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

美国科技资讯网站 ReadWrite 总编丹·莱昂斯(Dan Lyons)周二刊登长篇评论文章,阐述了他所认为美国消费者为何不“待见”谷歌 Android 手机而喜欢苹果 iPhone 的原因:一些苹果“粉丝”的故意误导,并将 Android 手机偏见性地归类于“穷人才使用的产品”。

以下为莱昂斯文章全文:

为何绝大多部分美国消费者更偏好苹果 iPhone 手机,而全球范围内的消费者却以压倒性优势追捧谷歌 Android 手机?

数据能够告诉我们一些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美国知名市场研究公司 IDC 此前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在全球智能手机市场中,Android 设备份额高达 75%,苹果仅为 15%。但在美国市场,却仍是 iPhone 占据优势地位。在美国移动运营商 Verizon 无线和 AT&T所发售的智能手机中,iPhone 所占比率分别为 63% 和 84%。

据路透社报道,在亚洲市场,能够引领消费潮流的年轻消费者正放弃 iPhone,而逐步转向 Android 设备(尤其是三星生产的 Android 产品)。泰国曼谷的一位营销经理认为,苹果产品就好比法国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手袋,即曾经被认为是奢侈品,现在却“满街都是”。

只是在美国市场,Android 市场份额仍远远落在 iPhone 后面。在我看来,诸如谷歌/LG Nexus 4、三星 Galaxy S3(也是我的主用手机)等顶级 Android 手机,其性能并不输于 iPhone。

那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绝大部分美国消费者纷纷选择了苹果 iPhone 而不是谷歌 Android 手机?

“主队偏见”?

部分原因可能是,苹果是一家美国企业,就像体育爱好者那样,美国消费者有着喜爱“主队”的心理。而另一个原因可能是,苹果此前针对各 Android 手机厂商提起了专利侵权法律诉讼,从而使这些手机厂商的品牌形象受损,并导致美国消费者认为亚洲 Android 手机厂商的产品为“山寨货”。

只是苹果及其美国市场鼓吹者并不仅仅责难 Android 手机,而且也“瞧不起”Android 手机用户,称这些用户都是“下等人”,受教育程度较低、贫穷和“缺乏品位”(iPhone 用户最喜欢用“高品位”一词来抬高自己),因此这些“下等人”没有经济能力来购买苹果产品,而只能选择低价位的冒牌货。

举例来说,美国科技资讯网站 Gizmodo 编辑山姆·贝德尔(Sam Biddle)在前不久发表的一篇文章中声称:“Android 之所以流行,是因为其售价低廉,而不是其性能优良。”在这篇文章中,贝德尔还配上了一张图片:一位无家可归的人正睡在一辆购物车旁边,身旁堆满了捡来的瓶瓶罐罐。真是让人触景生情啊!(这篇文章还提到,非裔美国人收入较少而被迫选择购买 Android 手机。颇具讽刺意义的是,该文引用了一则三星广告,广告内容是一家富裕非裔美国人家庭使用售价为 700 美元的 Galaxy Note 2 来拍摄家庭生活照。)显然是受到了这篇文章的启发,美国科技资讯网站 TechCrunch 编辑约翰·比格斯(John Biggs)也认同了“Android 设备更低价”的看法。

有关 Android 设备为低价产品的看法已经持续了数年之久。不可否认,市场确实存在着低价 Android 手机,但也不乏低价版 iPhone。另一方面,市场上也有着售价高于 iPhone 的 Android 手机。用户同 Verizon 无线签定两年服务合同后,购买三星 Galaxy Note 2 的价格为 300 美元;Galaxy S3 签定服务合同后的售价为 200 美元。而苹果顶级 iPhone 5 签定服务合同后的起始售价为 200 美元,iPhone 4S 的相应售价仅为 100 美元,而 iPhone 4 签定服务合同后则可免费获得。

我们不妨再来这样思考一下:如果我们能够为那些购买能力不强的人生产符合他们需求的手机,这种做法究竟有何不妥?难道这些销量就不能算作是销量?或者应该将其销量少算一些?

另一种人云亦云的说法是,Android 手机在技术性能上落后于苹果。这种说法应该说曾经无误,但目前已经完全不再属实。至少这两个移动平台已经不相上下。我甚至认为,目前苹果在技术上已经落后于 Android。

性能对比

首先我们来看一下软件。作为一直宣称为移动平台的领先者,苹果 iOS 移动操作系统已经被拉在 Android 后面。去年苹果将其 iOS 软件部门负责人赶走后,该操作系统的性能已经落后。

从硬件角度看,Android 设备质量则视不同手机厂商及不同型号而有所不同。当然你可以买到一部硬件质量很差的 Android 手机,但诸如 Nexus 4 和 Galaxy S3 等高端 Android 手机,其手感和光泽都很好。

然后就是显示屏尺寸。苹果 iPhone 显示屏尺寸就两种规格:小尺寸、不那么小但仍让人感到沮丧的尺寸。Android 手机的显示屏尺寸更大。当然这也只是个人偏好的问题,但对我本人来说,则是尺寸越大越好用。绝大部分消费者似乎也认同我的这种看法。苹果及其“粉丝”们大力鼓吹苹果 Retina 超高分辨率显示屏技术(只是 iPad Mini 并不使用 Retina 显示屏后,苹果粉丝们又表示根本看不出区别来),但这项技术仅仅被用于 iPad 平板电脑当中。只是在手机上面,他们显然仍能够找到这种区别,而据说 Retina 是苹果所拥有的一项重大优势技术。

