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

尽管“跳票”超过 20 天,小米还是抢在苹果之前发布了新一代产品,雷军甚至在发布会上向三星叫嚣“完爆 Note 3”。

不过在风光背后,小米产品线也日渐“臃肿”,以小米3、小米 2S、红米,分别覆盖了 800 元入门产品、1500 元中端产品,以及 2000 元左右的国产手机价格段,同时小米盒子和新发布会的小米电视也毫不掩饰雷军向多屏终端互动的意图。

但是,才 3 岁的小米公司如何保证供应链、资金、人才和售后服务等一系列环节的安全?仅靠增加产品数量能否证明已是“估值百亿美元”的公司?

在小米发布会后,笔者与多家来自深圳和上海的手机方案和供应链公司高层交流,本文仅讨论红米幕后的重要信息。

1、因红米,雷军与高通渐行渐远

作为小米公司较早的投资人,高通高层在小米 1 和小米 2 发布之时都不遗余力的“站台”,这两代产品也都成高通最新 CPU 产品的“试验田”。但本次给小米 3 站台的确是英伟达 CEO 黄仁勋,但小米官方公布的 PPT,却诡异的删掉了黄仁勋的内容。

来自供应链的内部人士透露,小米和高通去年 10 月份就结下了“梁子”。雷军在处理器上不想受制于高通一家,同时为了提高 MIUI 在 MTK 平台上的适配,并推出低价机型以提升出货量,开始与联发科、英伟达、展讯等处理器厂商接触,引发了投资人高通的不满。

特别是与高通“死对头”联发科在红米手机的结盟,更引发了意图在中国力推骁龙 200 低价方案以打压联发科的高通的强烈反对。

雷军在小米 3 上甚至不惜拉上英伟达 CEO 黄仁勋联合“站台”来给高通施压。使用 Tegra3 的 TD 版小米 3 将于 10 月中旬先行上市,不过雷军并没有说明配置高通骁龙 800 芯片的 WCDMA 和 EVDO 版的小米 3 上市时间。

2、低价红米引发联发科不满

不过,与雷军在红米结盟的联发科,目前也并不开心。为了对抗高通在中高端芯片解决方案的优势,联发科今年 5 月刚刚发布了 1.5GHz 四核芯片方案 MT6589-Turbo,7 月开始量产。

不过红米 799 元的价位,却断掉了其他手机厂商在中高端产品采用联发科 MT6589T 的决心。国内某品牌手机厂商对笔者称,自己如采用 MT6589T,价格或配置如不如小米,消费者怎么会买账?

联发科内部人员则表示,联发科之前希望通过与小米合作摆脱“山寨机”的阴影,也希望给其他国产手机厂商做个榜样,没想到雷军对红米的定价直接断了这款产品的“后路”。更麻烦的是,这直接打乱了联发科在中高端芯片的产品步骤,联发科新的八核芯片 11 月才会发布,量产则要等到明年 1 月份。

3、苦逼闻泰,红米将被迫更换代工厂

红米的代工厂选择了闻泰。据供应链人士对笔者透露,红米与小米的运作模式并不一样,红米从设计、制造、产品把控等环节全部由位于上海的手机代工厂闻泰接手,出货直接发向小米物流中心。

而近年处于下坡路的闻泰,不惜曝出“地板价”来抢夺红米订单。但与富士康、英华达等台湾企业严格的管理和规范流程相比,闻泰发现“地板价”抢来的红米订单亏损已成定局。更悲剧的是,由闻泰代工的红米不良率也令雷军不满,这也成为红米迟迟不能放量的重要原因。

据了解,雷军正在计划更换红米的代工厂,或由上海龙旗科技或者台湾代工厂接手。不过从开模、开辟新的生产线都需要时间,红米年内难以放量已成定局。

4、中国移动高层不满。

中国移动方面曾对红米寄予厚望,中国移动终端公司总经理今年 4 月曾亲赴小米公司与雷军会谈。

中国移动终端公司相关人员对笔者表示,今年上半年 TD 手机销量猛增,但主要依赖于 500 元以内甚至 199 元的低端产品冲销量。今年下半年终端希望提高订制机品质,四核 4.7 英寸、售价 799 元的红米已被终端公司定位为下半年国产 TD 手机的“标杆”,这也曾引发了中兴、酷派等方面的不满。

上述移动人士笔者称,之前移动与小米商谈的定价为 999 元,合约机补贴计划也照此制定,各省公司在宣传方面也都依据以此。不过雷军在发布会之前决定将价格将为 799 元,令终端公司和各省销售部门不满。广东移动内部人员更是对笔者抱怨:“发布一个多月,门店宣传也做出去了,现在毛机器都没有,给了联通和电信充足的反扑时间”。

从事手机方案设计超过 10 年的优思公司总经理顾新惠则对此表示:小米 1 手机刚出来确实存在质量问题,小米 2 的时候已经很稳定了,但是红米从做工和质量方面完全是倒退,这与定价无关,问题核心是红米从设计到制造全交给了 ODM 厂商闻泰。对于小米来说,红米才真正是雷军的“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