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

文章开始前,先问两个问题:1.你有多久没有看过你最好的朋友了? 2. 你多久看一次手机?​

今天我们要讨论的话题是,在网络无所不在、业务无所不能的移动互联网时代,你丢了些什么?​

在德国召开的一场数码科技会议公布的数据显示,2013 年全球共有 18.3 亿部智能手机,每位手机用户平均每天查看 150 次手机。​

换言之,除了休息时间外,每人平均每 6 分半钟查看一次手机。​

手机综合症正在成为社会的一种新型流行病,在公交车、地铁站、公园、餐厅、家里、单位……“低头族”、“屏奴”正在快速膨胀,迅速占领了世界的各个角落。​

很多人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按开密码看一眼手机,刷微博、刷微信,或者看照片,又或者什么都不干就看一眼再锁掉。​

正如一位朋友坦言:“自从换了智能手机以后,感觉时间都不够用了,看电视看小说听音乐聊天玩游戏全靠它……”​

2007 年,划时代的苹果手机开启了智能终端时代,7 年过去了,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移动互联网与智能终端已经融入了人们的生活,明显地改变了世界。​

如果说,互联网改变了精英人群的世界,那么移动互联网就在更大范围、更宽领域、更深层次地改变了的世界。​

只要你拥有一台接入网络的智能终端,你就拥有了平等享受一切移动互联网服务的权力。​

诚然,移动互联网给我们带来了“开放、平等、协作、分享”的互联网精神以及更加便捷、更加通畅的信息服务平台,但是否也有值得我们反思的课题呢?会不会也带给我们不得不面对的“七年之痒”呢?​

一、网上的微言大义与网下的麻木不仁​

早在微博进入中国之前,互联网上就有那么一群“斗士”,对网络曝光的各种不公平、不透明、不正当行为表示愤慨甚至伸张正义,“人肉搜索”正是在此背景下诞生的典型“义举”。​

在微博、微信等产品大规模普及的移动互联网时代,网友更是充分利用手中的工具将大刀向“郭美美们”的头上砍去。“表哥杨达才”、“不雅视频雷政富”、“包养丑闻范悦”等一批被“网举”拉下马的官员,更是让民众的情绪得到充分发酵……​

不知从何时起,当我们看到网上曝光的各种不义之举,总会义正言辞地给予声讨;当我们听到网上某地传来的不幸消息,总会同病相怜地表达悲伤;由于互联网接入成本变得比以往更低,于是我们的神经变得比以往更敏感,世界各地、五湖四海只要有任何消息都在牵动着我们的心。​

然而,当把心思全都放在那块小小的屏幕上时,我们却忽略了身边渐渐老去的父母、嗷嗷待哺的孩子和朋友、邻居、同事……​

我们花在陪伴亲人、朋友的时间越来越少,手机反而成了“人生伴侣”,从起床睁眼到睡前闭眼,每天第一个和最后一个“说话”的对象都是手机。​

甚至有人开玩笑的说:“移动互联网是如何改变世界的,你可以方便地对全世界的悲天悯人,但却可以对家人朋友沉默不语……”​

人们越来越习惯于在网上伸张正义,却忽略了线下真实世界的情感表达。​

二、时间都去哪儿了?碎片化的人生​

自从有了微信、微博,开车的朋友再也不烦等红灯了,因为一个灯时恰好可以让自己刷新一下状态……​

看上去很方便,似乎这让我们的生活更充实了。​

可事实上,移动互联网的碎片化服务,将我们原本井井有条的生活切碎了。​

有人会说,碎片化的服务同样填补了个人的碎片时间,但我们不得不成人,当时间变得更加碎片化,我们便少有大块、安静、连续的时间,去思考一些有难度有深度的问题。​

当各种心灵鸡汤、处世之道、职场哲学、内幕消息充斥在社交网络成为草根们的精神食粮时,当各种碎片式的“思想”,段子式的“幽默”,八卦式的“渊博”经相当程度在颠覆着传统的传媒与言论文明。​

