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员

我曾经跟朋友开玩笑说,这个时代,有两种人的妻子应该要受人尊敬,第一种是军嫂,这是毫无争议的,第二种就是像我这样的,程序员的老婆。当然,这个玩笑半分自嘲半分真。我的本科是穿着大白褂在各种挂着植物、动物、有机化学、无机化学的门牌的实验室里度过的,在显微镜下给三段生的夹竹桃画过横切片图, 在大头针和解剖剪子的辅助下找过蚯蚓的三条神经,闻过带有臭鸡蛋味的硫化氢气体……

是的,你们都猜对了,我确实是相貌平平,不修边幅,素面朝天的理科女。见了人就开始习惯性地科普:蝴跟蝶,蜻跟蜓,其实是不一样的,还有,白菜跟萝卜其实都是属于十字花科啦,香港的市花根本就不是紫荆,那是马蹄甲,还有,还有,那个康乃馨的学名其实更好听的,叫石竹花……

没有人欣赏我。

因为没有人在意我在说什么。是啊,我说的那些东西根本就没什么用处,别人还不如去微博上关注科学松鼠会。他们说,女生就应该好好打扮自己嫁个好老公,谁关心什么纲目科属种。他们说,女生就应该多读点张小娴和亦舒。他们说,女生就应该多学点礼仪和瑜伽。他们说,你要是什么都不会,就学点厨艺啊。他们说,理科的女生就是木讷,又没有情调,不如去选修一个文科的双学位吧?

——为什么呢?

——为什么?!你不想嫁个好老公吗?!

——哦。

其实,虽然我没有读过张小娴和亦舒,但是我读过三毛,读过张爱玲,读过严歌苓,读过杨绛,读过席慕容,读过冰心,读过安妮宝贝,读过七堇年,读过王安忆,读过《飘》,读过《安娜·卡列尼娜》读过《苏菲的世界》……不是只有清新文学和治愈系才能诠释一个女性啊,难道严肃文学就不能解读一个女性了么?

虽然没有学过礼仪,可是我大一就开始报名学习街舞。难道只有学过礼仪的女生才值得被疼惜被怜爱,而一个戴着鸭舌帽跳街舞的女生就应该遭到集体鄙视么?

……

是的,你们都比我聪明,知道我会遇到一个正眼看我的男生。

他告诉我,你很特别啊,很好啊,不需要改变啊……

我顿时就觉得他的周围笼罩了耶稣一般的光辉。

他是个程序员。

当然我不否认我从小到大确实有被一些审美有问题的男生夸奖过长得好,或许是他们深知白富美不会给予垂怜,像我这样的不入流的长相应该可以徒添他们的自信。但是,从来没有一个人跟我说过那么一句话:

你很特别。

可惜晴天霹雳是个贬义词,不然我真的很想用来形容我当时听到这句话的心情。

然后呢,然后我就义无返顾地成了一位程序员的老婆。我继续给他科普各种知识,他从来都是饶有兴致地看着我,就算我口沫横飞手舞足蹈他都不会嫌我聒噪。我甚至在他的鼓励下一天一天觉得自己确实长得不错。

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了那个小黑窗,看到了各种在小黑窗上面跳跃的白色字符。

——这是什么意思啊?

——这个表示创建一个目录,这个表示进入这个目录,这个表示查看这个目录的列表内容……

——哦……我给你洗个苹果吧……

后来,我们一个房间两台电脑,我们都不知道彼此在做什么。

后来,我说要不你教教我学编程吧。

后来,他告诉我一个网站,里面是《笨办法学 python》,告诉我他常常看博客园,看爱范儿,看瘾科技,看糗事百科,告诉我他用 google reader,gmail,告诉我什么是单核什么是双核,告诉我什么是 bug,告诉我固件指的不是一个固态的硬件而是软件,他送给我手机, 然后帮我刷机,送给我 ipod touch 然后帮我越狱,给我的电脑里面装上 ubuntu……

他不让我在手机上面贴膜,并花时间跟我解释为什么不需要这么做。也是摔了几次之后他才答应我给手机买个保护壳。

他常常给我普及隐私的重要性,告诉我要及时备份我的各种文件。

后来,我陪他看《生活大爆炸》看《行尸走肉》看《生化危机》……

后来,我陪他逛华强北,逛博物馆,陪他加班……

后来,我考上了研究生,我们结了婚,分隔两地。

我开始学习 PHP,学习 HTML,学习 Java,学习 Dreamweaver,学习 PS……

然后我开始给身边的女生普及各种计算机知识,陪她们去买电脑,挑手机,告诉她们不要给手机贴膜……

后来,我认识了很多很多很多程序员。从我的老师到同学,从我的朋友到朋友的朋友,从我读的书里面。

我从他们身上学到了很多。

我知道了 Steve Jobs,知道了为什么 less is more,知道了为什么用户体验那么重要,知道了 stay hunger stay foolish.

我知道了 Steve Krug,知道了为什么面包屑会叫做面包屑,也知道了为什么网页要做得 Don’t make me think。

我还知道了 Norman,知道了诺曼门,知道了如果东西使用不便不是我的错,而是设计的问题。

……

我懂得了程序员的幽默。

看到了不一样的世界。

我真正开始从心底里肯定自己,也是因为他。

这是一个好男人带给我的。

所谓的独立,便是不向别人过多索求,也不过多抱怨。

很遗憾的是,我没能带给他什么不一样的东西。

于是就想起了张卫健那首很老的歌:

“我什么都没有,就是有一点吵,如果你感到寂寞,我带给你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