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力

我们智力和行为的实现需要大量基因的协同控制和运作,这就需要更大的进化压力以保持这种状态。但是目前来自斯坦福大学的一个研究小组对该理论提出了质疑,认为我们现在正在失去所谓的智力和情感能力,由于大量基因所控制的行为和情感存在交叉叠加,形成了错综复杂的“网络”,在赋予我们大脑足够的能力时也暴露出该机制的弱点,即特别容易发生突变。

正是由于这些突变并不会对我们的日常生活构成影响,因此我们似乎不再需要智力上的进化来维持基本的生存。根据杰拉德·克拉布特里(Gerald Crabtree)博士介绍:“我们智力能力的发展和成千上万基因的最优化演变发生于远古时期,当时我们的祖先还为真正出现的非洲,人类处于分散的群居状态。”杰拉德·克拉布特里博士是 Cell Press 出版社遗传学的发展趋势上一篇论文的作者。在这样的恶劣环境中,智力的发展显得非常之重要,可能面对着巨大的选择性压力,导致了人类智力发展进程上出现高峰。但是,自从这之后人类智力的演化则开始下滑。

随着农业的发展、城市化的进程,这些新事物的出现可能削弱了自然选择的主导地位,比如智力残疾障碍的淘汰程度明显低于在自然环境下相对应的削弱率。科学家在对人类基因组出现的有害突变频率计算中发现,大约有 2000 至 5000 个基因与智力控制有关,杰拉德·克拉布特里博士认为在 3000 年之内,经历 120 代的演化,我们的基因中将会出现两个至三个的有害突变,不利于人类智力的发展和情绪上的稳定。

另外,从最近的神经学调查结果发现,脑功能中介入的基因是唯一较容易发生突变的地方克拉布特里博士认为较少选择性压力的现实与大量基因可能受到较强影响的情况相结合,正在逐渐侵蚀着我们的智力和情感能力。虽然这样的损失显得相当缓慢,但是从社会发展和进步的角度看,未来技术可能为该问题提示一些解决的办法。他认为我们将会知道数以百万计基因的突变,并利用函数关系计算出每个突变基因以及它们彼此交互现象,其他进程也会受到环境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