我们不得不承认,精神浅薄化、文化快餐化、时间碎片化与知识单一化已经成为常态。​

我们不再刨根问底而是囫囵吞枣,我们不再亲自考证而是人云亦云,我们不再深度思考而是半信半疑,我们不再阅读书籍而是娱乐度日。​

直到现在,我仍对网上一张图片记忆犹新:一百年前,旧社会一个男子躺着吸鸦片,一百年后,新时代一个男人躺着玩手机,姿势是惊人地相似!​

毫不夸张地说,移动互联网正在将我们拖向碎片化、浅薄化的深渊。​

三、全年无休,“暴晒一族”的疯狂社交​

晒美景、晒美食、晒萌娃、晒乖宠、晒工资、晒账单、晒奇遇……自从有了社交网络,似乎就没有什么是不可以晒的。​

从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看,现代人吃穿不愁,底层的生存需要相对容易得到满足,希望实现更高层次的需要。​

我们不断在网上更新动态,是希望向朋友展示自己的生活,得到大家的关注、满足以及尊重,通过“晒”让久未联络的老友、老同学找到谈资,互相了解近况,满足交往的需要。​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晒客”的心理也在发生某种微妙的变化:助人为乐的行为总要通过社交软件“委婉”地表达一下、和家人共度的美好时光总要通过照片“秀”一下、对有些高档次的消费总要在朋友圈里“炫”一下……​

“暴晒一族”推崇的生活准则是:不值得晒的就不值得做。​

正因为此,“暴晒一族”越来越依赖通过“晒”获得幸福感与满足感,行为动机在一定程度上背离了“初心”。​

更加值得关注的是,网上越来越普遍的晒存款、晒豪车、晒名包等炫富行为,对社会价值观造成了严重不良影响,加重了社会心理负担。​

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对他人的关注、点赞和回应的极度渴望让人裹挟其中、欲罢不能,无法获得真正的快乐,有时过度炫耀,甚至可能让人陷入妄想,走向极端。​

四、极度匮乏的深度阅读与耗时无度的社交娱乐​

据媒体报道,中国人年均读书仅 0.7 本,与韩国的人均 7 本、日本的 40 本、俄罗斯的 55 本相比,阅读量少得可怜。​

纵向看,中国的阅读量也在随着移动终端设备的普及而呈下降趋势。​

认真分析不难得出结论,形成阅读危机主要有两方面原因:其一是社会心态浮躁化,其二是文化产业娱乐化。​

大量中国人的娱乐生活,几乎可以浓缩为麻将、上网和看电视。​

自从有了移动互联网,麻将、扑克、K歌、看电视等娱乐项目,都可以通过智能手机实现,于是街头巷尾到处都是抱着手机自娱自乐的“低头族”。​

我不敢确定,手机能对阅读造成多大影响,但可以肯定的是,令人眼花缭乱的手机应用,已经挤占了越来越多的个人时间份额。​

本已极度匮乏的深度思考,再受到移动互联网社交娱乐的影响,更加让人担心,标签化、简单化的文章随处可见,拾人牙慧、人云亦云的演讲屡见不鲜,真正经过自己深度思考的观点却少得可怜。​

甚至有网友感叹:“拜读了太多的人生警句,突然发现不知咋活了;了解了太多的养生之道,突然发现不知咋吃了;欣赏了太多的摄影美图,突然发现不知咋拍了; 知道了太多一生中值得去的地方,感觉这一生简直就是白活了; 知道了太多的潜规则,突然发现已被规则了。”​

正如大前研一先生在《低智商社会》中描写的:“年轻人只关心自己半径三米以内的事情;虽然人们在网上跟人无话不谈,但在现实生活中,却不懂与人面对面敞开心心扉;没有成功欲望、学习能力低下但丝毫不以为然;看到电视中的广告就会马上冲动购买;总有毫不脸红的读错字的官员出现;遇到困难,懒于思考就立即放弃;人云亦云,做什么事总愿意随大流…”​

美国诗人罗伯特·弗洛斯特在他的《预防》中写到:在年轻时我不敢做一个激进派,是怕年老时会变成一个保守派。​

面对滚滚而来的移动互联网浪潮,我们在激动它改变世界的力量是还应保持谨慎乐观。​

请记住,支撑这张神奇网络的永远是人,而不是机器。​

网络世界远在天边,而家人朋友近在眼前,面对移动互联网的人性拷问,希望你已经知道答案。​

【作者系 ICT 观察者,微信公众号:故事书(GFM19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