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亚勤

作者 / 刘润

张亚勤离开微软,在很多人心目中,其实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其实早有传闻,在三年前,张亚勤就曾与比尔盖茨沟通过离职的事宜。另外,据说张亚勤还曾经拒绝了来自IDG的橄榄枝(有传闻称,IDG曾经试图邀请张亚勤加入为资深合伙人)。今天《南华早报》再次爆出消息后不久,微软确认了张亚勤的离职,我也从百度非官方渠道了解到:张亚勤确实离开工作了十六年的微软,几天后即将成为百度总裁,负责新业务开拓。 

三年前离开微软加入金山任CEO、原微软亚洲工程院院长张宏江在微博上说,“一个时代的结束!” 

我说:不,是两个时代的结束。 

PC时代的结束 

张亚勤是少年天才,他12岁考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少年班,20岁时已经获得无线电电子工程硕士学位,23岁获得华盛顿大学电气工程博士学位。1997年,年仅31岁的张亚勤获得了IEEE Fellow称号,成为这个古老协会最年轻的科学家。 

这样闪耀如新星的年轻科学家在两年后加入微软,33岁便成为微软中国研究院首席科学家。后来这个机构升级为微软亚太研究院,再后来成为微软亚太研发集团的一个重要部分,张亚勤出任微软亚太研发集团董事长。 

  • 在微软,服务部门(如唐骏创立的微软全球技术支持中心)是为昨天的利润工作,给已经购买产品客户提供承诺的价值。
  • 销售部门(如杜家滨组建的微软中国有限公司)是为今天的利润工作,把产品变成利润,争取更多的客户。
  • 开发部门(如陆奇领导的BING搜索)是为明天的利润工作,确保明天我们有优秀的产品可以卖。
  • 研究部门(如李开复创立的微软中国研究院)是为后天的利润工作,了解趋势、发展科技,保证永远处于领先位置。 

在研究这件事情上,全世界投入最多的就是汽车行业和IT行业,而微软是在IT业中投入最多的公司。微软研究院是微软 “皇冠上的明珠”,全球四大研究院在研究未来30年可能用到的科技,以张亚勤、李开复为代表的真正的科学家们,是这颗明珠上闪着的光芒。 

这些光芒,照耀着那个年代,微软最为闪亮的年代。 

可是,让微软如此闪亮的PC时代,终于要结束了。PC时代结束不是微软的错,当然更不是张亚勤的错,这是大势所趋。问题在于,微软能不能抓住下一个时代。 

当然,抓住是偶然的,抓不住是必然的。微软曾经最为辉煌的成就成为眼下最为难堪的包袱,这也解释了为何微软很早就开始开发智能手机,早在谷歌之前就开始研发搜索,但是都没有“创业”成功的原因。 

分析过去,总能头头是道,但如果放眼未来,谁敢说自己能预测趋势? 

微软曾经账面上趴着600亿美元现金,几乎是一个小国一年的GDP收入。这样的现金储备似乎应该完全可以让微软的转型势如破竹,然而600亿为何未能挽回微软转型的颓势? 

假如未来有100个方向,每个方向有100个公司在奋力创业,那么整个市场有1万家公司在尝试创新,这一万家公司背后的社会资源加在一起,可能是10000亿的规模。微软600亿美元(今天苹果的1000亿),砸在任何一个地方,都只有很小的成功概率。这是整个社会的力量,整个未来的力量。微软如果留恋过往既得的利益,必然就要在惊涛骇浪中与整个趋势搏斗。这就是为什么克里斯滕森在《创新者的窘境》中所说,上一个时代成功的公司,在下一个时代几乎注定失败。除非微软的掌舵者有着过人魄力,超乎寻常的眼光,能够引领团队基因转变,这些都是小概率事件。未来如果微软没有成功,不能责怪任何人,但是万一成功,一定有英雄存在。 

大趋势如此,张亚勤个人无能为力。  

外企时代的结束 

微软在中国一直有两条线,一条是商业线——微软(中国)有限公司,这家公司注重于技术的本地落地,历任CEO人们耳熟能详,比如吴士宏,比如唐骏。另一条线是技术线——微软中国研究院,后发展为微软亚太研发集团。张亚勤现任微软亚太研发集团董事长。 

虽然贺乐斌才是今天的微软(中国)有限公司CEO,但是在很多人心目中,张亚勤才是微软中国的真正代言人。 

这几年,外企的光环在不断减弱,而国内公司却越来越如日中天。在PC时代,中国没有全球知名的软件公司,但是在互联网时代,百度、阿里、腾讯却成为全球知名的高科技公司。 

外企的光环正在不可阻挡的消失。扎根中国22年的微软,是中国高科技企业的黄埔军校。今天的外企面临的不仅是国内企业的壮大,同时也必须面对超国民待遇的失去,以及所有这些因素带来的人才流逝。今后,将不应存在外企、非外企这样的叫法,只应存在有竞争力的企业、不具备竞争力的企业。 

这是创业者前所未有的好时代,优秀的人才纷纷从对外企的信仰,转向对创新的信仰。 

新时代的开始  

加入百度的张亚勤或许将面临着更为艰巨的挑战。李彦宏一直期望把百度打造为一家技术驱动型的公司,当马云不断做商业模式驱动的战略布局,马化腾在用产品经理的心态来打磨公司的时候,李彦宏有着完全不一样的心态,他向往着成为下一个谷歌,他相信真正改变世界的是技术变革。 

也正因为此,他从谷歌挖来了吴恩达——曾领导谷歌大脑人工智能项目,担任百度首席科学家,并且让他在硅谷主持设立一个新的人工智能实验室。在一次吴恩达接受《福布斯》的采访中,他说“毋庸置疑,百度是中国的科技巨头,其他公司很会做产品。这不是百度的优势,但是百度十分善于打造真正的硬技术。” 

不管百度是否真正能实现硬技术的突破,显而易见的是,在BAT的三巨头中,马化腾着眼于应用层面的创新,马云热衷于商业模式的创新,而李彦宏则是一个有着技术情节的“书呆子”,他所想要布局的未来,从吴恩达和张亚勤的加入来看,李彦宏正在努力试图通过硬技术的跳跃式的创新来改变世界。 

离开老臣的微软,会不会因此而更年轻了呢?作为在微软服役14年的老兵,我一直从心底的最深处,祝愿微软能抓住移动互联网,或者是下一个时代的机遇,重振辉煌。也许完成历史使命的老臣的离去,也可以让微软焕发新机。 

也许这对微软、百度和张亚勤来说都是新时代。 

曾经在微软中广为流传这样的一个段子:张亚勤的办公桌上放着三张照片,分别是老婆、胡锦涛和比尔盖茨。张亚勤经常和别人开玩笑地说,这是我的三个老板。 

现在,这张桌子上的一张照片,要换了。

via:forbesch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