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

游戏与成长有必然的联系吗?有没有必要戒掉游戏?

游戏有没有戒掉的必要,如果需要戒掉或者克制,我们又需要怎么做才能最有效?

首先我想声明的是,游戏在我心里就是艺术品,同时也是许多伟大的人类智慧的融合,所以对于游戏本身和游戏行业的从业者,我始终持有一种欣赏和倾慕。 

但是对于广大的游戏爱好者来说,我虽然认为完全戒除游戏没有必要,但是有意识地控制自己玩游戏的时间、丰富自己其他方式的业余生活,确是很有必要。因为,玩游戏这点事,是真真切切的「以有限搏无限」,即「以有限的生命时间去搏无限的游戏时间」的活动。 

这里可能有人会问,电影、电视剧、动漫、小说这些东西,不也是多得无边无际,不可能看得穷尽吗?为什么独独要说游戏呢?还真的很不一样,因为与电影、电视剧、动漫、小说这些不同,游戏是同时拥有以下两种特质的文化产品: 

  • 一是排列组合。
  • 二是循环语句。 

排列组合大家高中数学都学过,有限个数的一组东西,一经组合就会演变成数量大得多的不同情形。游戏的一大基础,也就是排列组合。游戏中的角色、怪物、宝物等,都是若干个属性值比如生命值、攻击力、防御值、气值等的组合,每个属性下本就可取几十种等级,再加以组合,几成无限。所以一个玩家,在游戏中打来打去,其实不过是在这近乎无限的排列组合中求索抽插而已。游戏创作者轻易地变换某个组合的数值,再加上视觉和动作的包装,就能祭出一款新怪,让你废寝忘食地打上好多天。这不正是「以有限搏无限」么? 

循环语句就更好理解。一个游戏程序包囊了好多循环语句,而玩家在游戏中的每次拼杀,不过是多执行了一组循环。你看,「前方一大波僵尸来袭!」实则是一头僵尸的一大波循环来袭而已,循环次数20次,你打上十分钟,若循环次数赋上个2000次,你就得打上几个星期。如此循环往复,无穷无尽,又与拉磨的驴子有什么区别? 

所以明面上你玩得是嗨翻天的游戏,实际上,你玩得不过是排列组合和循环语句——游戏创作者的两根魔法棒而已。 

这两根魔法棒的作用,除了繁衍出无限的游戏时间外,就是让你「得不到新东西」。排列组合里的各种属性及其数值都是已知的,只不过组合起来后成了表面上的新东西而已。一次次的循环也没有新东西,不过是加了点随机性,又成了表面上的新冒险而已。 

我可以肯定的说,如果一个人长时间不吸收新东西,变成笨蛋是迟早的事。没有新的信息输入,没有新的知识刺激,认知的视域一步步变窄,反应的模式一步步固化,最后大脑就会僵化生锈。退一步说,若是你真的必须每天花n个小时来玩游戏,那么也请经常去尝试新的游戏,去体验和感受不同游戏的设计和玩法,这比你一年到头趴在一两款游戏里要好得多。 

若不是,假如你真的一根筋地用有限的生命时间去搏那游戏中无穷无尽的组合和循环,废寝忘食地奋战几年之后,到头来,可留下一星半点有价值的东西?别说什么激情澎湃的青春回忆,因为你每一天的回忆可能都是相似的。 

当然,并非所有的游戏以排列组合和循环语句为根基。但是你看市面上流行的、最让人无法自拔的那些网络游戏,哪个不是如此? 

当然,其他的文化产品也可能存在排列组合和循环语句,但是它们最多两者只居其一,且演绎的程度不在一个量级。 

比如电视剧里面,排列组合是常用的招数。Gossip Girl里面,男女角色之间排列组合悉数睡了遍,每多睡一个组合,就能多拉伸出好多集剧情,是杀观众时间的妙方。但至少,睡来睡去也就这么十几种搭法,跟游戏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再比如综艺节目里面,循环语句也是常态。《非诚勿扰》每一期就是循环一遍24个女嘉宾加四五位男嘉宾的套路,你每看一期就是多循环一遍,至于半年、一年、两年前的节目里的人尤其是男嘉宾,你还能记起多少?正所谓铁打的孟非流水的嘉宾,但至少,每个星期也就循环两次而已。 

所以,游戏作为一个艺术品,你可以去欣赏、去揣摩、去体验、去玩味。但同时,游戏又是一个碾压时间的深渊,当你用你的血肉之驱和不可逆的人生轨迹去迎战无尽的组合和循环时,不妨多想一句:这值得吗?

via: zhi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