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类工作

国外媒体报道评出最危险的6大技术类工作。其认为,在美国失业率高居不下的同时,近年来因公死亡人数下降。而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讲,部分技术类工作环境仍旧不理想,远未实现人性化。

互联网内容维护员

互联网上充斥着犯罪、酷刑和虐待儿童等不良图片,互联网内容维护员要筛选出这些信息并将其从社交网站或者照片共享网站上删除。现阶段,由于移动设备可以支持用户即时上传图片,对互联网内容维护员的需求上升。

位于爱荷华州Caleris公司的55名员工每天最多需要浏览700万张照片,为80类不同的客户服务。该公司的员工虽说可以获得免费的心理辅导,以及包括医疗保险在内的福利,部分员工将长期遭受心理创伤。

电子组装

想一想深圳富士康发生的十起员工跳楼事件,你就会明白这类工作的危险性。iPhone风靡市场,然而,电子组装员工需要承受极大的压力及时完成组装任务。制造iPhone,iPad,以及其他电子产品的富士康被指为“血汗工厂”,员工的自杀行为或许证明富士康等制造商给予员工过大压力。

面对舆论压力,富士康保证提高工资、为员工提供心理测试。此外,富士康计划于2011年将中国大陆员工总数从现在的90多万人增加至130万人。在心理压力外,电子厂的员工还要面对糟糕的工作条件。劳工和人权组织控诉称,三星芯片测试和液晶显示器组装人员暴露在辐射下,辐射可引发癌症。

海底互联网电缆维护员

海底电缆使得不同大陆的人可以在网上进行联络。海地地震发生时,需要对电缆进行修复。海底电缆安装工程师甚至需要在海上度过数周甚至数月。深度在1.6万英尺的海底电缆由机器人铺设和埋藏,然而,人需要在船上拽着、修复并扔下沉重的电缆。最坏的情况是,他们可能被电到,万伏电压可以在数秒内烧伤他们的视网膜。

信号塔维护员

信号塔保证手机能够正常通话。2006年,美国约18名信号塔修理工死亡。一旦修理工未能正确使用安全设备,死亡风险加大。2008年,美国劳工部下属职业安全与卫生管理局(Occupational Safety and Health Administration),将手机信号塔修理工称为最危险的工作。WirelessEstimator.com的主席克雷格( Craig Lekutis)表示:“很显然这是最危险的工作。”

矿工

刚果东部矿藏丰富,数万人在恶略的条件下工作,来提取矿藏。刚果富含用在电容器上的钽,用于电路板焊接的锡,令手机震动的钨,连接部件的金子。一位研究员称,手机、笔记本电脑都会使用上述矿物。他表示,他见过刚果最小的矿工是14岁,还有手拿AK-47的士兵压榨这些苦难的人们。刚果武装分子每年依靠采矿可以收获1.8亿美元,而大部分矿石却只能生活在贫苦中。

战区基础设施技术人员

战区技术人员、私人承包商面临生命危险。目前还不清楚自2003年以来,多少人技术类人员死于伊拉克。根据2009年的一项统计,伊拉克战争开始以来,533名私人承包商死于伊拉克,其中包括2名电信工程师。146名私人承包商死于阿富汗,其中包括2名电信工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