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

马云卸任 CEO 是明智之举。有可能成为这个人和这家公司升级的契点。峰哥相信这是一个多方因素共同挤压后的结果。

第一,人与生活。

一年多以前,听一位大佬讲起,说马云不那么“勤奋”了,时常跟人打打牌,品品茶。当时存疑。最近大半年,又有数位大佬提起马云的个人生活…… 都不外乎,更重视家庭,花更多时间陪伴家人。

最近马云在媒体喊话,大意是:人要对自己好,对亲人好,对同事好,这些不做到,其它都扯淡。

相信这是肺腑之音。无论江湖里认为马云如何“毛派”,人总也抵不过时间。一个 48 岁的人,十多年冲杀,经历这么多事情。若是想安静一些,独自修行,享天伦之乐。理解。越是执掌大企业,越能慢下来静下来,越是不易。要祝福他。

放下,难能可贵。这个因素,我猜,占到卸任 CEO 的 3 成原因。不过,如果就此认为马云退休了,大错。

第二,以退为进。

阿里这两年烂事太多。马云早就从神坛上被请下来,骂名不断。设身处地站在他的位置想,一定要有解决方案。引用一段林军的文字:

“马云这段时间的公关玩得出神入化,先是在央视年度人物晚会上与王健林设惊天赌局,再与周星驰以梦想对话,接受时尚先生采访为自己辩白。但不论怎么玩,拿下卫哲、将闫利珉送进监狱,以及支付宝事件上的偷天换日(以及连续给行业制造麻烦),都让马云无法洗刷身上的骂名。

辞去 CEO,让自己的名声开始有序有计划的重新恢复起来,而且马云还是阿里巴巴董事会主席也。”

换句话说,阿里的大企业病开始发展到马云按捺不住的阶段。近两年无论是诈骗、腐败、还是策略变化导致的与外界冲突,都可以认为是大企业病之反映。

当然也可说,阿里的毛病相当程度上归根结底源自马云自己。这些毛病在企业小的时候被压制住,但企业变大后就会冒出来。每个 CEO 都会去对治大企业病,但每个 CEO 都有缺陷,其对治的手段总会产生各种副作用。

时常的拿人、换将、大员对调、架构变化、运动,表明马云一直在斗争。他在求变,求解。

卸任 CEO,往上走一步。对自己当然是种保护。

阿里欺诈事件里,以 CEO 卫哲被拿下而告终。但子公司 CEO 跟集团 CEO 之间是唇齿相依。不是每一次,马云都能义正词严的冲出来剿匪,把自己扮成救世主。就算不是祸首,也难辞其咎。问题越多爆发,越难全身而退。你不能只享受阳光,而不遭受雨打。作用力都是相互的。

卸任而自保需要有个前提,而且这也是现实,马云对阿里的控制力不会减弱。这里引用 KESO 的一段:

“中国第二代领导核心是谁?不是总书记,也不是总理,而是德高望重同志。阿里 CEO 更换亦可作如是观。阿里不会再有第二个马云,马云是这家公司永远的灵魂。就像华为,谁担任 CEO 很重要吗?对培养人才当然比较重要,但公司的灵魂只能是任正非。”

结果会是如何?最大的可能是,活干好了,是董事长恩威齐天,活干砸了,CEO 是防火墙。不在执行层,可保金身不破。

这是不是庸人之心度枭雄之腹?各位看客心里自有权衡。马云前些天对时尚杂志说了洋洋洒洒几万字,其中用到的聪明和机巧都是“马氏”老套路。其中漏洞不少,暂举一例。

马云提到阿里被一家媒体勒索,宁愿被其污蔑而不妥协,以显示清白、冤屈。可阿里集团每年砸多少银子、使多少花招去收买和控制媒体攻击其对手?业内人尽皆知。阿里真的没资格、没必要在这一点自我标榜。但马云偏偏就要标榜。聪明用尽,却是最易招惹是非的弱点。

这方面因素,我猜,也占到卸任 CEO 的 3 成原因。如果真是全然放下,真不必频繁出镜,找那么些帮衬、搞那么些噱头、说那么些玄乎。放下的同时,也在拿起,以一种不同的方式来拿起。其实放下的目的,可能也在于拿起。

但最后一个因素可能最重要,占 4 成原因。

第三,以生态代管理。

要对治大企业病,换人、运动只是治标,有货真价实的发展策略才可能治本。马云这般聪明和抱负,一定为在惯性中所遭遇的险境和无力而焦躁。他也许也如我们看客所以为的,若沿用传统手法,头痛医头、兵来将挡,唯恐越陷越深。

这里引用胡延平的一段:

“大互联网企业适合什么架构?1.多线程:线程就是企业“带宽“、创新可能,领域为基础,多事业部-业务群架构;2.平台化:资源-协同-服务-支撑-战略-管理等底层化,一横多纵;3.控股:资本强纽带,业务弱管理,内生分蘖力更强的创新组织;4.超组织网络:技术-传感-资源,数据池,尤其是内外开放的数据网络。”

