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

北京时间 1 月 10 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在线公开课近年来获得了越来越多的关注,许多人甚至相信网络公开课模式未来有望重塑整个高等教育。在这种背景下,Coursera、Udacity 等网络课程平台纷纷成为投资者青睐的对象,分别获得了安德森霍茨基金、KPCB 等知名风投的数千万美元投资。尽管网络公开课平台的潜力巨大,但其商业模式却十分模糊,仍然处于早期阶段。

以下为文章概要:

杰瑞米·阿德尔曼(Jeremy Adelman)教授在普林斯顿大学讲授世界历史课已经有些年头了,但从去年秋天开始,当他在这座常青藤名校的课堂里带领约 60 名学生徜徉在 700 年的历史中时,有一点与以往不同:课堂以外,还有 8.9 万人通过网络课程平台 Coursera 免费观看了他的课程。

这种规模的观众数量,使得许多人相信网络课程有潜力重塑整个高等教育,也引起了外界对于大规模开放网络课程(MOOC)的关注。这些网络课程还吸引众多风险投资家和高等学府向网络课程平台公司 Udacity、Coursera 和 edX 等投资了数百万美元,帮助这些公司与学校或老师进行合作,以推出开放课程。

一些热门的在线开放课程在全球范围内吸引了数十万名学生。这些课程的授课老师往往都是来自顶级大学的明星级教授,但学习这些课程通常不能获得任何受到大学认可的学分。

尽管支持者认为简明易懂的在线网络课程是革命性的,但网络课程的提供者仍在摸索如何获得营收,以维持基本课程的免费性质。

塞巴斯蒂安·特龙(Sebastian Thrun)是斯坦福大学的教授,也是在线课程平台 Udacity 公司的创始人。他在 2012 年创立的 Udacity 获得了 2150 万美元的风险投资,其投资人包括知名风投安德森霍茨基金。他坦言,在线课程行业仍然处于“试验阶段”。

Udacity 和其他的在线课程平台正在尝试各种不同的商业模式,比如将学生与雇主匹配,向学校授权内容或推出付费考试等,但尚不清楚哪种商业模式能够延续下来,或者更重要地,能够真正赚到钱。

在线课程平台公司 Udacity

“没有人知道在线课程模式如何才能赚钱,”加拿大爱德华王子岛大学网络交流与创新部门主管戴夫·科米尔(Dave Cormier)说。他在几年前开始参与一些网络课程的早期运作,并在 2008 年发明了 MOOC 这个词。“人们对于网络课程的商业化有一些想法,但尚未有任何证据证明这些想法是可行的。”

Coursera 是另一家由斯坦福毕业生创立的网络课程平台公司。该公司去年获得了来自 KPCB 等机构的 2200 万美元投资。Coursera 近期推出了一项帮助学生求职的服务,使得企业招聘人员可以获取学生们的课堂表现信息。但该公司在这项长达数月的项目中仅成功匹配了屈指可数的几个学生和企业,且目前仍未确定该服务的收费方式。

尽管 Coursera 联合创始人安德鲁·恩格(Andrew Ng)拒绝透露该服务的费用,他还是坦言“这种商业模式仍在尝试阶段。”

“MOOC 是一种寻求创新的商业模式,”纽约州立大学阿尔巴尼分校高等教育政策副教授凯文·金瑟(Kevin Kinser)说。在线课程或许是传统课程的有效补充,但专门研究非传统高等教育模式的金瑟教授认为,目前还很难看出在线课程能否提供更多价值。

风险投资者似乎并没有被不明朗的前景所吓到。风险投资机构 New Enterprise Associates Inc. 向 Coursera 投资了 800 万美元,而就在决定投资的几周前,NEA 普通合伙人斯科特·桑德尔(Scott Sandell)才发现该公司的创始人仍在就 Coursera 未来模式应该是非盈利还是盈利而争执不休。

“网络课程的商业模式很不清晰,但在如何将 Coursera 发展成为一家规模可观的公司方面,有一些还不错的想法,”桑德尔说。

最近几个月,约 350 家公司注册了 Udacity 的求职服务,但该服务至今为止仅帮助了 20 名学生找到了工作。而只有雇主与学生匹配成功,雇主才需要支付服务费用。特龙表示,Udacity 的收费比硅谷的猎头公司收费低得多,后者的服务费用有时相当于候选人一到三个月的初始薪水。

