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

开放源码终于找到了全民公敌的继任者,以前是微软,现在是苹果。

敌人是让大家团结的最好武器。不久的以前,对于开源的强硬和敌视态度让微软成了开放软件阵营的公敌。我永远忘不了,国内一位开源程序员对微软垄断市场的痛恨,他痛哭流涕的样子,让我觉得自己是个投机分子,对开源精神拥抱的不够纯洁。

可是微软现在嘟囔着说自己也拥抱开源,虽然微软对开源的态度前后矛盾,但人家已经诚意的表达了现在是“开源阵营的自己人”。没有了共同的敌人,开放软件阵营涣散了,内部开始掐架,自由、免费、开放之间细微的差别成了划分阵营的新标记。

这个时候,苹果横空出世,给了开源阵营新的精神动力,团结在反对苹果的旗帜下。当然,现在只是一个苗头,但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在这个时候,竟然有人摇旗呐喊,要开源程序员们感谢苹果!

应该感谢苹果还是诅咒他

在《Why open source developers should thank Apple》的文章中,一位极客认为苹果通过iPhone成功的打破电信运营商的围栏,给嵌入式Linux进入电信这个美丽的后花园铺平了道路。Google的Android手机操作系统的快速增长得益于此。

类似,作者还列举了苹果发扬光大WebKit的例子。总之,作者认为苹果为开源阵营带来了幸运和机会。同时,作者也特别强调苹果也应感谢开源软件。

但是这番中和的言论惹恼了开源阵营的狂热爱好者。

“警察还要感谢小偷给自己带来工作吗”(That's like the police thanking the Mafia for making them more work),一位名叫Alan Shimel的反对者认为,开源开发者感谢苹果就像警察感谢教父。核心的意思是苹果利用开源的东西太多,回馈的太少,苹果狡猾的避开了GPL协议要求反馈成果诸如此类。

实际上两个人论述的角度不同。一个更多的从商业角度来看,认为苹果给开源软件带来更多机会和舞台,而另外一个更多从开源精神的角度来看,苹果应该学习Google,把代码尽量的开放出来,而不是封闭起来。

我认为,苹果利用开源软件的方式带来的商业示范意义远大于开源阵营对苹果的苛求。做出这个结论的原因是苹果以实际的商业操作消除了商业公司对开源软件的不信任。

苹果是利用开源软件的榜样

开源软件虽然千好万好,但在商业领域有个致命缺陷:开源偏重精神轻视金钱,通俗的说法是理想主义。理想主义带来的问题是,在商业社会能用金钱摆平的事情,在这里可能完全失效了。在商言商,商业公司是用金钱利益沟通的。在开源阵营,商业公司可能沟通不畅。最近甲骨文起诉谷歌让开源阵营大惊失色,就是一个典型的案例。谷歌应付开源法律问题况且如此,小的商业公司更没有实力纠缠于这些开源陷阱了。

而苹果很好的解决了这个问题。

在商业游戏规则内(法律框架、GPL协议规定),苹果即充分利用了开源的资源(比如Webkit),又保护了自己的商业利益。

当然,苹果也对开源社区进行了大量的反馈。这对开源和商业公司来说是一种双赢。至于苹果为何没有像谷歌那样透明的开放源代码(比如Google Chrome),这应该是苹果自己的商业考量。

我认为,开源阵营应该大度一点。开放是一种应该鼓励的理想主义精神,规规矩矩的参与就好。我们不能奢求别人和你一样,也是一个理想主义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