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当主管 Google 搜索界面的设计师 Jon Wiley 看到 Google Now 的卡片式交互时,他忍不住问道,“当我滑动卡片的时候,他们下面是什么东西?”这个听上去有些天真的问题启发了 Google 主管设计的副总裁 Matias Duarte,也为 Google 未来的设计标准打下了基础。

“卡片下面是什么?”Duarte 按照这个思路继续思考下去,卡片的材质是怎样的?卡片是什么颜色的?人们是怎样拿起卡片的?最终,Duarte 带领一群设计师按照这个方向探索,并将其称为“Material Design”。

Duarte 的 Material Design 和苹果以前的拟物设计并不尽相同。拟物设计是尽力利用美工和交互在设计上模拟实物。而 Material Design 则更为抽象,它不关心实物是什么,只关心它的质感,层次,深度,和其他物体的叠放逻辑。从某种程度上来说,Material Design 更像是把交互界面变成了一张张的纸。因此,此前曾传出 Google 会将新的设计标准命名为 Quantum Paper (量子纸)。

具体的区别我们可以看上图。观察左上图我们可以发现,Material Design 的按键和内容的设计都是扁平的,然而它们的阴影却在提醒我们,这是一个 3 维空间,他们是有深度的,也可以产生重叠,覆盖等逻辑关系。它的阴影比苹果拟物化时代的高光阴影用的更轻,但比起现在的纯扁平设计又显得更拟物。

上图的右方则是一个简单的交互演示,这也显示了 Material Design 的交互并非是纯拟物的。按钮和显示框等可以产生伸长,放大,缩小的交互,这在交互逻辑上似乎和扁平设计更接近。

因此,Material Design 更像是拟物设计和扁平设计的结合。

尽管 Material Design 同时带有拟物化和扁平化的特征,Duarte 对苹果目前的扁平设计并不满意。他认为界面的交互应该是符合人类的习惯和期待的,“我们不会把一堆东西“唰”的甩给你,我们做的是遵循物理法则,却又在现实世界中不存在的交互”。想想在 iOS7 上打开任意一个应用后你看到的,你就懂他的意思了...

Duarte 强调交互设计要符合人的直觉,要好像一幕舞台剧一样,有铺垫有发展,而不能像跳帧的电影一样,从一幕“唰”的就跳到了下一幕。

同时,Duarte 极为赞扬当年施乐实验室发明的图形界面交互,认为它不仅是将虚拟的物体实体化了,更是明晰了计算机上的物体之间的逻辑。一个文件夹是包含了另一个文件夹,还是完全不同,里面有哪些类型的文件,网页浏览器在记事本的上面还是下面... 苹果的手势操作也加深了人机交互的逻辑联系。而 Duarte 希望在 Google 以语音输入,算法等新的交互发生深化这种逻辑,让人类能够以一个模型理解计算机在做什么。

这不禁让我想到,Duarte 才是继承了乔老爷子的思想呀,怎么跑 Google 去了...

尽管 Duarte 已经胸有成竹,不过 Material Design 还是一个理念,具体何如需要等到 Google 推出更多基于 Material Design 的应用和页面我们才会知晓。

英文原文:Material world: how Google discovered what software is made o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