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

我经常收面临学业或者职业抉择的年轻程序员发来的关于这个问题的邮件,这篇文章就是用来回答这些年轻人的。

如果你现在正是二十左右的年纪,那么,你正处于一个推崇创业,甚至在创业公司工作的年代。如果你是还在学校学习的学生,也许你曾经感到压力山大,想辍学去创立或者加入一个创业公司。如果你已经是工作一族,也许你会觉得现在的工作(非创业公司)总是缺少了点什么,或者正在错失获取宝贵经验和大笔财富的机会。

在过去的几年,你所成长的时代正使得越发让人迷惑:就业机会缩减,上大学不再保证找到好工作。大型传统企业也不再靠谱。而创业,在经历了媒体大量的渲染之后,似乎成为了唯一证明生命价值的工作。当然我也理解这种诉求。

每个人的人生道路都是不同的,每个人的选择也都是自己的.也就是说你没有空想的做决定。然而,以我的经验,还是有一些关于创业的事是你所不知道的。

创业只是达到终点的选择之一

我最近面试了一个年轻人。我问他今后四年如何打算,他毫不犹豫的回答“开个公司”。我又问了为什么,“因为我骨子里就是一个企业家”,他回答。实际上他没有任何关于这个公司主要做什么,能给人民解决什么问题的计划。他是为了开公司而开公司的。这也是他上学的目的。

当人们带着目的工作的时候,他将非常充实。对我来说,心理学上的成功意味着:设定目标,逐渐实现目标,调整前进的方向,感受每一步和目标更近一步的喜悦,做一切能够达成目标的事。而这些目标就最终塑造了变成了我们的未来。

也许创业是达成目标的最好方式,也许不是。如果一个年轻人的目标就是向上面描述的:开一家公司–不论这家公司做什么。那么也许创业确实是他的最佳途径。不过对于其他人,我常常在想,如果他们适合把目标放在创业中会是怎样,因为车是一个被称赞、被羡慕和易于理解(不大容易实现)的方式。

也许最好的达成目标的方式是:开始一个公益(非营利)项目,从政,在大学里教书或者在自己的家里进行艺术创作。也许最好的方式是在一个大而稳定的公司,进而利用那里充分的资源来实现你的目标。

创业只是通往终点的的方法之一。仔细思考“终点”这个词,不要执着于它的字面意思:你心中到底想要什么,你想要帮什么人解决什么问题?创业会让你更容易的达成目的还是更难?达成目标之后,你还会干什么?如果没有实现呢?

创业工作是一种新的办公室工作,创业文化是一种新的企业文化

创业经常被描绘成一种冒险的,令人兴奋的,甚至具有颠覆性质的活动。创业公司也被认为更自由,更灵活。的确,一些公司开始的时候确实如此,但是只要和一些逐渐成熟的创业公司进行交流,你就会发现,它们迅速的僵化,和之前的公司一样。

在第一次互联网泡沫期间,有一阵创业的潮流,各种:初创公司,孵化器,天使投资等纷纷出现。创业社区为了复制自己-就像纳米机器人一样-创业被总结为一系列的可以传播的动作,以及一系列的价值观,准则,甚至语言。结果这导致了大部分的创业公司的文化趋于一致。

我面试过的商学院的毕业生,一毕业就会开始创业或者参与到一个创业公司中去——如果他们没有中途退学的话——他们说:他们不想为大公司工作。但是创业公司只是新的大公司而已。正如我下面要描述的,创业公司只不过是那些风险投资家及其机构由大量分散的劳动力组织起来的“公司”。

在一般的公司工作并没有什么问题。只是要搞明白你为什么如此。当公司提供的小桶干了,免费的午饭会让你变胖。休息室的X-BOX 也会开始便的无聊,之后呢?当你发现你开始需要向一个中间经理回报,而不是当初面试你的创始人,你还想继续在那工作么?有一个新鲜的工作环境是否能成为留在那里工作的理由呢?当你已经开始习惯那些当初的新奇之后呢?

创业已经被系统化和神化,社会和文化意义上的无风险的,并归结出了公式和秘诀。然而我们知道创新和反叛却是没有公式的-我们想要工厂化的进行创新,却又扼杀了我们所追求的东西:创新的毁灭不断的冲击着资本的火焰。

创业是系统的一部分,而不是绝对的反叛

那些支持你创业,给你付工资的钱也不是无中生有的。那些富翁和投资机构将你的创业公司为自己资产的一部分。未来学家布鲁斯·斯特林讽刺说: 创业公司就是一群年轻人努力工作来让另外一群人更加富有遭炮轰主要是那些风险投资家。当然这也许过于笼统和愤世嫉俗,但也并不完全是错的。

对大部分的创业项目来说,生物技术除外,以风险投资为后盾的创业公司都可以看成一台机器:小部分的资本投入,理想情况下,大量的产出。令人难堪的的是:这个机器的主体部分正是辛勤工作的你。

