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tagram

亲:

上个星期,一个 10 亿美元的神话诞生了,主角不是你。这真 TMD 操蛋,Kevin Systrom 赚了这笔,他明天就可以买一艘大到 Larry Ellison 都舍不得买的游艇,但你仍然还是宅在你的狗窝里过着苦逼的日子。

不过,我要说,Instagram 的成功不可复制。许多创业者都犯了被数字迷花了眼的毛病,别和他们学。

每隔 10 年都会有类似这样的神话诞生,第一个被天价收购的公司和创始人都会被加血加魔加状态,无数光环围绕在周围。你还记得 Youtube 吗?一块钱打赌你肯定记得。但谁还记得 Revver、 Metacafe、 Guba 和 Veoh 这些输给了 Youtube 的 Loser?给你一个翻本的机会,再赌一块钱你记不起来了,OK?

我知道你很聪明能干,可能一个星期就能写出一个 Instagram 那样的东西。这能有多难?不过是几个滤镜和一些共享功能而已,又不是什么高科技的东西。Instagram 之所以值 10 亿美元,是因为它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第一”相当重要。它不仅定义了产品的功能,设立期望值,成为后来者的标杆,对潜在的买家来说也很重要。Facebook 看上 Instagram 是因为 Instagram 对他们来说至关重要,Twitter 也这么觉得,只不过胳膊拗不过 Facebook 的大腿。除此之外还有谁会出价?Google 根本不知道拿 Instagram 可以干神马,Yahoo?忙裁员呢。新闻集团?Barry Diller? AOL?醒醒吧。

我们进一步假设,你有一项和 Instagram 一样牛叉的用户导向的产品或者服务,而且你也和 Instagram 一样圈到了 3000 万用户。不过这还不算真牛叉,如果只有你(或者你的潜在并购方)知道怎么从这些人里面赚钱,这才是真牛叉。记住:用户不等于顾客。那些觉得 Facebook 会把 Instagram 毁掉的粉丝们之所以生气,是因为他们知道 Facebook 迟早要从他们身上想办法赚钱。

这就是那些圈用户的服务经常会遇到的一个问题,他们要向潜在收购方解释清楚如何赚钱,这往往是最难的。

相对来说,那些技术产品(例如云)公司讲故事就容易得多,这些公司具有真正的技术门槛、知识产权、清晰的盈利模式,投资人对这样的公司趋之若鹜,许多公司也已经上市变现,就算没有上市,这些公司之间的并购也频繁得多。对于潜在买家来说,这些公司有“顾客”,这正是他们的价值所在。

所谓“顾客”,就是你可以吃一辈子的衣食父母。这很重要:他们在选择你之前已经充分考虑了各种情况,如果他们抛下你去另寻新欢,他们是有成本的。

Instagram 的员工们是幸运的。我并不是贬低他们做的东西,而是 Systrom 找到了一个愿意为他买单的人,正如每个妹纸都期望有一个王子骑着白马带她走,但却没几个可以实现这一梦想一样。

相比起 Instagram 这样声响大的用户服务,技术产品公司才是真正闷声发财的。与其去想怎么把 Instagram 和 Pinterest 结合起来,或者对 Google Glass 进行优化,不如去创办一家真正为顾客(而不是用户)解决实际问题、能收到钱的公司,那更靠谱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