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一切的营销,其实都是针对满足人性的各种需求、焦虑和欲望而做的:冲动、贪婪、功能、满足、炫耀、自豪、面子等等,所以要做好社会化营销,就是要把用户当作普通人,跟她们沟通互动,满足她们的这些需求、焦虑和欲望:营销就是这么简单,不要想的太复杂,不要过分曲高和寡,哗众取宠。

“虽然我们在产品中,会有意无意地利用人性的弱点,去击中用户需求的要害,但是,不能把这种聪明过度化,而是需要站在一种坦诚的角度和用户对话,而不是给用户下套。对产品人来说,善良比聪明更重要。” 这是 Amazon 创始人贝佐斯的信念,同时,他还认为:“相比天赋,每个人做出的选择才是至关重要的,有时候,我们需要去做出艰难的抉择,而这时候我们必须去追随自己内心的热情。”

产品经理是最了解用户需求的人。需求的背后是人性。正因人性有各式各样的弱点,才给了流氓软件以登堂入室的机会。因此,一个优秀的产品经理,距离伟大,差的其实是九个字:如何对待人性的弱点。

马斯洛认为,在他所研究的那些自我实现者身上,一个共同而显着的特点就是“非此即彼”的消解。他说:“正像最伟大的艺术家所做的,他们能够把相互冲突的色调、形状以及一切的不协调,一起放到一个统一体之中。这也是最伟大的理论家所做的,他从令人迷惑、不连贯的事实碎片中拼凑出整体。伟大的政治家、宗教家、哲学家,伟大的父母、恋人和发明家也无不如此。他们都是综合者,能够把游离甚至相互矛盾的事物整合入统一体。”

产品经理亦如是。

如果说互联网以电脑为依托,移动互联网则以人为本。每一款APP都闪烁着产品经理对人性的理解。孟子说,看到毛茸茸的东西就看到了“仁”,人性趋利避害,光明也是“利”的一种。发掘人性积极的一面,就有了“微信”,发掘人性消极的一面,便有了“秘密”。谁能永葆长青,谁只昙花一现,不言自明。

表面上看,移动互联网卖的是服务,争的是用户,但究其根本,人心向背才是攸关软件成败的核心,就像你永远不会去买一个杀人犯做的包子,以免吃到人肉叉烧包一样。

我欲仁,斯仁至矣。马斯洛说:“儿童是睁大了眼睛,用非批判性、非祈使性和纯真无邪的眼光来看待世界的,他们只注意和观察事实是什么,对它并无争论与要求。”

世界的模样,取决你凝视他的目光。你是什么样,产品就是什么样。

正如弗洛姆所认为的那样,在古希腊,人们的生活目标是“追求人的完美”,可到了今天,现代人则一味“追求物的完美”,结果把自己变成了物,把生命变成了财物的附属。于是,“存在”(to be)被“占有”(to have)所支配。

说到底,你占有了物,失去的却是自己。存在主义有句话叫“拥有就是被拥有”,亦即此理。

几乎所有人都看到了移动互联网蕴藏的无限可能,但他们往往舍本逐末地在“器物”层面追求所谓的用户体验。

聪明是一种天赋,而善良是一种选择。

小胜靠智,大胜靠德,移动互联网的用户体验归根结底其实就八个字:民吾同胞,物吾与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