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额宝

文/王海涛

3月4日,一天时间内,央行行长周小川、副行长潘功胜和易纲三位全国政协委员,被记者追问4次关于“余额宝”的问题。这3位高官均表示,鼓励互联网金融,不会取缔余额宝,并将加强监管。

媒体“奔走相告”:央行说了,不会取缔余额宝。

这简直是笑话。

可笑在何处?

好像央行有权取消余额宝似的。央行有资格“取缔”余额宝?余额宝是什么?是一家公司的正常业务,没有违反现有法规的行为,是在遵守现有法律框架下的一项业务,本质上,就是货币基金而已。货币基金的运行,都是经过监管部门批准和接受监管的。央行根本就无权取缔一家公司的一项合法业务。

所以,说央行不会取缔余额宝就是一个笑话,这与一个法院院长评价一个没有违法的公民时说“法院不会判你有罪”类似。当然,除了可笑之外,央行行长的这个表态还有一个意义,就是给了某“建议取缔余额宝”的脑残评论员一个耳光。

除了“不会取缔余额宝”之外,央行的高管还说了,“鼓励互联网金融”,“并将加强监管”。“鼓励”,纯属场面话,“加强监管”,才具有极大的“想象空间”。

加强监管,可以做很多文章。比如设立专门的部门、机构进行监管,比如制定专门的办法进行监管。每增加一个部门,每增加一个文件,都是一次扩权,每增加一个文件,就是一次权力的强化。

加强监管,是因为现在监管不够吗?当然不是,余额宝从来就没有缺少监管,相信它比其他货币基金受到的监管不会少。用支付宝的人的说法,在余额宝的诞生的260多天里,平均被6天被“监管”一次。

那么为什么央行高官还说要“加强监管”呢?因为“加强监管”是一句永远正确的话,是一句永远有利于监管一方的话,是一句可以扩大监管者权力的话。——监管者从来都乐意表示“加强监管”以显示自己一直在努力工作,监管者从来都乐意听到被要求“加强监管”以强化自己的权威。

市场的秩序必然需要监管。一个成熟的、正常的、法治的市场,监管就是法治的一部分,不应该存在监管的“松懈”,也不必有监管的“加强”。否则,监管就具有了“弹性”。如果今天突然宣布要“加强监管”,那是不是可以说昨天的监管“松懈”了?

当然,一个“新兴市场”有发育的过程,监管者有探索监管的过程,这个过程,可以叫做“加强监管”的过程。

问题的关键就在与此,互联网金融是一个“新兴市场”吗?以前在商店买衣服,现在到网上买衣服,你觉得在网上买衣服是一个“新兴市场”吗?我认为不是。那只是消费场景转移到线上而已,只是通过互联网这个工具提供了便利而已。类似的道理,两个人面对面说话是聊天,两个人通过QQ在网上说话,依然是聊天。        

同样的道理,以前在银行柜台买基金,和现在用余额宝买基金,没有本质区别。

余额宝的本质是,将“散户”们的资金,以买货币基金的形式,集中在一起,然后这个庞大的资金,获得了向银行要价的权力,仅此而已。但是,这个权力,影响到了银行的利益,这才是一切问题的关键。

归根结底,银行的奶酪被触动了,这一切的争论,是利益之争。所谓“加强监管”,只不过是可能进行的“调整利益”的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