事实上,这台机器并不怎么关心你。它成立的假设是:大部分的的创业项目都会以失败告终,或者至少没有那么可观的回报。在”风投”的文件夹中,大部分的创业公司都和废物一般,少数的一两个的“10 倍”的公司支撑着其余的公司。对好的情况是:失败了的创业公司的创始人可以找到这台机器中另外一个位置。坏的情况是:他们只能陷入深深的绝望中去。

创业公司一不定都具有破坏性,他们只是另外一个系统而已,和一般的企业发展路线一致。一些创业公司也许会重塑整个市场。但是之后也会变成一个在职的玩家或者活跃的管理者而已。

目前不断的对创业式颠覆的庆祝回避了如下问题:

  • 1 如果我们接受颠覆的发生,那么颠覆后的市场是否真的那么好?
  • 2 我们在颠覆的过程中是否解决了什么问题?或者只是把问题转移到别处了?
  • 3 我们是否在创造了正面且持久的改变,同时和公平与正义更加接近?
  • 4 或者我们只是牺牲一些人而使得另一些人更加富有?
  • 5 我们是否正早创造一个更好的未来,而不是无休止的透支现在?

创业的人际关系代价

成功的创业故事中一般都会有一个两个具有男子气概的英雄:彻夜不眠的编程,整周的不回家,在被羞辱之后还要从投资家们那里祈求现金。创业家更倾向是工作狂,他们不断牺牲个人生活,调整午餐的时间表。

不时的,我们都能听到关于创业人员身体出现问题的故事。

在有些极端的例子中,当某个创始人因为创业失败最终自杀的消息传来,我们才能够听到这个社区在博客以及社交网络上发出的反省和感叹,虽然这种反省仅仅能够维持一两天而已。很快他们就会恢复到原来的状态:努力工作以讨好投资人,打击竞争对手。

我曾经亲眼看到创业对人际关系的伤害:婚姻,友谊都因此而崩溃;当工作来临的时候,整个人的生活都因此停滞。我也曾经见过很多几乎成功的人,他们是新闻和媒体中的风云人物,各个会议的主角,似乎永远都在融资和狂欢。这一切都和最终绝望式的孤独形成鲜明的对比。

当我们还年轻的时候,人际关系似乎是一种可再生的资源。我们可以轻易的得到友情,我们迫不及待的奔出家门,我们投入到工作中,因为它可以让我们感觉重要,独立,以及成熟。工作本身能提供一个全新的圈子,全新的友谊–在高强度的工作环境下,一起共事的同事之间感情可以很深。

我就在创业初期的工作中交了很多的好哥们。讽刺的是:这种关系似乎会自动的维持下去,即使我继续在同一个创业公司工作。

临别的思考

我人生有一半的时间是在创业公司里面工作的,这些工作也使得我在一定程度上达到了财务自由。同时我又把我挣的钱投入到其他的创业企业里面去。正如前面我试图说明的:一个“创业系统”,我正是其中的一部分。我想说的更清楚一点:我很怀疑这个系统。我怀疑它打着颠覆的大旗,最终却又变成他想取代的那个机构。我怀疑创业圈子里人的短视。我尤其怀疑它对生命的无视,即是对参与创业的人的无视,也是对它想要重塑的世界中的人的无视。这里我们甚至没有谈到在风头世界中的那些老掉牙的话题:阴谋,限价,市场腐败。总之一句话:这里即糟糕又残酷。

当然,也有一些非常好的创业公司,一些我不希望他们消亡的公司。也有一些友好,和善,能够帮助创业者平衡他们工作和生活的投资人。就像我们可能会向政治,娱乐媒体,职业运动投去污蔑和鄙视,同时我们也会尊敬那些具有职业操守和素质的人。我们应该支持那些创造新“系统”的人,因为他们工作在对炒作机器有着恒定影响的社区的阴影之下。

现在你可能会说,我对创业公司要求太高了。当然我们可以接受“生意就是生意”,以及”请将理想主义留在门外“这些论调,尽管这个系统总是吹嘘自己是将世界从资本主义手里拯救出来的救世主。曾经的许多年前,我和一个顶级的风投“sand hill road” 讨论是否向 simple 里加入一个可以让用户更加容易向教会捐款的功能时候,他们的回答是:不要浪费时间,我们是来赚钱的。

如果你和我想的一样的话,那么我也希望你的理想主义没有在这么年轻时就被摧毁。我希望你带着自己的意义和目标去工作,这和工作的形式无关。我还希望你的生活不止是工作,它应该包含更多的内容。

年轻的程序员,我希望你能权衡创业的正反两方面,毕竟让世界记住你的方式有很多。

反馈注意:

如果你是这篇文章受众人群,那么我非常欢迎得到你的回馈,也非常想回答你的问题(邮件为佳)。我的邮箱在这个站点上很容易找到。

如果你不是这篇文章的受众,并且不能容忍互联网上有一个和你意见相左的人存在。我请你将精力投入到能使年轻人更加受益的工作上(而不是我和争执)。他们可能是你未来的雇员、同事或合伙人。你应该说服他们,而不是我。

原文链接: Alex Payne   翻译: 伯乐在线 bruce-accumul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