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

人类天生就有一种「崇拜欲」。或多或少,几乎每个人都有过(或正在经历)崇拜某样事物的经验。

在中国,信教是一种相对小众的选择;大多数人满足自己崇拜欲的方法,是对现实中的某人、某事顶礼膜拜。无论是德高望重的前辈师长,还是隔壁 PS3/Xbox/Wii 全主机制霸的有钱小孩,都有可能是某人崇拜的对象。

当然,也有人选择崇拜商业奇迹——在评论区,我们喜闻乐见的果粉、谷粉、软粉,就是商业公司崇拜者的活体样本。

被崇拜是好事吗?未必。崇拜是一种感性的行为,当被崇拜的对象作出击扰到对手的举动时,攻击者与护主者往往会祭出道德武器,以感性的方式辩驳。这会让事情变得很糟糕。

关于这个理论,我们有个很好的例子。Google 以「不作恶」的口号著称,自然而然,当 Google 作出某些商业行为时,总有人捉住这句话大肆攻讦——譬如乔布斯的那句著名的、非常感性的论断:

“Bullshit.”

当然,作为流行偶像,乔布斯和他的苹果也面临着同样的烦恼。

2012 年,苹果最大的危机,莫过于《纽约时报》的「血汗工厂」报道。大众的眼光,瞬间就聚焦到了道德层面:相较于坐在库珀蒂诺宽大办公室里的你们,站在富士康车间里辛苦劳作的他们为何只能拿到星星点点的报酬?

如今,又有一个例子摆在我们面前。

三星与苹果旷日持久的专利战争,是科技新闻空档期里百尝不厌的调味料。陈一斌甚至做了一个表格,罗列这两家公司相互撕扯的轨迹。

虽然相较于奴隶制度、种族隔离、歧视女性、用石头砸死人之类的恶法,专利法规似乎还算相对靠谱,但可悲的是,本来用于保护智慧的专利制度,如今更常见的用途却是商战中的终极武器。

还好,两家公司至少没有利用手里的资源,去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我们已经(不止一次地)见识过艰难的决定。至少,苹果与三星两家公司,仍然把战争的重点放在了台面上——当然,这也是因为两家公司除了仇恨,仍然有着千丝万缕的友爱与基情。

然而,两家公司在拼尽全力讲法律的时候,却总有人喜欢和你讲道德。他们攻击苹果的理由是:

把矩形申请为专利是可耻的。

我们先不讨论「把矩形申请为专利」这个说法本身的靠谱程度,只说「可耻」二字。

因为苹果获得的崇拜,便无限地用道德标准来要求它,这恐怕不是合适的做法。或许,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人认为,苹果是为了爱与正义,以及设计师的荣耀去打这场官司的;但我们都明白,商者逐利,苹果挑起专利战的目的只是为了获取更多商业上的利益。

我记得,很久以前曾经在 ifanr 的评论区与一位朋友讨论过法律与道德的问题。我一直认为,不应当把商业行为上升到道德高度;以道德标准来衡量商业行为,会让这世界上再无生意可做。每个人的道德标杆高低不一,只有法律才是现代社会中约束商业行为的唯一准绳。我们或许会因为自己的价值观作出某些选择,但以自己的道德标准去约束别人,并不是商业世界的游戏规则。

当我们谈道德的时候,会有人举出法律的挡箭牌。当苹果找来一帮法棍与三星拼命时,又有人以道德标准攻讦之。与其在两点之间徒劳地折返跑,何不让一个商业话题,回归商业本身?一直被高举的道德,或许有点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