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rtisan

“ROM发布前,他们觉得我的方向全是错的”,罗永浩说他最艰难的时候是在ROM前后,“进度是一坨狗屎,后面的钱也全都没有到位。有一些工程师甚至隔三差五去问财务会计,我们账上还剩多少钱。大家都很悲观,整个公司都是悲观的情绪。我发布会当天也讲砸了,他们有一些人在小米那些公司有朋友,就被羞辱,就说你好端端一个人,奈何从贼呢? ”

在前些天的锤子手机发布会上,他的产品亮相,两天之内便获得超过 5 万台的预订量,我们看看这个“贼”说了什么,他经历了哪些“憋屈”和艰难,他的悲观和乐观,他是否改变了对世界的看法,他如何看待生意、锤子、小米、苹果、Google……他对未来怎么看,偶尔还会有一点他对过去的评价。

不要害怕做生意,做生意没有想像的那么难

  1. 选对创业模式,20 岁和 40 岁的人不一样
  2. 如果有拖延症,自制能力差,那就给别人做老板吧
  3. 很多时候是未知造成的恐慌
  4. 不能丢了你的价值观,不能因为做生意而丢掉看待世界的方法

原来做英语学校嘛,做了两年赚到点钱了以后就不想干了。因为我由衷地不喜欢那个行业。因为在 2008 年我拿钱做英语培训的时候,是唯一被我自己和我朋友认为可以赚钱的项目。你知道我年轻的时候是一个文青加愤青,包括我的朋友和我自己都不觉得我能做企业。

我起初在新东方打工,然后做了一个牛博网,牛博网被关掉以后,当时是路金波找我,让我写书给他,他说一年卖个几十万册畅销书也是没问题的。

后来冯唐和我过年吃饭的时候,你知道冯唐是很牛的畅销书作家,但是他认为靠书来赚钱生活在中国实在是太累。中国这么大一个国家,真正靠卖书过得很从容的,全国连 20 个也数不出来。我们把畅销书作家百大找出来,基本上从 20 以后都只是中产阶级。他说你如果是 20、30 岁的,一年卖一本畅销书也没有问题,但是你都快 40 了,上有老下有小会很困难。

他知道我自制力比较差,要是做一个团队的工作,你会被迫按部就班地走下去,要是你是一个自由职业者呢,就比较容易拖稿。他说我应该去做点儿买卖,做点儿生意。我说我这个性格做不了生意,他说怎么不能,都是逼出来的。就经常在一起吃饭聊,他说没做过你可以拿一个试一试。譬如说英语培训,再差也不会赔钱的。然后我就有点儿动心了,后来冯唐和我的一个发小帮我找了钱,筹了几百万就开张了。开张以后因为没做过公司所以确实很恐慌,头半年一半的时间都是在公司,天天熬夜,各种掉头发,紧张,其实 4、5 个月就基本理顺了,就发现其实做生意就是那么回事,跟我这辈子学过的大多数东西一样,最开始的时候是未知造成的恐慌,一旦理顺了,就发现也就那么回事。

我见过很多我的朋友,价值观比较坚定的,后来做了一些生意以后,就开始产生犬儒主义的念头了。走到今天,让我能坚持下来的原因,很大程度上跟我的价值观有关系。早期的很多工程师,他们是冲着我来,在产品理念上跟我是死去活来的冲突,也就是说我们开发进度完不成的程度下,让他去调 15 秒动画的时候,他觉得我疯了。他们自己内部讨论过,说这个老板虽然傻逼,但好歹是个好人嘛,就算他错了,既然我们是冲着他来的,黄了我们就走人。当时他们已经在找下一份工作了。他们的想法是,我们陪他走完这一段,等关门那天吃完了散伙饭再走。所以这个完全是靠我的价值观,要不然他怎么会陪我扛?所以他们没走,一个都没走,靠的就是这个东西。所以对我来讲,价值观始终都是特别重要的。

选对行业很重要。如果有能力影响更多的人,那就做衣食住行这样的大众项目

  1. 你喜欢的东西会成为你日后创业时的积累,比如工业设计对于罗永浩
  2. 挑好自己的标杆,宜家无从下手,苹果,恰好,最聪明的乔布斯死了
  3. 发现一个行业中核心人才最需要的是什么,比如缺的是懂设计的老板

