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从谷歌高级副总裁、首席法律官大卫·德拉蒙德提出该公司有意退出中国内地市场,到谷歌将搜索服务由内地转至香港,再到CEO施密特的反思,仅仅半年时间里,谷歌在中国内地市场的举棋不定,无不表现出它对这一市场的复杂心态。

在经历了退出风波一事后,谷歌重新启动了在中国内地的招聘工作。这一高调的行动,被业内认为谷歌将重振中国业务。日前,一则“纳贤之心无止境”的招聘广告,出现在新浪首页的通栏位置。此外,谷歌还将这则广告刊登在网易首页和《环球时报》等媒体上。据悉,谷歌此次招聘包含了研发、产品、用户界面/人机界面、销售、运营和IT、人事、市场等28个职位,工作地点主要以北京、上海为主。

与此相对应的是,谷歌CEO埃里克·施密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不断反省自己,声称“谷歌在中国问题上犯了大错”。施密特说,“谷歌大体上做得不错,但也犯过一些错误,退出中国内地市场就是一个明显的不理智行为。”

认错的背后

谷歌态度转变的背后,主要在于中国市场的诱惑力太大。与很多西方互联网公司在中国市场的表现相比,谷歌在中国还算是成功的,但其在中国之路并不平坦。在2006年启动Google.cn之前,谷歌发现,由于其海外搜索网站被定期屏蔽。旗下网站,如blogger.com与YouTube等被完全屏蔽,谷歌的中国市场份额受到侵蚀。

谷歌曾经是中国最主要的搜索引擎,一度领先于2000年成立的百度;现在,谷歌在中国市场的份额下滑到第二位,但市场份额依然可观。咨询公司AnalysysInternational的数据显示,2010年第一季度,Google.cn的市场份额为30.9%,百度为64%。

百度市场地位的上升,不全是因为政府对谷歌的干扰。洛杉矶互联网服务公司LingoSavvy2008年的一项研究表明,在很多情况下,百度可以对内地用户使用的简体中文提供更好的搜索结果,而谷歌则更擅长于繁体中文搜索。

虽然市场份额有所下降,但谷歌中国依然盈利,并且拥有重要的用户群。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和调查公司“CP网络消费调研中心”(ChinaPolling),经常将谷歌评选为拥有较高收入和教育背景的专业人士群体最受欢迎的网站。在中国,谷歌比百度之外的其他竞争对手要成功得多:微软或雅虎都没能在中国建立起重要的搜索引擎;本地公司,如搜狐和网易,也没能获得多少市场份额。

据调研公司NetMarketShare的调查,谷歌的全球市场份额为79.5%,在德国和法国等地,其市场份额接近90%。在中国,谷歌虽然没有获得支配地位,但也属于双寡头垄断。中国市场大约有3.8亿互联网用户,今年第一季度,它在中国搜索引擎市场的收入为令人艳羡的19.5亿元人民币。

而在谷歌离开后,百度的业绩明显有所提升。百度的第二季度财报显示期内总营收为19.14亿元,同比增长74.4%;企业客户数为25.4万,较去年同期增长25.1%。据悉,第三季度百度将有更大的动作,即发力拓展国内二三线城市企业用户,展开“营销中国行”的大型巡讲活动,计划覆盖100个城市。在外界看来,此举将进一步巩固百度的优势。百度首席财务官李昕晢日前透露,未来,公司将继续加大投放力度,加强技术研发和销售队伍的建设,进一步提升搜索营销产品的技术和性能,服务好广大企业,推动它们提升业绩。

显然,谷歌不愿意看到这样的结果。而在谷歌的ICP牌照顺利通过年审后,谷歌的对华态度更是发生了变化。施密特说,“他本人是谷歌进入中国市场的支持者——即使在限制条件下运行,留守这一市场依然是更好的选择”。

为冲动付出代价

离开中国内地市场,谷歌除了在市场上的失落外,其中国人才的流失更是其遭受到的最大打击。谷歌中国人才流失,最典型的是王劲。4月15日,谷歌的竞争对头百度表示,谷歌中国工程研究院原副院长王劲已加盟百度,出任技术副总裁一职。此后,百度还陆续将谷歌中国工程研究院原技术总监郑子斌网罗至麾下,让其担任百度产品市场部总监。

除了这两人之外,谷歌中国区原销售总经理宋中杰也迅速离职,与原谷歌高级渠道经理李金龙、原谷歌业务发展部经理朱敏、原谷歌南方区高级销售经理李跃军一起创业。据悉,宋中杰是谷歌中国本地唯一的总监级商务高管。

