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经常在一些业内交流分享的场合,被问起一个比较具有代表性的问题,面对互联网新媒体的冲击,传统媒体人如何发挥内容为王的优势,在新的媒体竞争格局中取得新的领先地位。

其实如此问题真是很难回答,但是反复思索之后,我觉得还是不直接回答,因为也没有这个本事逆历史潮流而行,转而想通过看似“天马行空”的分析论述,从侧面剖析下内容的本质,从本源上还原媒体人内心无法割舍的“内容为王”之内容的真义,进而让所有的媒体从业者明白一个基本的事实,那就是内容的本质其实是时间,所有能够占据用户时间的一切本质上都是内容,能够承载这一切内容的介质都是媒介,今天用户需要的内容已经不是传统媒体人曾经提供的内容,固守曾经的内容提供老办法旧地图,永远也不可能有新发现无法找到新大陆。

是内容也不是内容,只在乎你怎么看

首先,从内容的广度上说已经不仅限于所谓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内容形式,也不仅限于报社、电台、电视台内容生产主体所生产的内容,而是广义上一切能够对用户形成吸引,并能够占用用户时间的所有一切内容,一个朋友圈的转发,一张没有任何画面的黑色色块,一个“啊”,一个“顶”,或者一次轻轻的指尖触碰之后生成的一次赞,或许已经能够引发屏幕那一段的 ta 多少欢心,多少的注意力和关注度。

内容的本源:我们所熟知的那些内容

传统媒体的商业模式的基本流程是,通过优质的内容,满足用户基本的文化消费需求,进而形成用户对于内容的关注,而这种关注是以牺牲用户做其它事情的时间为标志的,简而言之就是优质的内容一定是能够被用户所关注的,并且一定会得到用户投入时间进行关注的内容,只有这样才能够形成所谓的影响力,因此内容创造价值的核心源动力在于成功占用用户的时间。

没有对于用户时间的占有一切关于王和后等的争论,关于影响力和传播力等的争论都是空中楼阁。

在媒体资源相对紧缺的曾经,传统媒体所生产的内容几乎是用户所能够接触到的内容的全部,并且对于用户时间的占有是实实在在真真切切的,因此其影响力的产生也就顺理成章。

内容革命 2.0:内容不再是少数人的专利

而随着互联网带来的通讯技术的革新,使得更多的媒介形式和媒介手段应运而生,并且互联网工具平台提供给了普通个体大量低成本生产内容的便利和条件,使得内容生产不再是专业的媒体机构的专利,更多的内容被生产出来,充斥在用户面前的内容出现了井喷的状态,令用户应接不暇,对于用户时间的占有比例也在不断的提升。

而相较于无限度增长的内容,用户的时间是有限的,每个人每天的极限活跃时间也就是 24 小时,也必然意味着从用户的角度说,用户对于内容的需求是有极限的,因此也使得在争取占用用户时间的竞争就越发白热化,这也是当下新的传播生态体系下内容竞争的惨烈性的集中表现。

内容革命 3.0:一切皆是内容,内容即是时间

曾经能够占用用户时间的内容大多来自专业媒体机构的生产,如今拥有这种生产能力的个体的增加,使得其生产的内容数量大幅度增长,直接导致时间竞争的红海的到来,与此同时,如今能够占用用户时间的内容已经不仅仅是狭义角度的内容,无论是专业机构还是 UGC 个体也好,而更多呈现泛内容的概念,不仅限于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一次轻轻的点赞,一次转发分享,一次表情的发送,已经能够在瞬间生产出无限量的所谓泛内容,而这些泛内容都有一个基本特征,就是直接实现了对某一部分用户群体的时间的占用,而这些用户群体的被占用的时间或许曾经就是被用来阅读传统媒体优质内容的时间,而当下已经被消耗在了看点赞数量,浏览不同好友分享在朋友圈的文章的标题。

没有迈出跨界第一步的传媒人正在受到整个世界的竞争,一切能够占用用户时间的人、组织、介质、应用、媒介,甚至是机器。

如今的传媒人的竞争对手已经完全不是曾经的媒体同行,也不是新媒体,是任何一个可以产生内容,甚至是曾经的垃圾内容,甚至是不能够精确定义为内容的泛内容生产者,可能是一个媒体从业者,可能是一部 iPhone 手机,可能是一个穿戴设备,可能是一部装上了 GPS 导航系统的汽车……

