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网

2012 年 7 月 16 号至 2014 年 8 月 5 号,这段时间是我在人人的日子。人人作为我工作的第一家公司,有很多感触。

2012 年 7 月学校毕业,直接进入人人网。入职的部门和实习的部门会不一样,实习是在人人逛街,正式入职是在公共主页组。其实那个时候,人人的黄金时期就已经过去了,但是凭着我们这一代人对人人的喜爱,我还是义无返顾的加入,心无旁贷的做事情。但是很多事情和预想的并不一样。

在公共主页组(内部称为 Page 组),当时的产品、技术里只有我一个女生。也因为这个原因,leader 在刚开始给我的工作定位更像是一个项目管理人员,女生好跟大家沟通嘛。最明显的一点,就是我们组重新分工位的时候,所有的产品工位都在一起,唯独把我和技术安排在一起。另外有产品的实习生也是和我们组的产品工位在一起。虽说彼此只隔一条过道,但是这样的安排,还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让我费解。

所以在 page 的一年多时间里,我一直属于产品和项目管理的混合角色。与人沟通的能力和对事情的整体把控和协调能力有所增长,产品方面的发展却非常受到限制。这一点也在我以后的求职中得到印证,不幸的是我自己那个时候并没有想到这些。

后来我自己想真正专心做产品方面的事情,刚好公司内部有一个评论中心的项目,之前的 leader 找人找到我,希望我去做产品。考虑到可以跳出 page 项目组,做点别的,心里还是很乐意。但是做了之后才发现,这个项目压根就是一个坑啊。老大们只要页面上的效果,还要短期内实现,可这些都必须建立在评论底层服务支持的基础上,和新鲜事、KV 都有着莫大的关系。但是 KV 那边又不给人力支持,一说就是那边排了很多的大项目,都是上面老大批的。后来这个项目直接把我们的技术负责人做离职了。

人人内部有很多这种项目,做着做着就黄了。起先,很可能是某个老大心血来潮,立马从各个业务组调人手组队,火速开发。等这段热情过去之后,项目还没完成,老大们可能都早已忘记这个事情,项目也就得不到资源分配,黄掉了。我在人人网经历这样的项目至少还有两个。所以弄的人心都很累。

2014 年 5 月,因为 page 的 leader 也是我之前的 leader (在人人两年,经历 4 任 leader)离职准备出国。熟悉 page 的产品除了当时的副总监,就只有我了。所以我当时的 leader 找到我,不是用商量的语气让我接 page。迫于压力,我接下来。当时的 page 处境比较尴尬,没有前端资源,没有独立 QA,只负责维护 web 和后台服务。由于职业发展的压力,我很想往移动端转。所以,当时给我们的副总监提议做 page 在客户端的身份切换。副总监一句话就给我噎回来了,从此我再也不提这事,只是每周都会把有多少用户投诉 page 在客户端不能发布内容的反馈整理好,给老大们发过去。在这里,深刻的领悟到一个道理,屁股决定脑袋,也决定干哪些活。

2012 年下半年,人人无线挂起海盗旗,要干出成绩。结果 2012 年底,传出裁员风波;2013 年春节后,听说很多小伙伴走了。紧接着就是人人游戏裁员,2013 年上半年,很多老员工都离开了。2013 年年底的时候,我们那一届的应届生都走了很多。2014 年开始,我因为身体原因,休养半个月。等回公司后,发现好多熟悉的面孔都已经没有了。再加上当时自己也干的不开心,属于一直被领导派去填坑的那种角色,干的比较憋屈吧;加上本人心直口快,也不会溜须拍马,对权力没什么欲望,所以一直不属于产品核心圈,不知道我们有什么规划,也不知道我们的产品会向着什么方向走。每天的工作都是浑浑噩噩,长进不了多少东西。与其这样呆着,不如换个环境,学点东西。

2014 年我走的时候,我们产品组除了老大,与我同时期进人人的,我是最后一个离开人人的。

离开之后,有一种解脱,也有一种轻松。

via: ji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