我想到我比较喜欢的两个企业,一个是苹果,一个是宜家。这两个公司都以设计著称,然后我小时候想做过木匠,所以我是有一些工匠情节在的,要打造一些 physical 的东西出来是我比较沉迷的。我喜欢软件也设计软件,但是和做一个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给我的满足感是完全不一样的,我希望我能够做一个宜家或者苹果这样的企业。

第一是我最喜欢手机,第二是手机市场份额是最大的,手机对于绝大多数人是必需品,但是 PC 和 Pad 也不是,要做就一定要做最大的(市场)。你可能听说过当初乔布斯做多点触控,开发完了以后第一个想做的是平板,但是后来觉得平板一定卖得没有手机多,所以他就把这个技术用在手机上了,等手机做火了再去做平板,其实这个技术是为手机开发的。

但是我感觉不到做宜家有任何的优势,只是我想做。但是苹果的话我有比较大的优势:一是乔布斯死了,这是很重要的,我不是盼他死,而是他凑巧已经死了,这促发我去想这个事儿。第二个是我的朋友羽良,他是网易的,我们聊起来的时候,他就很鼓励,他说这个圈子里就一个聪明人,他还死了,剩下的又很笨,这是一个很好的机遇,完全可以做。然后我自己做这个的自信来自于工业设计,我自己研究了很多年,人类历史上的消费类电子产品只有三个企业以设计著称:早期的博朗,中期的索尼和后期的苹果,就这三个企业能持续地设计出好的产品,其他企业偶尔能做一个惊艳的东西,但是长远地看它们的设计所在成功的比重是非常小的。

这三个企业能做好,可不是乔布斯、盛田昭夫或者博朗兄弟自己会做设计,他们懂设计,请对了人去做设计,这是很重要的。其实设计人才一直不缺,缺的是懂设计的老板。你去跟设计师聊,他们都会有感慨,这个行业是一直职业满足感最差的行业,他们一生中都没有机会给懂设计的老板做产品,这是这个产品的悲哀。

为什么是苹果?进入一个领域之后,你到底能做什么。

  1. Google 是科技狂人,别人做火车,它做飞机,那种公司我绝对做不了。
  2. 像苹果一样,懂心理学、懂体验,懂优美,懂用户感受。
  3. 苹果做得那么好,是跟乔布斯本人每天跟产品经理坐在一块儿抠产品是相关的。
  4. 很多傻逼企业老板认为谈合作谈战略布大局才是重要的,这是非常可笑的。
  5. 产品本身是最重要的,凑巧如果你会营销,你就赚了。

是这样,产品分两块,一个是技术实现,一个是设计,设计我是不讲外求的,我自己全都能设计,我们现在软件交互 40% 的设计是由我一个人完成的。另外的 50% 多是软件团队在逐步建立起来的过程中完成的。而且我们在招软件产品经理团队的时候都不要有专业背景的,就是看有没有 sense,品味好不好,人机交互是高度依赖天赋的。苹果做得那么好,是跟乔布斯本人每天跟产品经理坐在一块儿抠产品是相关的。其实这是唯一重要的,或者说是最重要的,结果很多傻逼企业老板认为自己出去跟别的企业谈合作谈战略布大局才是重要的,这是非常可笑的。你做这个产品,产品本身是最重要的。凑巧如果你会营销,你就赚了。

关于团队,有很多值得说的事

  1. 自己做企业,不是说每一个事情都要亲力亲为,就怕不知道自己的短板
  2. 招对人很重要,Jeff 来了,同行就知道你是做什么的了
  3. 你做一个大项目,就不能找管理几个人经验的人来做主管
  4. 做对事很重要。全球最有钱的公司,上千个最好的工程师,但路子走错了去做 Vista 依旧会失败
  5. 要敢于否定自己,6 个人做 ROM 是件错误
  6. 老板在核心业务上要有感觉,心里要有数
  7. 团队要稳定,这还是一个老生长谈的问题

一开始我们没有招到对的人,招人很困难。最后招到 Jeff(钱晨)以后才解决了问题。

钱晨其实主管的是硬件,软件他也一起带,但是他主要管的还是硬件。软件部分是去年 7 月份我们从台湾的人保科技招了一个主管,是一个台湾人,叫 Steven Cai,我们把他招进来以后,他自己是不做开发的,但是他是带队做开发,管过 100 多人的团队。那个时候我们已经从科技公司里招了专门的人力资源过来,开始高速的扩张。我们搬到这个楼的时候是 50 个人,现在已经是 260、270 人的样子了。这是大概用 10 个月的时间实现的,所以这个时间还是特别快的。

