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roid

2004 年,Google 上市。当时的安迪·鲁宾前往 Google,与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会面。之后,Google 决定收购 Android。再之后,Android 成为全球最流行的移动操作系统,Google 的股价也再次攀升。

当时的鲁宾离开了他和别人一起创办了 Danger。这家公司设计出有别于 BlackBerry 以及诺基亚的掌上设备 Sidekick——屏幕位于机身的正中央,180°旋转后可立起;拥有全键盘,其它按键都放在了机身的四周,可以打电话,可以安装应用,可以上网。

实际上,鲁宾并不是第一次与 Google 佩奇和布林碰面。2002 年,他还在 Sidekick 之时,曾前往斯坦福大学演讲,讲述 Sidekick 的研发过程,当时佩奇和布林就在台下。Sidekick 在硅谷十分流行,有一群人天天讨论着这部外观“奇葩”的设备。所以,鲁宾、佩奇和布林的相遇,不完全是巧合。

回顾过往,鲁宾最初打算开发的,是一个 10 美元的,可联网的相机。只可惜这个想法投资人不感兴趣,不然 Flickr、Instagram 将更早出现了。总之,为了吸引投资人的兴趣,鲁宾和他的伙伴们决定为这个相机加上键盘、无线通讯模块,变为一部手机。这就是 Sidekick。

有时候,我们要感谢投资人的短视。不然鲁宾也无法与马蒂亚斯·杜阿尔特(Matias Duarte)相遇。后者离开 Palm 加入 Google 之后,为 Androd 的设计带来显著的变化。

Sidekick 也不是鲁宾第一个参与开发的移动项目。1989 年,因为在开曼群岛的海滩上安慰了一个跟女朋友吵架的人,他被引荐到当时的苹果公司。两年后,他加入了前身是苹果手持电脑和通讯设备部门的 General Magic,这是 Macintosh 创始人之一安迪·赫兹菲尔德,以及实现“矩形圆角”的比尔·阿特金森共同创办的。

当时公司的主要任务是开发具有开创性的手持设备操作系统 Magic Cap。另外一个熟悉的名字又出现了,iPod 之父托尼·法德尔当时曾经在 General Magic 之下工作了三年,并主管该平台的发展。

从现存的资料可得知,Magic Cap 是一个基于手写笔的操作系统,完全模拟了现实中的桌子,收件箱,时钟等等。当时许多人眼里,电脑是一个难以接近的金属盒子,上面不知道能干些什么,也不知道用电脑的人在干些什么。为了克服这种陌生感,Magic Cab 的 UI 极端拟物化——

前行者的命运往往悲剧,Magic Cap 理念过于超前,现存的文献中,只记录了索尼、摩托罗拉等厂商生产过基于 Magic Cap 的产品。一个陌生的名字,就意味着一个失败的产品。法德尔、鲁宾现在也很少提及当初他在 General Magic 的情况。

不过,很少人能有机会完整地参与一个操作系统的开发,鲁宾在 General Magic 的经验仍是宝贵的。而且,有机会与传奇程序员一起工作,也是常人难以得到的机会。这些,都为他后来创立 Sidekick 和 Android 提供宝贵的经验。

在 Danger 的经历中,鲁宾完成从一名技术开发者到管理者的转变。当时为了让 Sidekick 盈利,他决定与运营商进行合作。这是为什么后来 Sidekick 所推出的产品,名字前面还要加上 T-Mobile 的原因。不过,跟运营商绑定的策略也有局限,总有人喜欢 AT&T,不喜欢 T-Mobile。就好像至今仍有人在 iPhone 装上移动的 SIM 卡,而不是联通、电信的一样。除此之外,他还学习到手机硬件制造是怎么一回事,如何与制造商,电信运营商达成合作。

总之,在 Andorid 上,鲁宾可能真的吸取了 Magic Cab 以及 Sidekick 的教训——为了让更多厂商生产相关的设备,他坚持 Andorid 免费。2007 年 5 月,鲁宾公开 Android 的消息时,他是这么写的:

不管过去几个月有多少有趣的推测,我们都不打算公布 Gphone。总之,我们认为我们所宣布的东西——开放手机联盟(Open Handset Alliance)和 Andorid——都比一部手机更加重要,也更有野心。

请注意,这段话中,“开放手机联盟”放在“Android”之前。

v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