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在硅谷取得成功会比在其它地方会显得更加体面一些,无论你年龄大小、是男是女、支持什么政治观点、是什么肤色,只要你有灵感并付诸实践,你就可以改变世界、获得真正的财富。

华尔街日报曾经有一篇报道说我们为女人在技术界发展做的太少。常驻Techcrunch的批评家Rachel Sklar女士说:“改变认识是不可缺少的一步,因此下次Techcrunch再举办Techcrunch颠覆大会时,他们不应该无视大会上男性人数呈压倒性的情况。”

确实如此,每次开什么大会的时候我们总会为怎么找些女人来参加发言而烦恼。联系朋友征求建议、恳求女人们参加……结果怎样呢?女人们占与会者的10%。

把她们请到台上去并仅仅因为她们是女人,这样的话对花了数千美元参会的观众来说也不公平。我们要做的是花很多的时间代价去寻找那些有才能出众的女人,让她们上台发言。

而且你知道吗?很多时候她们的回答是“不”。因为她们因此受到了纠缠,而这恰是因为会议的主办人很努力地在寻找他们认为合格的参会女人。

真正的问题在哪

我可以和其他人一样,写一些迎合大众但毫无意义的关于这个问题的烦恼,然后提出我们男人如何为女人提供帮助的若干建议。我可以指出Techcrunch的 CEO是个女人,还有我们的四个资深编辑中有两个也是女的,以及该如何找到那些关注业界事件、正在创业的女人们,然后怎样采访她们。

不过我不打算这样做。我要说的是:从统计数字上看女人作为企业家有巨大的优势,因为媒体期待着写她们,风险投资者们也期待投资她们。就凭这几点,也就没人敢小瞧她们,对她们指手划脚。

华尔街日报的这篇文章还批评了YCombinator至今只投资过14为女性创业者(他们总共投资过208家初创公司)。不过我知道YCombinator 其实很想投资女性创业者,只是她们的确为数太少了。Y Combinator的创始人Jessica Livingston曾告诉我说当他们收到女性创业者的申请时有多么的兴奋,他们一直在尽力接收更多女性的申请。有一件事他们可能不会承认,那就是女性的申请通过率远高于男性。

问题的关键不在于硅谷是否抑制了女性的发展或者说没有很好地鼓励女性企业家,而是根本没有那么多女人想成为企业家。

为什么呢?今年早些时候纽约时报的采访中有人问了我这个问题,我没有回答他,而是跟他提到了Zivity公司创始人Cyan Banister:

问:你预计在TC50和TC颠覆大会上会由女人领导的公司会不会多一点?

答:她们真的很倔,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们邀请了一个由女性创办的团队来参加TC颠覆(Disrupt)大会,可是她们没有来。我想,相对于男性的人数来说,女的科技企业家不会很多。找到她们的时候我们会暗自高兴,那样我们就有机会报道她们在做些什么,仅仅因为她们是相当罕见的人物。但是,在我的印象中,找一个高科技女企业家真的很困难。我认为这是整个行业的问题。

问:你接触过的科技女企业家和投资者是如何看待这个情况的?

答:有一个很有趣的公司Zivity,它是由风投投资的成人摄影社区。是的,就是那种把裸体女人的照片放在网上的社区。这家公司是由Cyan Banister这个女人联合创办的。她曾回应过一篇关于女性企业家的文章,大概的意思是说女性企业家往往还要想着家庭以及自身冒险性不足的问题。她还表示,当男人们在创业风险中时,往往是轻装上阵,没有任何包袱。

Cyan 是对的吗?我不知道,我来自火星而不是金星,我无法很好地讨论关于女人和家庭以及她们的风险承受能力。不过我想对女人们说的是,当你们再想和我讨论高科技行业女人过少的问题时,请打住,照照镜子。然后看清楚,有像Sklar这样抱怨科技女太少的女人,也有正在努力创办公司的女人。让前者少一点,后者多一点吧。当你开始创办公司,我们保证会报道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