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José Urbina López 小学坐落在美国和墨西哥边境的玛塔莫斯,一个肮脏甚至有枪战并且毒品泛滥的小镇。这里的学生上学要沿着散发恶臭的运河旁边的一条脏乱的小路前行,一个煤渣堆将学校和路尽头阵阵恶臭的废弃垃圾场分隔开来。这里的人们把这所学校称作“被诅咒的地方”。

但对 12 岁的小女孩 Paloma 来说这里却是圣地。25 年前她家人从墨西哥中部搬到边境以改善生活,不想却陷入了垃圾堆。每天放学后,Paloma 会将一天学到的课程背诵给父亲听,即将读五年级的她不觉得学习是件难事,只是每天相同的听课、记忆、繁忙的重复。

每天,塞尔吉奥老师讲授着政府规定的课程,这样重复了五年。他发现这样的教学模式是一种煎熬、是浪费时间,学生考试成绩普遍较差,即使成绩优秀的学生也没有培养出兴趣。他决定开始教学改革的探索:他发现英国纽卡斯尔大学教授 Mitra 在 20 世纪 90 年代末在印度使用的计算机教学改革,没有任何指导,学生可以自学到各种知识。当年,Mitra 在印度的贫民窟搁置了一台电脑,当地孩子在没有指导的情况下很快学会使用;另一次在一个村庄,他将分子生物学的知识拷贝进电脑,75 天的自我学习后孩子们正确回答了四个问题,又过了 75 天,在一些指引下,孩子们能够完全答对所有问题。2013 年,Mitra 创新的自主学习理念获得了 TED100 万美元的奖金。现在他正在筹建 7 所“云学校”,学校里将没有老师、没有课程,有的只是电脑和负责孩子们安全的阿姨。“孩子们将主导自己的学习。”Mitra 说。

信息时代已将这个世界改变,发散的模式将比一言堂式的教学令人获得更多的知识。创新和独立思考的能力在全球经济时代显得尤为重要。塞尔吉奥开始将自己在网上学到的教学方法带入课堂。

2011 年秋季开学,他让学生围坐在一起,告诉他们世界上其他地方的学生可以背诵圆周率、写交响乐、造机器人等。但人们不相信这里的学生可以做到这些,因为这里设施简陋、电力时有时无、网络和电脑十分有限。“但你们和那些孩子有一点是一样的,”塞尔吉奥说,“那就是潜力,我要利用你们的潜力让你们成为世界上最好的学生。” 当时 Paloma 一脸茫然,但她没有想到,九个月后她的数学和语言成绩可以达到墨西哥同龄人中的顶尖水平。

一次他在黑板上写出“1=1.00, 1/2=?, 1/4=? ”之后走出教室,取回一些比索(墨西哥货币)分发给学生供他们实践,他惊喜地发现 Paloma 早已将 0.50 和 0.25 的答案写在了纸上。此后的教学中最令他吃惊和骄傲的还是 Paloma,每次实验她总是最快做出正确的答案。塞尔吉奥每晚都研究教育视频,他深信 Mitra 的教育模式将激发孩子们无约束的想象。此外还坚持举办讨论,不回避孩子们的任何问题。

塞尔吉奥的努力得到了回报,2012 年 6 月的墨西哥全国标准化考试中,Paloma 的数学成绩是全国最高分,塞尔吉奥班上有 10 人数学成绩排在全国前 0.01%。全班数学不及格率从原先的 45% 降到了7%,西班牙语不及格率则从 31% 降到了 3.5%。

塞尔吉奥和 Paloma 的成功可能只是极其特殊的例子,因为教育本身是两个世纪前就构建好的适应于工业时代的工程,需要相当长的时间来接受和采纳成功的创新。但我们的生活已跨出那个时代,我们的教育模式也应该改造。

美国公立学校传统的教学模式过多地强调学生对信息的记忆能力而不是学习技能的培养,落后的教学模式让美国越来越多的孩子逃离公立学校。2013 年世界经济论坛的排名中,美国的数学和科学领域的教育质量在 148 个国家中仅仅排名 49 位。“教学制度有着根本缺陷,”斯坦福大学达林哈德蒙教授说,“1970 年,世界五百强企业要求排在前三位的技能是阅读、写作和算数,而 1999 年却变成了团队协作、解决问题的能力和人际关系技巧。”创新的教育家应该从互联网得到启发,摒弃传递商品般的教学理念,引导学生由好奇心激发的自主学习模式。

近年来,研究人员开始对自主学习的理论加以整理并论证。美国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和爱荷华大学的研究人员对坐在电脑屏幕前的人脑进行扫描得出结论——如果不是学习者自身去控制学习,那么学习者就没有真正进入学习状态。而来自路易斯维尔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脑与认知科研所的研究员通过对照实验也证明了自主学习的效果远好于单纯对知识的传授。波士顿大学进化心理学家格雷也表示:

由好奇心驱动的对世界的认知是人类与生俱来的,而经典的教育模式不关心孩子的问题而只是关心于课程,有悖于自然选择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