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编者按:本文作者为 Instapaper 创始人 Marco Arment。

关于砍掉 Google Reader,官方给出的理由是“用户数量逐年下降”,我相信这句话,但我并不相信这就是完全砍掉 Reader 的全部原因。

这段时间里,我见到最多的假设就是“Google 无法将 Reader 进行货币化”,或无法进行其他形式的变现。我同样不相信这就是理由。Google Reader 和其他 Google 无法盈利的项目比较起来简直就是小儿科,而且我从多个渠道了解到的消息是,Reader 好几年前就已不再需要固定员工去维护运营,它一直都在默默地为很多人服务着。

RSS 和 Atom 就这么运行着:你投入一些精力,将系统搭建起来,然后基本上就可以不用再管它了。它就能那么好好的活着,无论什么重新设计,API 的改变,网页开发的趋势,或者是那些高管们的“清理”,都不会对它产生影响。RSS 是最原始的网页服务 API,是原始聚合网页的推动者,而且到目前为止还活的挺好,甚至有增长的态势。

基本上,RSS 是在消费网页服务和开发式 API 的繁荣时期进行了长足的发展,但它是在博客的世界里像野火一般疯狂蔓延。个人博客和 RSS 代表着内容提供者的真正独立:你可以用任何软件,在任何地方建立自己的网站。你可以在觉得不爽时随意进行改变,因为选择的余地非常大,而且你的读者总是可以通过域名找到你。

免费,最小限制的网页服务 API 时代就在那时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就像 Jeremy Keith 在 几周前的文章 说的那样,那些年华不会再回来:

但 Facebook 确实发展发展再发展。突然间, AOL 的商业模式看起来也不是那么疯狂。这一切都看起来超越了时代。

一旦 Facebook 证明为用户提供一站式服务是切实可行的,那么它马上就会变成大家效仿的典范。创业公司将不再将自己视为网络中的一部分,而将希望自己成为像 Facebook 一样为用户提供他们所需的所有服务的唯一公司。

从这个角度来看,通过 API 开放信息流——允许数据在设备中流动——看起来并不是一个好主意。

这并不是“开放”的问题,本质上,例如 Twitter 就有很多好理由去限制其 API。你无权随意进入其他人的设备。幸好那些过于“开放”的日子已经远去,我们现在也活的好好的。我们并不需要那些大型互联网公司完全开放。

但更大的问题是他们已经放弃了互通性。RSS,语义标记,微格式和开放式 API 都能产生互通性,但是大型互联网公司并不希望如此——他们想将你锁起来,从而对抗竞争对手,同时使自己的服务显得独有,就算是你将自己的数据提出,你也无法使用(无法使用替代品进入),或者变得极为孤独(社交网络为空)。

Google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拒绝这种趋势,这非常让人敬佩。相比于其他公司,它显得如此 geek,又非常友好。但自 Facebook 重新定义了互联网后,Google 就开始打造自己的“Google+ 战略”。Google, Facebook, 还有 Twitter 是目前为止最重要的三个互联网参与者,这三个公司也因此正在进行着激烈的斗争,而这场斗争又带来了不计其数的伤亡。

Google Reader 只是这场由 Facebook 发起的战争的牺牲品,看似意外:一场试图拥有一切的战争。虽然 Google 理论上讲确实“拥有”Google Reader,每天都有海量新闻与数据流量,但其本质是与 Google+ 的战略背道而驰的:他们需要每个人通过 Google+ 阅读,分享一切,这样他们就能和 Facebook 争夺广告定位数据,广告收入,增长以及相关的一切。

RSS 代表着这个世界的对立面:它是完全开放的,发散的,不属于某个人,就像互联网本身一样。它允许任何人,不管身份背景,都可以构建或者破坏任何东西。

这个互通的世界形成了互联网的根基——没有这个世界,无论 Google, Facebook, 还是 Twitter 都将不复存在。但这些公司现在已经变得如此庞大,以至于开始担心原生网络将给他们带来威胁,想将它关闭。“清理”它,“砍掉”它,让它“退休”。只要将它关闭,这些公司将变得更加庞大,将构建更大的专利壁垒,从而将竞争对手杀于马下。

我们需要在没有他们的情况继续勇往直前,继续我们一直在做的事情:绕过障碍,维系这个伟大的互联网。继续打造并支持新工具,新科技,继续支持用户拥有自主性的平台,互通性,还有网络财产所有权。

VIA: marc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