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尔·盖茨

比尔盖茨自己没读完大学,但他却是教育领域举足轻重,也可以说是最有影响力的人之一。这种影响力是通过 Bill & Melinda Gates 基金会(可能是世界上最最富有的慈善机构,盖茨担任该基金会的联合主席)施加的,该基金会将改善教育作为它最重要的使命之一。

作为科技+教育的跨界人物,盖茨对于科技如何改变教育,又有哪些看法和预见呢?针对这个问题,国外媒体 Chronicle 对盖茨进行了独家采访。盖茨在采访中表明了如下观点:

综述

一、在盖茨看来,直接把平板电脑或者其他高科技设备推给学生,然后坐等各种变革出现,并非科学可行的教育模式。相反地,盖茨的基金会更加认可并支持那些专注于解决现行的教育模式中长期存在的“效率低下”问题的革新者。

二、盖茨主张对高等教育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并提倡高等教育向混合式课堂挺近:学生可以在家观看明星教授的视频作为家庭作业,然后利用课堂时间参与到各种团队项目和其他交互类的活动中。盖茨自己说:“在未来,让一大帮孩子坐在教室里听教授讲课,可能会被认为是一件相当过时的事。”

三、盖茨也坦诚,自己并非对所有事情都看得很清楚,很多问题他自己也没有答案。事实上,盖茨称整个基金会就是在不断地尝试和优化中:“学习,犯错,尝试各种新事物,然后找到新的伙伴来一起实践。”

让我们来展开一下

现在的教育并没有如《未来之路》预测的那样,迎来真正的变革。不管是初等教育还是高等教育,都没有被互联网大规模颠覆。不过,最新一波的科技浪潮有所不同。这股浪潮的影响更加根本,而且已经改变了个人教育——对那些主观能动性很强的学生来说,他们具备这样的能力:上网,查找不同类型的讲座,查看各种课程资料,而所有这类资源已经让很多人获得更好的学习效果。但是,把这种方法推广到高校中的群体学生中并评价其效果,却要困难很多。你很难确定,什么时候借助科技的效果更好,什么时候借助面对面式的教学更好。

假如你对比两所大学,你会发现这样一个问题,人们在评估大学时很多时候都过度强调这些大学的“输入”,即这些大学招收学生的 SAT 分数线是多少,但是却很少在意这类学校的“输出”,即学生完成学业的比例占到多少,学校为公司,为社会培养了多少合格人才。

学生的资质认证有问题。不管是学生,还是公司,都过度看重学生的学位。但我们应该认识到,测试学生具备哪些知识,和测试学生如何获取知识,是两个完全不同概念,不用的评估手段。我自己就只是拿到高中学位,但是我会花很多时间上网学习自己感兴趣的教程。

科技该如何服务于教育?科技可以满足学生的一部分需求,比如说,他们不用天天来学校上课。但是,教育的很多问题是科技没有办法解决的,比如说,学生的学习积极性不高,学生对某个问题感到困惑,传统的讲座式教学本应该由更多的小组合作式学习取代。这些都是传统的面对面式教学需要解决的“效率”问题。所以,引入科技和提高效率应该双管齐下。这也是我在乔布斯生前跟他谈到的,教育的愿景,我们需要怎样的革新者这类问题。我们自己并不干预学校的政策,所有的事还是由那些懂教育,跟学生有真实互动的人来做。我们会把钱给那些愿意在高校中践行各种革新的人,我们将赌注下在了他们身上。

直接把诸如平板这样的设备扔给学生实际效果并不好。你真正需要改变的是学校的课程和教师。而且,平板电脑还是有它的局限性,学生不能只通过设备读内容,他们也需要写,需要沟通,所以没有键盘这样的输入系统是不够的。但是,真正的限制点还不是在设备上。我们应该设法让那些最好的课程,最优质的教育资源向所有有需求的学生开发,这才是真正的挑战,也需要相应的政策支持。

很多在线教育网站是由公司运营的,目前关于高校应该在多大程度上进军互联网,是否应该采取更加商业化的运营模式都还存在一定质疑。也有人担心商业机构,甚至像盖茨这样的基金会会对传统高校造成冲击,这个问题盖茨是这样回答的:

我们的基金会现在就是瞄准了高校学生的学业完成率,而且我们应该多看看这些数据。因为在学校预算有限的前提下,现行的教学模式效率很低,这不是好事。我们美国的教育体系可以说是这个国家的一块宝石,很多国家也会拷贝我们的教育模式。但是,当他们超越我们的时候,我们如何才能进一步提高自己?在我们的国家,有些学校学生完成学业的比例甚至只有7%,为什么这些学校不会有压力,不想着改变现状呢?假如你认为揭露目前的教育体系的问题是一件好事,那么我们带来的就是正面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