起初呢几个工程师跟我商量,只要凑齐两三个人就开始一个 App,凑齐两三个就一个 App,这样的分工,这时候还是群龙无首的局面。我刚刚讲,如果这个时候我们做的是一个大型的系统,用这个方式做是一定会黄的。好在安卓是基于人家的底层技术去做一个一个的拆分,所以这样的好处是某一个即使做错做死了,再来一遍也就是两三个月的时间,所以我们虽然也走了很多弯路,但也算是勉强跌跌撞撞地往前走。后来招了 Steven Cai 以后,因为他带过大团队,把任务分工做得很科学,效率马上就上来了,然后基本上就走得比较稳健了。

产品价值,这个才是做事情的核心

  1. 好东西人人爱
  2. 不要相信理工男就对好东西没有感觉,跟所有人一样,他用过好东西之后就不会再用差的了
  3. 不要低估小创新,100 多个人性化的小创新完全可以决定价值
  4. 核心的东西一定要自己做,能自己做的事,就不要用别人的
  5. 我们不太依赖什么群众智慧之类的东西,他们给你想到的主意你来实现和完成的时候充其量是让他满意的,而不是带来惊喜的。
  6. 精英团队如果做得足够好,是可以给群众带来惊喜的
  7. 我们的核心竞争力有 50% 是软件交互。这个才会让用户对你产生粘性
  8. 不要相信焦点小组,自己团队判断总是会比调研要准
  9. 但有时候会出现偏差,乔布斯也会犯错,比如……噢,原来女人不在意手机很大,因为本来就已经很大了

它是这样的,一个东西卖得贵还是便宜,很大程度上是心理感受,品牌也是心理感受。所以如果你把钟表这些细节做得非常优雅,非常酷,文艺青年或者在乎生活品质的人就会觉得这个东西很值,他用惯了这个东西再用别的东西就觉得不习惯,生活品质下降了。但是科学家或者理工男是不太在意这些的,可是完成和实现这些功能又需要这些人,所以在做的时候,他们特别不接受。

粉丝有价值,但粉丝文化很低级

  1. 不要相信粉丝文化,粉丝文化很低级 
  2. 当然不排斥由某个人群来带动消费潮流
  3. 要关注那些带来生活品质改善有价值的事
  4. 很多有钱人也会买很多粗糙的东西,很多穷人也会买很多精致的东西
  5. 有粉丝意味着扩散的基础比较好,但是扩散开还是靠产品本身

粉丝文化在我的产品里是完全不重要的。粉丝文化转换消费的时候必须单品极低,价格就 50 块,100 块,所以你看粉丝经济带来的消费都是唱片、书、碟、电影票。可是韩庚卖手机――我在中国跟韩庚的名气比,屁都不是,我有 600 万粉丝,人家可能有 6000 万粉丝。而且他是娱乐明星,到哪一片尖叫、欢呼。可是为什么韩庚做手机卖得很差?粉丝文化一定是单品价格非常低的,即使迈克尔·杰克逊在他的巅峰时代卖手机也卖不了几部的。所以没有人会是因为追星会去买一个他做的、或者是他代言的品牌的 3000 块的东西,这是不可能的。韩庚在中国即使有 6 亿粉丝,因为这个理由去买他手机的不会超过 6000 人。我跟别人比有粉丝的唯一好处,是你作为一个新兴厂商,你的产品品牌传播是从零起步,还是从六百万起步。这个是有数量级和速度上的巨大差异的,仅此而已。支持我的那些人,很多都是自由派的知识分子,独立思考的人,他绝对不会因为盲目崇拜我买我的手机。韩庚卖手机,网上有多少新闻报道?没有多大动静,就几个娱乐版都没法头条,随便发一条就完了。我做这个手机在网上有这么大的动静,可是我跟韩庚的知名度完全比不了啊,他知名度比我高太多了。人们把我这个产品理解成一个粉丝文化打造的品牌,这是百分之百的误读。

所有时间投入到工作当中,反复确认真的是“所有”时间吗?