无边界的内容生产时代已经提前到来

当下的互联网,特别是移动互联网为我们带来的是无数的可能,无数的跨界竞争现象变成现实的可能,而对于内容生产领域的深度影响正在发酵,用户所需要的内容已经不是曾经的内容,一切能够占用用户时间的有形的,无形的,个体的组织的,人性的机器的,一切的一切,都是用户所需要的内容,只是这个泛内容的内涵和外延已经无限被延展,延伸到一切的领域。

曾经的狭义的内容,在如此的竞争新格局中,其内容供应的品类和数量,在如今泛内容需求满足的浩浩荡荡的大军中已经看不到其踪迹,即使生产出再多的曾经的优秀内容,或许在泛内容的海洋中也无法泛起一丝丝波澜,曾经内容优劣的竞争已经不再是一个维度,不是一个行业,也不是一个体系世界里的竞争,而重新回归到用户时间的占有这个本源问题之上。

曾经媒体生产的内容,因为其内容的优质,因为媒体的垄断地位,因为其成功实现了对于用户时间的占用,因此实现了其商业的价值,最终实现了传统媒体的商业模式,而如今随着占用用户时间的竞争白热化,更多的跨界元素成功实现了对于用户时间的占用,而占用的手段和方式已经不仅仅是通过所谓的传统内容,而更多的是一种泛内容形态和手段,并在这种竞争中处于优势和领先的地位,并距离价值的创造以及商业价值的实现越来越近。

在此竞争局面下,传统媒体的内容生产能力和优势已经完全不能在另外一个竞争维度之上取得任何的优势,也意味着必然需要从狭义上的内容生产能力的竞争格局中走出来,回归对于用户综合需求的满足,也就是通过任何能够实现对于用户时间占有的方式,来实现自身影响力的树立,并最终形成核心价值,并将这种影响力,或者说对于用户时间占有的能力直接转化为真正的商业价值。

停留在单纯的内容竞争的,低维度,低层次的位置,发出再大的声响也不过是密闭玻璃房子里无用的呐喊。

放下所谓狭义的内容,以用户需求的,并且能够实现对于用户时间有效占用的广义的泛内容需求的满足,回归内容生产和传播本质占用用户时间的基本认知水平之上,进行所谓的媒介融合或者转型发展才算真正抓到了问题的要害,否则一切的所谓努力都将付诸东流。

不是媒体人的错,确是媒体人的不幸

曾经被社会经营的媒体从业者不屑的所谓垃圾内容,如今已经成为当下占用用户时间的主力军,没有更多的深度内容,没有更多严谨的深入调查,没有严格的文体格式,更没有所谓的文采;曾经不曾被列入竞争对象的社会大众的每个个体,甚至是那些能够自动生产数据的穿戴设备以及智能设备,也在无休止的生产着内容,为用户提供有价值的信息服务。

曾经的路况播报信息,如今被微博上碎片上的直播信息所取代,被微信群即时的现场直播所取代,更会被地图软件基于大数据分析结果的简单前端呈现所取代,而且还直接为你提供绕道的路线选择。

当媒体人在苦苦思索我们的内容为什么对于用户缺少了吸引力的时候,在苦苦冥想如何提升自己内容的所谓独家性和深度以及思想性的时候,突然发现用户已经无暇消费这些精华的内容,有价值的内容,而是大部分的时间被刷微博,刷朋友圈的碎片时间所替代,而如此动作所消费的内容是碎片的干瘪无营养的,却是实实在在占据着用户时间的内容,真的内容。

与其说是媒体人的错,生产的内容无法相较以前的质量,不如说是媒体人的不幸,是用户的需求在变,是现实的内容需求在变化,而这种变化对于媒体人来说是无奈的,却是不得不接受的现实。

当曾经更多的精力集中到内容生产之上,并成功吸引到用户的时间和注意力,形成传播影响力,构筑起媒体的商业模式的时候,如今严肃和优质的内容再无法吸聚用户注意力和时间的当下,重新理解内容本质是时间占有的根本性问题,对于我们找到变革的出路意义重大。

围绕用户变化着的需求,围绕用户时间的占有主题进行内容生产和产品以及服务提供,或许才是当下资源投入的重点方向,无论是传统媒体还是新媒体手段,都是实现这一目的的形式和手段,时间的占有才是唯一的终极目的。

via: iresearch.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