但你们猜猜看,iPhone 显示屏像素密集度为每英寸 326 像素(PPI),该数值其实低于一些最新款 Android 手机的相应密度。即使三星 GS3 的 PPI 值为 306 像素,但它与苹果 iPhone 上的 326 PPI 的却难以区别,原因就是苹果联合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生前曾说过:“PPI 数值超过 300 像素后,人眼很难看出其中区别”。也就是说,GS3 的 PPI 值达到 306 像素后,这种“魔力数字”就失去了效力,或许又是该产品无法将 PPI 数值提升到 326。当然这对于苹果粉丝而言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他们会告诉你,虽然普通人无法区别 PPI 达到 300 以上的区别,但他们却能够明确区分。顺便说一下,我们为何要在像素上纠缠不休?即使我们再谈论一下显示屏分辨率,在尺寸上也是 Android 胜出。

就已经能够使用的应用程序数量来看,Android 平台的应用数量已经迎头赶上,并有望于今年年中期间超过苹果。只一方面,“可使用应用程序总量”一项指标其实已经没有多大意义。如果某款应用受到绝大部分手机用户欢迎,则该应用开发者会同时面向这两个平台发布。一些开发者目前已将 Android 作为优先发布平台。值得指出的是,即使是一些苹果“铁杆粉丝”,去年期间也将一些苹果内置应用替换成来自谷歌的优秀应用,其中包括谷歌地图。

宣传威力

即便如此,在美国市场,那些认同苹果的技术博客作者们一再重复 Android 为“低价、次品和二手货”的论调,消费者对此也信以为真,并认为自己必须拥有一部 iPhone。美国消费者被告知,Android 智能手机极其难用、过于复杂、过于怪异以及稳定性很差。而最为重要的是,也是最为糟糕的论调,就是 Android“是为穷人生产的手机”。

这也就是这种华丽高调走向丑恶的开始。2012 年 4 月美国图片分享服务 Instagram 应用面向 Android 平台发布后,一些苹果粉丝极尽讽刺之能事。关注苹果产品发展动向的 Cult of Mac 网站就发布了相关信息,其中包括多条 Twitter 信息,不但含有“乡下人”、“不三不四之人”和“穷人”等字眼,而且还包括下列字句:

- “似乎所有贫民窟(Ghetto)的人都来到了秩序良好的街区。Instagram 就是我们秩序良好的街区。”

- “Instagram 来了一大堆贫民窟的人。”

事实上,美国 IT 产品评论人士格伦·德伦(Glenn Derene)在 2011 年 12 月 13 日所发表文章中,就提到“Android 低价、低质,让人感觉是一处技术贫民窟”。我们必须在此对苹果粉丝们致以谢意,正是你们将卡尔·罗夫(Karl Rove,美国前总统布什的高级政治顾问)的策略引入科技产业。

尽管曾使用了这些带有歧视性的字眼,苹果产品鼓吹者却仍然不明白,为何 Android 用户如何憎恨他们(或憎恨苹果)。在对 Android 用户加以侮辱之后,这些苹果粉丝却装出自己十分纯洁和天真的样子。

举例来说,苹果粉丝马可·阿蒙特(Marco Arment)刚刚写了一篇认为是“反苹果怨气”的文章,却又提出“是什么因素使人们对苹果及其成功感到如此愤怒?”是啊,为何这些 Android 贫民们要如此“小题大作”?

明白了吧?我并不认为是苹果的成功使人们感到恼怒,而是 Android 用户对于自己被一群自我感觉良好之人称为“蠢人、缺乏品位”感到厌恶之极。我想我们也不希望看到 Android 用户被描述成无家可归、睡在人行道上的人群。我觉得我们不认同苹果鼓吹者认为 Android 成功不算作成功的看法——难道穷人就不算数?

我认为,大家都知道“贫民窟”一词中所隐含的歧视性色彩。如果你开始使用这样的字句,我们真的不想同你们处于一个阵营。而真正的问题是,有关 Android 手机为穷人产品的谬论,会在美国市场使苹果业务持续增长多长时间?难题美国消费者不应当在某个时刻幡然醒悟,并意识到全球其他市场的消费者都已经认识到了这个道理?

未来走向

我倾向于认为事情总会回归其本质。我倾向于认为开放最终将击败封闭,有多种选择将击败没有选择,多样化将击败同质化,低端到高端、型号齐全才是致胜战略。

我还倾向于认为,苹果营收增长速度放缓,以及由于三个季度令人失望业绩所导致的股价狂跌,就是以活生生的数据方式,证明了埃里克·雷蒙德(Eric Raymond)于 1997 年发表的《大教堂与集市》(The Cathedral and the Bazaar,此文意在探讨 Linux 集市式开发方式的重大意义)相应观点非常正确。

当然,如果苹果能够推出具有变革意义的电视机产品,其业务肯定又会迎来飞速增长局面。而更好的局面是,如果苹果生产出一款电视机产品,一大批苹果粉丝一夜之间又会变成电视技术专家,而大谈电视机斜面、沟槽、视角、色彩饱和度、对比度和其他所有与电视机设计相关的问题,以及与工业设计美学相关事宜。该电视机显示屏的像素可能高于其他电视,即使像素更小,苹果电视机看上去也应该比其他电视机更好,原因就是苹果电视机像素本身的表现,也强于其他电视机的像素。

更为重要的是,苹果电视机的售价将更高,并以此来引发人们购买愿望。而其他低价电视机都是来自亚洲的山寨厂商,他们只会抄袭苹果的创意。因此自然而然地,这些山寨产品也只能是那些没有受到多少教育、没有多少品位、没有多大支付能力的穷人们去购买。这些人买不起苹果电视机,因为他们住在异常拥挤的贫民窟当中。

而最为糟糕的事情在于,这种陈词滥调还真人会相信。因为此前这种论调就一直有人相信,且屡试不爽,这一点在美国市场表现得尤为明显。而这些论调,与其是在谈论苹果,其实更多的是在谈论我们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