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

世界杯已经结束,球员们回家分欧元,该去板砖的也该起来接着搬砖了。

啊,在忍受了一个月的刷屏之后,能大声说出这句话当真是令人心旷神怡呢。这是我最不喜欢的一届世界杯,不,不是因为贵巴西,也不是因为你大荷兰,而是看球这件事情本身的味道变了。根据我在朋友圈里的观察所得,大多数人对比赛的兴趣远远没有对赌球的兴趣高。一夜之间,你身边都是赌棍,兴高采烈地讨论贷了多少,下了多少,赢了多少,以及又跳了几个。究竟有几个是真喜欢足球的呢?

早在6月27日,一位叫做hefanghua的网友贴出了以下这张图:

后来我也想通了,自己国家的足球队进不了世界杯决赛圈,那么除了看电视直播之外,唯一可以和世界杯发生一点关系的方式就是买足彩。这想起来都让人觉得伤感,不过,当我连续下了4注重注,注注落空之后,这种软弱的情绪就完全消散不见。160块钱干点什么不好?买成盐能吃到下一届世界杯呢。

也有另外一种可能:其实人们从来都这样,只要还有一块豆腐干,大家就能把它做成骰子,好聚集起来赌饭票。在那些我们误以为纯洁无比的岁月里,只是因为没有各种社交软件,让我们看不到这种对赌博的狂热。如今微信微博沟通起来异常方便,彼此看清对方本来面目时,难免会有些吃惊。

不过,虽然我这么人文关怀,事实的真相依然是残酷的。

觉得自己是在用智力和庄家博弈的朋友啊,看了这张27日的图你怎么想?本届世界杯,诸强风格大变,德国队踢得像是一只南美队,三角小短传打得水银泻地一般,而巴西队踢得跟一只欧洲弱旅似的,而且还带着一种韩国队的味道……

很少有人能够说清世界杯中究竟蕴涵着多少经济因素。尽管经济学是一门博大精深的学问,但人们给它的定义却是一门不精确的模糊学科。世界杯能否成为举办国经济的强心剂?全球的生产效率因世界杯将下降多少?哪些行业将成为世界杯的赢家或输家?诸如此类的问题在经济学里绝无现成答案,因为经济行为的变数太大,比如世界杯肯定刺激了消费,可是付出的代价是观看比赛损失的生产效率。

平衡是经济学中常用的词汇,有失有得是世界杯经济学的一大特色。员工旷工观看2002年世界杯使欧洲损失了将近60亿英镑,法国和意大利分别为13亿英镑和16亿英镑。对于经济相对落后而又有着众多狂热球迷的拉美地区来说,预计本届世界杯将因为旷工损失3亿英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