这不是尾声。此后,原谷歌图片搜索创始人朱会灿、谷歌中日韩文搜索算法的主要设计者吴军、谷歌中国工程研究院原副院长兼工程总监颜伟鹏等在内的多名高层,纷纷转投腾讯等其他互联网企业或自主创业。

众多人才的流失,对于谷歌来说是一个致命的打击。这也是谷歌在表明悔意后,为何大规模招聘员工的原因所在。在8月召开的互联网大会上,谷歌全球副总裁刘允谈及在近期的大规模招聘时介绍说,此次招聘涉及从研发、产品、运营、市场、行政、管理等各个层面。对于此次在中国招聘的人数和进展,刘允表示人数上没有上限,目前进展很顺利,还没有看到最后的结果。

在谷歌宣布退出后,谷歌在中国内地的部分广告代理商也出现倒戈,在代理谷歌广告的同时也代理其竞争对手的广告。据公开报道显示,自谷歌宣布退出中国内地市场乃至将搜索服务转至中国香港以来,其谷歌中国的27家搜索营销业务代理商中,有13家加盟网易旗下的搜索网易有道,约10家加盟腾讯公司旗下搜搜,还有几家与搜狗签约。

对此,刘允声称,中国企业做互联网营销还是处于非常初级的阶段,还有很多大市场没有发掘。因此,会跟已有和新的代理商合作来一起开拓。

事实上,谷歌此次招聘在业内看来,更多的是想表明一种态度。谷歌的竞争对手——搜狗的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高管认为,谷歌此前更注重校园招聘,但此次完全不同,而且从其招聘的职位来看,也不需要投入这么大规模的广告,一般的猎头公司便可以搞定。谷歌大张旗鼓地登招聘广告的举动,主要目的是想向政府和公众传达一个信号,在拿到ICP牌照后的谷歌有在中国长期运营的决心。

从离开到回归,谷歌无奈地杀了个回马枪。只是,这代价未免有点过大。

获得信任需时日

谷歌的出走与回归,对于中国的互联网市场来说,或许都别具意义。

事实上,虽然谷歌在过去的几个月中,声称将退出中国内地市场,但其本意并不是想真正地离开中国内地市场。其在香港的布局便是为今日回归埋下的伏笔。

回顾半年来谷歌在中国内地市场的战略动向,更大程度上是一场自演自导的闹剧。今年1月13日,谷歌高级副总裁、首席法律官大卫·德拉蒙德提出:“不再愿意继续对Google.cn的搜索结果进行审查,因此未来数周内,我们将和中国政府进行探讨,如果有可能的话,在什么基础上才能在合法条件下运营一个不经过滤的搜索引擎。”

3月23日,谷歌停止了在Google.cn搜索服务上的自我审查,并将搜索服务由中国内地转至中国香港,但同时保留在中国的研发工作和销售团队。

“这种退出方式,说明谷歌事实上还是不想放弃中国内地市场,相信任何一家公司,也不会轻易放弃中国内地市场。”AnalysysInternational分析师李智分析称。而诱使谷歌心态发生变化的是,更是其市场份额的持续下滑,这让其心态开始发生转变,并重新审视公司的中国战略。

事实上,谷歌的离开,对中国搜索市场来说,并不见得是一件好事。华亿传媒主席田溯宁日前在一次深圳举办的IT论坛上说,“谷歌也是中国了解西方最好的工具。同时,为了让西方人了解中国改革开放的成就,需要通过谷歌搜索。百度可能还要10年或20年,才能被西方互联网用户所接受。”田溯宁还认为,“谷歌不仅仅是搜索,它还代表着信息技术的未来。当我们把这样的公司拒之门外时,是否也意味着要拒绝其背后的搜索引擎技术和云计算技术呢?”

事实上,搜索行业的竞争态势并未有大改变,虽然百度的访问流量所有增加,但谷歌仍保持在中国搜索市场第二的位置。据调研公司CP网络消费调研中心在6月24日发布的报告显示:“谷歌用户满意度维持不变,他们继续从谷歌香港及目前内地仍可使用的Google.com网站得到所需的搜索结果。”

与此同时,报告还显示,虽然百度的用户数量上升,但同时“用户满意度却大大下降,我们已经听到了很多这种抱怨。”互联网分析师保罗·戴林格认为,“谷歌会继续在华运营,但必须接受中国政府的严密监管。如果谷歌希望提高在华市场份额,就得获取中国政府的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