭而亡。其生前发表的微博显示其工作繁忙,曾 48 小时不休不眠。

越来越多、越来越年轻的 IT 互联网界离世的生命,在提醒着人们:要把健康放在第一位!也同时在警告:IT 互联网行业即将成为一个夺命的行业,这个行业的年轻人充满梦想以及种种促进人类生活更美好的使命,强调用户的美好体验,但是为什么不先扪心自问,什么是工作的目标?工作的目的是让生活得更美好,工作以健康为代价,何来生活得更美好。

IT 互联网界充满诱惑,吸引了各种专业的人欲改行而加入。中国 IT 互联网界有中国首富级人物,每个在国外上市的中国互联网企业都会至少诞生一位亿万富翁。 同时,IT 互联网界也是中国少数的靠自身努力而不是靠拼背景就可以步入中产阶层的行业,相对公平的创业环境吸引了大量出身平平的有志青年加入。

但是看上去发财很容易的 IT 互联网界在中国对多数从业人员并不容易。二十年前就开始引入外国先进技术的通讯设备行业在中国目前剩下华为、中兴等少数几个大企业,华为号称是中国创造最多年收入二十万以上的中产阶层的民营企业,但长期面临全球领先通讯设备企业的竞争压力,而不得不长期采取内部“压强”原则,以求快速反应来应对激烈竞争。

相比已具备一定领先地位的华为、百度这样的大企业,处于完全竞争状态下的互联网、手机、动漫企业,每天面临的生存压力已足以令任何一位在职者不得不与时间博命。“赶版本,赶在腾讯前出版本”这是互联网界的流行话。中国手机界则面临着被苹果、三星两个大巨头挤干了市场份额和利润的境地,“一年到头白干活”。 2012 年酷派、中兴等上市公司纷纷公告手机利润大幅下滑。以往每年出一款手机,现在二、三个月就要出几款新机,利润还大幅下滑,看上去种类日益繁多的手机企业员工的压力与日俱增。中国的动漫企业多数处于亏损、生存危机中,动漫企业员工的工作时间超长,却收入超低。

面临种种压力的中国 IT 互联网企业需要反思,首先是领先的的大企业要反思:带血的第一不能要!用生命代价换取的带血的市场份额不能要!用鲜活的年轻人换来的企业大幅增长不能要!用累死的躯体构筑的热卖新产品不能要!大企业应以负责任的态度对待将企业视为家的员工们,珍视他们的健康!不能只求发展速度,而不要员工的幸福指数。否则这样“杀鸡取卵”式取得的第一,未来也会因员工们的无法承受而再次失去,无法取得可持续发展。

创业期的 IT 企业要理性认识到,奋斗几通宵“比腾讯早出一个版本”并不能让企业不被很快干掉和生存下去,“谋定而后动”,掌握足够的策略和积累比“盲动” 更重要;而创造比大企业更灵活更宽松的工作环境、工作时间和轻松鼠氛围,让员工工作得更健康,才能充分释放创业员工的创造力,并且在薪酬无法与大企业攀比的劣势下取得稳定的人才资源。

研发效率员工搏命赶版本更重要。在苹果的影响下,2012年华为、HTC 等多家中国手机企业表示将减少手机出品的品种,增加精品制作的投入。中国动漫产业年产量达 22 万分钟,但只占到世界总产值的0.68%;日本却以年产 10 万分钟的产量,占到世界动漫总产值的 68%。90分钟的美国动漫电影《功夫熊猫 2》相当于中国 3 万分钟的动漫作品带来的产值。这些数据都表明中国动漫企业应着眼于重质量而不是赶数量。

美国同样处于竞争激烈的互联网创业企业 facebook,建议工程师们采取站着编程的方式以利于健康。

而 Google 的员工有着几乎是世界上最好的工作环境,员工们上班时间也可以随时去享用全世界最美味种类最丰富的内部餐,装饰成像家一样的个人办公空间、 宽大的休息室、完备的游乐场、 豪华健身房、瑜珈室也随时欢迎员工的光顾。GOOGLE 的员工可以穿托鞋,短裤,踩着滑板来上班;可以在上班时间就在办公室里享受按摩的释放,或者打上几杆高尔夫球,健健身、睡觉也很正常。员工工作区的颜色也很有娱乐的精神,有效地促进了员工的身心健康,不至于因压力巨大而产生压迫感。Google 这些以人为本的工作方式并没有让其发展慢下来。

中国一些有紧迫感的跨国公司已经设置了首席健康官的职位。试想一下,如果一家大企业无论是曾经发生过跳楼事件,还是发生过员工疲劳死的悲剧,都能下一条死命令:一旦再发生类似情况,分管的常务副总裁,无论业绩多好,革职勿论,这样的话,悲剧还会接二连三的发生吗?期待更多 IT 互网企业能设置重要人事负责的首席健康官,切实把员工的健康与生命放在第一位。

“我每天都爬楼梯,我的办公室在 9 楼,我从不坐电梯”我一位在 IT 界工作多年的好友,虽然经常加班,但仍然保持了良好的健康。而广大 IT 从业人员也要反思:身体永远是第一位的,让生活多些滋味和健康,该放下些什么了。如果将健康放在第一位,总会有办法化解一些劳累。

作者:张利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