这段话看起来费解。我理解,通俗一点、落到实处其实就是马云和曾鸣对外说的“生态”。他们已经明白、直接的给出了解法:

“未来阿里可能没有公司存在、只有组织存在,所有业务都通过一个网格化的方法,用“自组织”的方式朝一个共同目标努力,而不是由上而下的指令。而最理想的状态,是这个组织“没有 CEO”,就算有 CEO 也能最大程度去降低 CEO 的压力。”

“歌颂小公司,这是我的理想。今天阿里是个相对比较大的公司,这是我们的现实。我的理想是相信小公司。事实上,我们自己对自己的拆解比谁都快。淘宝我把它拆成了四家公司。很快,又有几家公司要拆。

我们也不算是集团式管理,更像是个生态系统。这个生态上面养出各种各样的小鸟小兔小猫小狗。希望这个社会环境出现这种状况。我们今天是个生态系统不是一家大公司。阿里在建设的是一个生态系统,是一个真正 eco-systerm。”

“阿里拆分后的接近 30 个产业群,没有谁跟谁汇报,每个群里还会增长出无数小公司,这就是阿里强调的“生态”。我们这些不叫公司,是 30 个产业群,没有谁跟谁 report。但有这个群以后,边上会有无数个小公司长出来。因为有这棵树,长了很多松果。有了很多松果会来很多松鼠。形成了这样一个体系。”

峰哥理解就是:人治与常规管理手段都无法有效率的使用大企业资源,无法避免腐败与僵化;市场化才是对治大企业病的根本,把大企业拆成小企业,小企业之间既竞争、但又在一个框架下协同,形成所谓既独立又依存的生态,才可能把企业再带上一个台阶。

《失控》一书中讲到分布式系统的四个特点:没有强制性的中心控制,次级单位具有自治的特质,次级单位之间彼此高度连接,点对点间的影响通过网络形成了非线性因果关系。这与上文提到的“生态”的管理方式神似。

说得初级、粗浅一点,就是依靠小企业自己管自己、小企业群自己协调自己,把市场机制引入到企业管理中。如果实现这一点,一个几十个事业部之上的一个集团 CEO,真的不太可能有精力、有能力、有必要对它们做强力的领导。而马云作为董事长掌管的制度、战略、以及文化,才是调控这个“生态”的关键。

不得不说,马云所触碰的,是一个划时代命题。互联网的到来,让一次革命性的管理升级成为可能,因为互联网让交易成本和协调成本无限降低,让市场更有力量。

这条路也在相当程度上成为大企业自保不堕落之必须。华为的轮值 CEO 制度,海尔的“生命体”,表明任正非、张瑞敏这些最优秀的企业家都在这条路径上尝试。

但老实说,我认为阿里最有可能尝试成功。原因有三:

第一,一个互联网范式的管理,自然会更可能在一个互联网企业里生根。这是所谓的“基因”。比如淘宝本身,就是一个生态,一个社会。我猜,马云这些人一定在淘宝体系里已经演练过一回对生态的驾驭。

第二,阿里是一个还在蓬勃发展的企业,在快速增长和扩张中更有空间去屏蔽掉阻力和问题,更易形成一种新生态。打个比方,一个小孩子被打一顿,过两天就又活蹦乱跳。一个老头子被打一顿,说不定就歇菜了。

第三,阿里所在的电子商务本身就是一个开放的、切入各个社会环节、依赖于生态的产业,具有几乎是无所不包的张力,自然最容易形成一个与此神似的管理形态。这其实是阿里的战略布局相对于腾讯、百度更大气的原因之一,倒并不完全归因于马云的个人能力。

这枚硬币的另一面,正是因为这个扩张、辐射的态势,阿里才会面临更多的与社会各类势力的摩擦和对抗,马云才会面对相对更多的考验。说白了,马云做错的那些事,换一个人,也难做对。

如果这条路走通了,那马云卸任 CEO 真的可能一石三鸟:既有更多时间陪伴家人享天伦,相对更安全,又能把主要精力提升、放到体制和文化的架设上,为阿里找到一条前所未有的生存状态和发展之道。

这里有必要引用下张瑞敏把海尔打造成一个“生命体”的三点核心。相信这里面凝聚了这个时代最前沿的企业家的所思所想。

1、管理进入 3.0 时代。市场是一个网络,企业网络和市场网络结合在一起,海尔将八万名员工建立成了拥有决策权、人权和分配权的小微公司之后,下一步考虑,如何将其构架成网状组织。

2、主张开放系统,要把海尔打造成一个生命体。它不是不是机械被动地对环境变化作出反应,而是开展具有自主性的活动。开放系统只要达到流动平衡。

3、企业要走向分散型加合作型的存在形态。此种形态必然对过去 20 世纪的管理学遗产带来冲击,目前所知的管理学大概已经走到了尽头。这一新的经济组织方式将更像市场,而不像过去的企业。

总之,主动也好无奈也罢,机缘际会,马云和阿里眼前有一个时代给予的大机会。乐见其成。

v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