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软

微软新 CEO 终于确定了。根据官方消息,原云计算和企业部门负责人塞特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将担任新 CEO,同时比尔·盖茨将辞去董事长职位,担任技术顾问。

纳德拉 1969 年出生于印度,先后在印度 Manipal 大学、美国威斯康星大学学习电气、计算机,毕业后在微软的对手 Sun 工作。他于 1992 年时加入微软。纳德拉负责过的产品包括 Office、Bing 以及 Xbox Live,最后成为云以及企业部门的领导人。

纳德拉帮助微软企业服务业务迅速增长,在 5 年时间内从 15 亿美元增长至 50 亿美元。他专注于推动微软的云服务,包括 Bing、SkyDrive、Xbox Live 以及 Skype 的发展,他在技术、商业和管理上的水平都受到盖茨的称赞。

在写给员工的信件中,纳德拉谈及要求盖茨回归,花更多的心思在微软上。盖茨现在表示会用自己三分之一的时间放在微软新品上。纳德拉说到创新对于微软的重要性,将云、移动作为微软的两个业务关键。

纳德拉之前的经验都在企业市场和软件、服务领域,对于消费电子设备涉足不多,而微软未来的一大中心将会是 Surface、Windows Phone 以及 Xbox。

微软自从去年 8 月份宣布更换 CEO 后,新 CEO 的人选一直备受外界关注,这将决定这艘巨轮未来的航向。诺基亚前 CEO 史蒂芬·埃洛普(Steven Elop)、福特 CEO 阿兰·穆拉利(Alan Mulally)以及许多内部人士都成为新任 CEO 的热门人选。

鲍尔默辞职的主要原因在于移动市场的缺失,微软 Windows Phone、Windows RT 在智能手机、平板电脑市场的份额很低,尽管微软尝试过推出 Surface、收购诺基亚,但成效并不好,这将成为纳德拉面临最大的挑战。

纳德拉写给员工的信

在写给员工的信件中,纳德拉说科技行业的创新无需尊重传统。

纳德拉自称自己有三大特点:爱家庭、好奇、好学。总是买看不完的书,注册许多上不完的在线课程,他认为如果不学习,很难有机会完成伟大而有意义的事情。

他坚信未来十年,计算将更加普遍、智能化,未来将成为软件驱动的世界。他在信中提到了路奇说的概念,微软的价值在于“do more”,有能力让消费者去做更多,更强大的事情,包括工作、交流、娱乐与创作。

他多次提及微软需要创新,需要在“一个微软”的框架下,找出高价值的活动,未来的新品都要围绕高价值与创新。同时纳德拉鼓励每个人要有干劲,要会激励自我和他人。他希望员工意识到自己不仅是为工作而工作,而是在改变世界人的生活。

微软新 CEO 公开信:此诚危急存亡之秋

以下为邮件全文:

对我而言,今天是让我感到满心敬畏的一天。它让我想起了加盟微软的第一天,那是 22 年前的事情了。像你们一样,我当时面临着去哪里工作的抉择。我来到这里,因为我相信微软是全世界最好的公司。那时,我清楚地看到,微软员工通过发明创造赋予人们“魔力”,并从根本上推动世界进步。我知道,如果想要做出一点成就,那么没有比微软更好的公司了。同样的驱动力,一直延续到了今日。

能够领导和服务我们这家伟大的公司,是我莫大的荣幸。史蒂夫·鲍尔默和比尔·盖茨从一个创意起步,打造了全球最伟大、最受尊敬的公司。在微软担任不同职务期间,我很荣幸能够与他们密切合作。在出任 CEO 之际,我请比尔为微软投入更多时间,专注于技术和产品。我还期待与新任董事长约翰·汤普森(John Thompson)合作。

尽管已取得巨大成功,但我们渴求更多成就。我们身处的行业不尊重传统,只尊重创新。对整个行业和微软而言,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不要误会,我们正迈向更宏伟的未来——随着技术的进步,我们也将随之进化,并勇为人先。我们的工作是,让微软在这个移动为先、云计算为先的世界中永葆繁荣。

值此新的旅程即将开启之际,我希望与大家分享一些个人背景,以及一些激励、鼓舞我的东西。

为何来到微软?

我想,我来到微软的理由与大多数微软员工的理由是一样的——通过技术改变世界,这些技术可以赋予人们做一些让人惊异的事情。我知道,这听起来有些空洞——但这却是事实。我们也做到了这些,而且今天我们仍在做。

我相信,在未来的 10 年间,计算进一步普及且无处不在,科技会变得更加先进,软件与硬件也将共同进化,我们在工作和生活中所做的许多事情都会数字化。这些可以通过日益庞大的设备网络、云计算的强大能力、大数据分析和机器智能化来实现。

这是一个软件驱动的世界

它可以更好地把我们与好友和家庭成员连接起来,帮助我们以前所未有的方式来观察、表达和共享我们的世界。它允许企业以更有意义的方式与客户互动。

我来到微软,因为我们拥有无与伦比的能力来影响世界。

我们为何站在这里?

在我们的早期历史上,我们的使命是使 PC 进入每张桌面和每户家庭。在发达国家,我们已基本实现了这一目标。今天,我们专注于更广泛的设备。尽管这笔交易尚未完成,但我们将欢迎诺基亚的设备及服务加入我们的家庭,以及他们在移动领域带来的新实力。

面向未来,我们必须专注于微软能给世界带来什么样的独特贡献。未来的机遇要求我们重新思考以往曾在移动和云计算优先的世界中做过什么,并着手去做新的工作。

我们是唯一一家能驾驭软件的力量,并通过设备及服务向每个个人和每家组织提供这种力量的公司。我们是唯一一家拥有历史,并继续专注于建设能创造广泛机遇的平台和生态系统的公司。

陆奇在近期的一次会议上很好地表达了这一点。他当时表示,微软以独特的方式帮助人们“做到更多”。这并不意味着我们需要去做更多,而是说我们的工作帮助世界去完成更多他们关心的工作——完成任务、进行娱乐、通信,以及实现一些重大成就。这些是我们的核心,而通过我们的工作——无论是云计算还是设备体验——去推动这种核心价值,正是我们站在这里的原因。

我们下一步要做什么?

引用奥斯卡·王尔德(Oscar Wilde)的说法——我们需要相信能实现不可能,并消除不可能。

最开始,我们需要澄清使命的目标和理由,这将促使我们去思考不可能,并实现这种不可能。我们需要优先关注围绕核心价值,即帮助用户和组织“做到更多”的创新。作为“同一个微软”战略的一部分,我们已挑选出了一系列高价值活动。在未来推出每款服务和设备时,我们都需要围绕这些应用场景带来更多创新。

下一步,我们所有人都需要完成最好的工作,引领并协助推动文化的改变。有时,我们低估了每个人自身可以完成的成就,而高估了其他人在推动我们前进时需要去做的事情。我们必须改变这一现状。

最终,我坚信,我们所有人都必须找到工作的意义。当你认为不仅仅是在工作,而是在改进他人的生活时,你才能完成最好的工作。这是在这家公司驱动我们每个人的机会。

许多公司都渴望改变世界。但只有很少公司拥有所有必要元素:人才、资源和坚持不懈的态度。微软已证明在这三方面都拥有丰富储备。作为新任 CEO,我已经不能再要求更好的基础。

让我们在这一基础上共同建设。

纳德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