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Khan Academy,这家学院并不存在于现实中的某地,而是存在于网络上,平板中。这家数字学院的创办者是萨尔曼·汗(Salman Khan)。几年前,他为了帮助自己的表妹学习数学,于是将自己教学过程录制成视频,上传到 YouTube 上,结果大受欢迎。

2008 年,他成立以 Khan Academy 为名的非盈利性组织。萨尔曼的目标是,“为世界任何地方的人们提供免费、高水平的教育。”

根据《福布斯》的报道,这几年 Khan Academy 的规模越来越大。如今,它免费提供了 3500 个教学视频。这些视频被志愿者翻译成 24 种语言,包括中文。最近两年,这些视频的播放次数超过 2 亿次,平均每月独立用户访问量达 600 万次。若计算最近 12 个月以来平均每个月的独立用户访问量,高达 4500 万次。

在现实中,我们无法想象拥有 4500 万名学生的学院是什么样子,也许这是世界上最大的学校。

Sebastian Thrun 是计算机科学家与机器人专家  去年在网络上提供了《Introduction to Artificial Intelligence》公开课程,吸引了 16 万人注册成为线上学员。其中,有 15% 的学生完成了学习,并达到斯坦福的要求。而且,在大学里的 200 名学生中,有 170 个表示更喜欢他的线上课程。这一事实刺激他放弃了斯坦福大学终身教授的职称,创办“线上大学” Udacity。

他发现,现代教育制度的症结就在于无法“因材施教”。Thrun 说,“我们的模式是同一大小适用所有、同一速度适用所有、同一方式适用所有。”老师在课堂中以同一速度讲课,但每个学生的理解程度都不尽相同,而老师并不清楚学生不理解的地方,就直接进入了下一单元的学习,学生的问题没得到解答,紧接着又面对新的问题。

萨尔曼在去年的 TED 大会上,分享了他的经验——他发现,教学视频可以是相当不错的教学工具,如果遇到不明白的地方,学生可以反复播放,一直到自己理解为止。视频给予学生相当的自主性,允许他们以自己的步调去学习。

他提出一种新的教学方法,让学生在家观看教学视频,然后在回到学校自习。他也不设置满分为 100 分的考试,而是设置总分为 10 分的课后习题。如果学生能够做对 10 题课后练习题,那么他就能够进入下一单元的学习。

Khan Academy 还开发了一套用于教学的软件,它能统计每个学生的学习进度汇,并汇总成一个表格。在表格上面,每一排代表一名学生,每一列是一门课程,绿色表示已经熟练掌握,蓝色表示正在学习,红色则表示遇到困难。老师可以根据这个表格,让已经熟练掌握课程的学生,去帮助遇到困难的学生。这个表格还能如实反映学生的练习题中哪些题目做对,哪些题目做错,方便老师了解每一个学生所遇到的难关。

有了精确的数据,“因材施教”成为可能。

如今的 Khan Academy 受到众多社会慈善家的关注,包括 KPCB 合伙人约翰·杜尔(John Doerr)的妻子安·杜尔(Ann Doerr)、尤里·米尔纳(Yuri Milner)、比尔·盖茨、Netflix CEO 里德·黑斯廷斯(Reed Hastings)、NewSchools Venture Fund(其 CEO 是前任加里福利亚州教育委员会主席)以及 Google 董事会主席施密特等等。机构一共募集 1600 万美元的捐款,还保证将来有更多资金投入。

从 2006 年到 2012 年,萨尔曼的坚持有所回报。不过,他也曾打算放弃 Khan Academy——2009 年,在辞去基金分析师这份工作的十个月后,Khan Academy 没有收到任何一笔捐款,他几乎快要放弃。当时,安·杜尔给了他第一张支票,支持他继续走下去。这是一张幸运支票。

题图来自 W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