  1. 不要怕开会,开会的问题在于沟通效率高
  2. 不放过任何一个思考的机会,并把思考结果记下来

我大部分的好主意是在早上上厕所的时候,或者是洗澡的时候想出来的。比如说我想做一个防水的配件挂在墙上,因为我洗澡时间比别人长,我就喜欢想着事儿不停地冲热水,一般男的洗个澡 5 分钟,我洗个澡 15-20 分钟,冲热水能想出很多好东西。

一定要记住,找最好的合作伙伴

  1. VC 是聪明人扎堆?跟任何一个群体一样,80% 的投资人都是笨蛋
  2. “胆敢”跟富士康提各种要求
  3. 有人欺负你,记下来,励志用,以后“挨个收拾”

外界说做 VC 的圈子是聪明人扎堆的,这我百分之百不同意。跟我这辈子见过的任何一个群体一样,就是 20% 的精英带着 80% 往前走。我见的投资人大概 80% 都是笨蛋。如果他听不懂我这个 Case 的具体逻辑,我不认为是笨蛋。因为每个人接触的项目和他了解的世界是有局限性的。但是他甚至不知道这个世界是怎么运作的,这太愚蠢了,简直是智力问题。我们见过一家知名的 VC,我给他讲了 40 分钟工业设计的重要性以及我们擅长这个,并且招来 Ammunition 这个事情,他听了 40 分钟之后,拿起手里的三星手机,看了半天自己的。问边上几个助手,他说,难道会有人为了手机的外观会买一款手机吗?我当时就崩溃了。两个助手很尴尬地笑了笑,他就很得意,转过头来跟我说,你看,没有人会因为外观设计去买一款手机。然后他说我们往下聊吧,我心想,我还跟你聊个屁,他妈就一弱智,不在意外观设计这件事没有任何错,但是至少要知道这个世界是怎么运作的。你看我永远穿的很随便很邋遢,一个运动裤,一年穿四季,但是我知道这个世界有多少人是在意服装的。我在意穿着跟我知道这个世界是怎么运作的是两个概念。绝大部分消费者买手机 50% 的动力就是外观,我们都是视觉动物。他还问手下这个问题,你预设了立场,你的手下怎么敢顶撞你呢?

还有很多值得分享的艰难,教训,悲观时刻,和一些想不到的东西

  1. 做好最悲观的打算
  2. 不要做亏心事,想骗过几亿的人,这个是不可能的
  3. 不管你觉得自己知识多高、多牛逼、多横,很多也都是运气成分 

我们做过最悲观的打算,要是一直解决不了技术的头,我们就做贴牌机,就是深圳 OEM 厂商产的那些贴牌机。贴牌机的话软件体验依然能够做得非常好,但是软硬件结合上就做不好了。另外硬件上的限制就挺多了,它是一个公版设计,公版设计你能对外面的壳做一些小改动。但是你不可能像现在一样两侧都有键,三个实体键,包括外观的对称。我们当时做过最坏的打算是要做 OEM 的贴牌的。

是这样的,不管你觉得自己知识多高、多牛逼、多横,很多也都是运气成分。就说我们硬件的头儿吧,如果钱晨我没有说服话,我没有第二个钱晨可以选。我就只能做一个贴牌机。整个品质、格调会比现在下降一大截,但我认为生存不是问题。我只要卖一个贴牌机勉强活下来了,并且给圈内人造成了深刻印象,我再找一个硬件的领头人依然是有可能的,但会比现在艰难和缓慢很多。我最后谈妥了钱晨这件事,其实是有运气成分的。因为钱晨被我们打动的一部分东西在我们看来是完全不重要的。特别有意思,他一开始看我们做的东西确实跟其它厂商不一样,印象确实很深刻,就同意了。(开始演示)你看我们现在点一个 App 的话,在板块凹陷的同时再顶上来,起初设计师一点它,这是立体翻转打开的。但是那个带来了很多小 bug,会让人感到很烦,所以我们把这个取消了,放到下一代才做。一开始我演示给大家看的时候,大家都觉得很炫,但是我用了大半年也就审美无感了。因为小 bug 很多,就选择下一代放,结果钱晨很激动,说我就是因为这个才同意来你这儿的。他虽然是工程师的头,但是有感性的一面。

对未来要有清晰的规划,记得不用太在意对手

  1. 不用太在意对手
  2. 不要忘了初心,从“东半球最好用的智能手机”到做“全球最好用的手机”。

我们什么时候会关注对手产品呢?学习、观摩、研究,这是一种情况。还有我们做一个产品的交互打不开僵局了,这个时候我们会把小米和苹果拿来看一下是怎么做的。大部分时候是能找到这样一个方向的,其它手机厂商看了也是白看,浪费时间。

我们的团队坦率地讲,创新能力是过剩的,而技术实现能力是偏弱的,因为人手不够。但是前两天刚开完发布会,人力资源总监说,现在收到的简历品质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via: qdai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