Udacity 还可以帮助谷歌、Autodesk 等急需相关技术人才的公司发布他们自己的培训课程,从中赚取一些额外的费用。特龙表示,通过求职中介和赞助课程赚到的一些钱,“足够使公司活得很好,”不过该公司与其他课程平台公司一样,拒绝透露财务方面的具体数字。

另一家由哈佛大学和 MIT 分别出资 3000 万美元创立的非盈利网络课程平台公司 edX,同样允许企业使用其平台发布它们自己的培训课程。

由于许多课程的学生数量多达数千人,课堂作业质量参差不齐,阻碍了外界对大规模在线课程的认可。但通过严格监督的考试,平台公司可以确保一定的学术活力,同时有可能获得营收机会。

Udacity 和 edX 都已经宣布与培生集团旗下的计算机化考试机构 Pearson VUE 合作,在 Pearson VUE 遍布全球的 450 个考试中心提供正规化的收费考试。Udacity 每次考试的收费为 89 美元,而 edX 总裁阿南特·阿加瓦尔(Anant Agarwal)也预计该公司即将推出的考试服务收费将低于 100 美元。Coursera 也在考虑实施类似的计划。

由于绝大多数公开课完成率都低于 10%,平台公司获得利润的潜力非常有限。如果有 1 万个人参加了某一课程,1000 人完成了该课程,早期试验表明,在这些学生中只有极少数愿意参加收费的认证考试。按照 89 美元一次考试的价格来算,一门成功的课程可能仅能为平台公司贡献几千美元的考试监督费。

内容授权方面则出现了一些好的迹象。一些学校与在线课程平台签约,使用公开课替代一些概况性的课程,同时通过真实课堂的小组讨论和补充作业的方式对在线课程加以补充。

美国安迪亚克大学(Antioch University)在全美拥有 5 个校区,学生数量约 5000 人。该校去年 10 月份宣布,将允许学生选修一些 Coursera 的课程并获得相应学分。

安迪亚克大学和 Coursera 的合作协议细节并未向外公布,不过恩格表示,Coursera 在合作中收取了一定的费用,而且正在与其他学校谈判进行类似的合作。

一些学校管理者承认,他们之所以与这些在线课程平台公司合作,主要是因为他们害怕错过教育领域可能出现的重大变革。目前为止,为 Coursera 和 edX 提供课程内容的顶尖大学都没有为课程提供学分,不过他们的态度未来可能会有所转变。

美国教育委员会(The American Council on Education)是美国颇具影响力的大学校长协会。该委员会目前正在考虑为部分 Coursera 课程授予学分认可。另外还有一些大学正在设计自己的可抵学分的在线课程,这也给 Coursera 等平台公司带来了潜在的竞争。2012 年 11 月,包括杜克大学在内的 10 所大学与另一家公司合作,开始为这些学校的学生提供一系列可抵学分的课程。

许多风险投资家们对在线公开课很有信心,认为他们最终将找到合适的商业模式。安德森霍茨基金合伙人彼得·莱文(Peter Levine)是 Udacity 的董事会成员。他坦承,Udacity 如今的创收计划非常模糊,但预计今年内将会在商业化方面找到一些“切实可靠的前进方向”。

也有一些在线公开课平台选择了非盈利模式,他们从卡耐基梅隆大学运作已有十年之久的开放学习项目(Open Learning Initiative)中吸取了不少经验。开放学习项目拥有各种免费和收费的课程,学生数量接近 4.5 万人。尽管该机构主要依赖基金会的财务支持并向独立学生免费提供课程,但它也已经开始对面向学术机构的课程收取每名学生 15 美元至 25 美元的费用,以维持项目的运营。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等学校已经开始采用开放学习项目的课程。

开放学习项目主任坎迪斯·蒂勒(Candace Thille)认为,Coursera 等新兴的在线课程平台仍然有许多需要学习的地方,尤其是因为他们必须向投资者有所交代。“你不能只是每天坐在那里祈祷,希望某个时刻钱自动跑到你面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