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商城

腾讯今天早上在港交所发布公告称,宣布以 2.15 亿美元入股京东。腾讯将收购 351,678,637 股京东普通股,占京东上市前在外流通普通股的 15%。

京东接盘腾讯电商

这次交易,京东获得了:QQ 网购+拍拍网+物流人员+易迅网少数股权(及未来全资收购权利)+腾讯微信和 QQ 客户端一级入口+腾讯支持承诺;

腾讯获得了:京东 15% 的股权(未来可增持至 20%)。

1. 腾讯正陆续清理旗下“不良业务”,聚焦核心业务,这些可能被清掉的业务包括搜索、电商、视频等等,京东为了上市收益最大化,找腾讯做“干爹”,甘当腾讯电商的“接盘侠”。

2. 拍拍网运营多年,业务毫无起色,只是帮腾讯在电商方面刷一下“存在感”。所谓的 QQ 网购,也只是在拍拍网上套了个新壳。据说 QQ 网购销量最大的业务其实是手机充值卡等虚拟商品,而腾讯专门明确,这次交易后京东只是腾讯“实物电商”方面的伙伴。

3. 易迅网的优势业务是 3C (电脑、通讯和消费电子),京东起家也是靠这个,双方优势业务高度重合,完全没有互补性。京东拿到的所谓物流人员和相关资产,只要自己肯投资,都不是问题,所谓“只要能用钱买到的都不是问题”。

4. 用钱买不到的是,腾讯的支持承诺。不少企业投靠腾讯就是看中了这个,但是腾讯的支持承诺并不意味着什么,这种承诺可以随着腾讯的战略转变而立即消失。而且马化腾层面和投资部门承诺了,也不意味着底下业务部门也会支持。每一个业务部门有自己的绩效目标,不会为公司层面的投资买单。

举个例子,在团购火的时候,高朋几乎获得了腾讯全方位的资源支持,但是依旧没能发展起来。在电商导购热潮中,美丽说也拿到腾讯投资,一时间拿到不少支持,但是由于微信的战略需要,美丽说立即被从微信中清理门户。这些例子还有e龙等等,不胜枚举。

5. 换句话说,京东用了自己 15% 的股权,换回的最具价值的东西是微信和 QQ 客户端入口,刘强东为拿到这两大入口一掷千金,而腾讯则在微信最好的时候实现了“变现”。

6. 此次交易后,国内电商市场格局更加明朗。全品类平台只剩下四家分别依靠背后金主屹立市场,即阿里、京东、苏宁、亚马逊;另外还有尾货销售平台唯品会+各个垂直门类电商。

腾讯新并购模式:联邦

腾讯在入股搜狗、大众点评后,再大手笔入股京东,一连串的股权运营背后,腾讯“联邦式”圈地模式逐渐清晰。从腾讯在搜狗、大众点评等投资案例中,可以看出入股京东的步骤。

从最初的“要么全资收购、要么另做一个一样的”到现在的“不一定控股,股权交错业务好说”的模式,腾讯的新并购模式有几个特点。

1、腾讯不再追求全业务,在一些自己不擅长的领域结盟老二老三对抗老大。

以搜狗的投资为例,搜索是腾讯花了大资金和人力的业务,但无奈一直没有占据有战略意义的市场份额,在搜狗投资案中,腾讯将搜搜等业务团队全部奉送,这意味着在腾讯的业务版图中,搜狗成了自己的搜索防御墙的组成部分。易迅并入京东的情形和搜狗案极为相似。

2、允许不控股,保持战略投资角色,可进可退。

搜狗投资是 2013 年 9 月,到现在为止,搜狗股份依然是搜狐最大 39.6%,腾讯占 36.5%,管理层持有 14.9%,剩下的属于张朝阳的个人基金。而在大众点评的投资案例中,20% 是腾讯所持有的股份。在这两个案例中,搜狗和大众点评都寻求独立上市,腾讯的角色更像某轮融资投资人。但值得注意的是,腾讯在几家公司中的股份有可能进一步加大。

和该模式成反比的正是百度的收购模式,无论是 PPS 还是糯米和 91,百度在业务、数据平稳过渡之后,原管理层多数离开。百度的收购是将其现成的业务规模拿到体系内部,彻底的吞并,不止要吃肉,还要啃骨头。

3、战略联盟者业务深度咬合。

在大众点评投资宣布的前一天,微信这个被腾讯内部成为最难切入的平台就已经接入了大众点评的团购入口。收购搜狗后,搜搜团队全部转入搜狗。在京东案例中,腾讯和京东的内在合作想象空间极大。若微信给京东开说,。在达成联盟后,腾讯和对方的业务将深度结合。

腾讯投资策略改变背后:耐心不再

是什么让腾讯的投资策略有着这样的改变?根本原因是互联网顶级巨头竞争的升级,让 BAT 们已经对自身业务成长的速度不再具备耐心。

周鸿祎在上周的财报分析师会议上如此说到,“美国互联网收购的目的是技术和未来,而中国互联网收购则是为了吃掉现成的市场。”这个说法很形象的说明了现在的情况,包括百度对 91、阿里对高德、腾讯对大众点评的投资等等。

另一方面,阿里和腾讯在 O2O 的火拼已经剑拔弩张的阶段,以打车软件为先锋,包括微信红包、大众点评入驻、理财通在内,腾讯在 2013 年底、2014 年初发起了一波波针对阿里的强攻势,以应对余额宝、支付钱包等业务。在电商方面上,对腾讯来说,易迅的成长虽快,但规模绝对值与第一名和第二名差距过大,没有起到足够的战略效应,也没时间等待易迅的长大。拉来京东,就是这一次对阿里整体攻势中的新高峰。

在这样的战略目的下,腾讯“联邦式”圈地所放弃的股分的实质,正是对业务团队的控制力,而最大的表现则在于联盟成员的独立上市的目的和团队控制力。

自媒体人孕峰给这样的模式一个很有意思的比喻,称“腾讯共和国”周边的成员就像是“皇伪军”,而 QQ、微信、支付、广告系统、安全等核心业务就是自己的正规军。在这个说法中,近期频频传出的腾讯视频将整合到优土或搜狐视频的传闻,也是基于这个逻辑,将视频业务托付给一个腾讯参股的盟友。

另一个理由是腾讯的根基依然是产品,但每个企业、团队依然有着自己擅长的业务基因。在搜索、电商、视频等领域,腾讯长期投入、广泛资源的注入并没有起到相应的作用,员工成本和运营成本也不低于一次性十亿元规模的投资。

当年的 3Q 大战打出来了腾讯的开放平台,虽然开放依然是腾讯的命门,其他企业依然有被复制、吞并的担忧,但腾讯的平台对外开放是很难有人能拒绝的。在开放平台的模式运营了一年多时间下,腾讯尝到了新的甜头,在帐户优势最明显的格局中,中小平台直接引入腾讯帐号体系,实际上是加固了腾讯的优势,而内容和公司运营使用腾讯渠道,事实上又对腾讯公有云等业务起到了推动作用。在这样的经验下,腾讯开始从全业务模式走到平台模式,具体业务交给盟友,不过,这一步依然看上去较为保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