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中科院的刘锋博士尝试在大脑和互联网之间建立关联。

互联网里的个人空间,比如微博或微信账号,就是大脑的神经元。社会化网络就是连接这些神经元的神经网络。

云计算是中枢神经系统。云计算把数据收集起来统一运算并下命令,就是中枢神经系统对人体干的事情。物联网是躯体感觉神经系统,比如传感器,和运动神经系统,比如联网的打印机。

大脑指挥身体的过程叫神经反射弧:感觉神经系统采集数据——中枢神经系统运算并下命令——运动神经系统操作。互联网也有这些东西。物联网之后,收集的数据不再只限于人在电脑里创造的信息,而是全世界每一秒里产生的信息。任何联网的设备比如打印机、无人飞机、机器人都是运动神经系统的一部分。

2011年科学家在老鼠大脑里发现了路由器的类似功能。当一条线路或一个区域中断后,经过自动计算路由器会找到另一条相对最简的通路继续传递信息。科学家用跟踪剂证实了鼠脑有此功能。

这个想法可以指导现实。

社会化网络有两种链接方式,微博的单向链接和 SNS 的双向链接。神经元之间是否也存在这两种方式?神经科学家已经着手研究大脑里是否存在彼此任意双向连接的“Facebook 神经元”。

搜索是互联网的基本功能。科学家也在寻找大脑存在检索功能的证据。某网页的权重是由其链接数和链接网页的质量决定。大脑对某信息的重要性判断可能神似。

互联网不同产品形态可能跟大脑不同行为相关。比如搜索对应记忆和检索,社会化网络对应联想。分别擅长记忆、推理、联想的学生可能因为大脑的神经网络结构不同,有些更树状有些更网状,通过链接传递的信息特点也不同。

今天的互联网相当于五六个月大的胎儿,神经系统基本完备,正在健全中枢神经系统比如云计算;在发育感觉和运动神经系统比如物联网。互联网相对于大脑还缺什么,就有什么创业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