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roid

安卓创始人安迪·鲁宾(Andy Rubin)已从谷歌离职,再次创业,创办一家孵化器公司,专门帮助有志于硬件领域创业的公司。在2013年Andy Rubin已经被调离Android团队,被迫负责Google X实验室的机器人业务,实际上成为Google整合Chrome与Android两大生态的“炮灰”。在Chrome OS和Android生态尚未成功整合之际,Andy Rubin离开Google还是让人唏嘘:他是Google移动时代的功臣,是与乔布斯并列的改变世界的人。 

Android如日中天,Andy Rubin黯然离场 

Android正在渗透到一切可以进入的设备,让原子世界比特化,让一切设备智能起来。在智能手机生态中,Android后来居上,对iOS已形成大军压顶之势:根据IDC8月报告,2014年Q2Android份额从2013Q2的79.6%增长到了2014Q2的84.7%,已成绝对寡头。透过开放式的架构和理念,Android还催生了寄生于其上的MIUI、Flyme等所谓的“ROM”生态,第三方手机厂商正是有了Android才可以联合对抗Apple。 

Android不只是在智能手机领域大获成功。开放式架构给了它强大的扩展性和移植力,这帮助它渗透到一切设备:平板、电视、盒子、车载设备、智能手表、智能手环、无人机等绝大多数智能设备。这十分关键,原子世界比特化的浪潮正在袭来,所有科技巨头都在向智能硬件、人工智能、机器人这些新领域投资,Android俨然已成为默认的基础设施,未来它将无处不在。倘若智能硬件真能掀起又一次信息革命,那么当前的Android生态不过是冰山一角。 

对于Google而言,Android帮助它在移动互联网重拾话语权。搜索引擎在PC端的入口地位到了移动互联网已经难以奏效,唯有通过更为下沉的手段才能继续让流量、内容和用户在自己的生态之中,操作系统、硬件设备就是这样的下沉手段——百度因为没有自己的系统就只能通过收购91无线等来寻求上层的应用分发、LBS、搜索这样的入口。如果没有Android,Google没有今天,更没有未来,与Apple生态抗衡的可能是微软WindowsPhone或者三星Tizen。 

Andy Rubin是Android的创始人,也是互联网设备的倡导者。在创办Andriod之前他曾先后在Apple、Apple旗下专注手持设备的General Magic公司、生产WEB TV的公司Artemis Research、微软工作,历任机器人工程师、软件创建人等职,兼具软硬件经验。Android名字即来自于他本人的名,深入人心的“绿色小机器人”LOGO则体现着Andy Rubin对机器人的热爱和Geek本质,“他是那种既喜欢电焊枪,也着迷编写程序,并擅长业务战略的奇才”。在2007年前后,Android被Google收入囊中,Andy Rubin转型为管理者。随着Android极速发展,Andy Rubin成为Google的功臣,不过随着2013年被调离Android团队意味着他已经失去控制权,去负责暂时对Google没那么重要的机器人业务实际上北架空,为今日离职埋下伏笔。 

为何不能善终?Android并未让Google满意 

在Andy Rubin之前,Android团队已经经过一轮换血:团队代言人巴拉加入小米这一“ROM”公司,负责维护安卓开源项目的奎鲁(Jean-Baptiste Quéru)离职…… 

Google对Android不满意,一些关键成员对Android也不满意。 

Android看上去帮助Google在移动互联网扳回一局,但只是“看上去”。就像腾讯的微信一样,拥有海量的用户和强大的粘性,但却一直面临着至关重要的问题:变现。在这一个时点到来前,Google仍旧需要在Android上大量投入,它不断地在升级,且是完全免费授权给手机厂商。在小米等“寄生”玩家基于上层定制式应用做得风生水起,赚得钵满盆满时,Google自己也被架空。 

Android碎片化一直是一个老大难问题。不同的设备、不同的尺寸、不同的定制,让整个Andorid生态乱入杂草。从市场份额来看Google拥有很大一块牧场——但杂草遍布,iOS则与之形成鲜明对比,其生态完全处于Apple控制之中,变现模式健康而多元:app store、硬件、iTunes、地图…… 

Google尽管也有Play、有Nexus系列设备,但都“不上道”,相关数据显示,Q2 Google Play下载量超过苹果应用商店App Store 60%,但开发者在App Store获得的收益仍然高于Google Play。 

有人说,Andorid本身不需要赚钱,它是Google基于搜索的业务在移动生态的基础土壤,或者说“入口”。但问题是,基于Android定制的第三方ROM已经将Google服务剔除得一干二净,都在预装自己的应用或者预装别家应用赚钱。 

Android极速成长,实际却面临“失控”的危机。或许这是Android不让Google满意的原因。调离Andy Rubin无济于事,接班人Chrome及应用高级副总裁Sundar Pichai在过去一年多并未解决上述问题。至于传说中的让Chrome和Android生态进一步整合好像也从来没有发生过,ChromeOS未来很美但目前很小,而Chrome移动的市场份额还没有Android自带浏览器高。 

但是所有这一切,都已经与Andy Rubin无关了。 

值得注意的是Andy Rubin此后从事的工作为机器人孵化。在每一波大潮来临时总会有大公司的高层离职二次创业,寻找下一个梦想,其中不乏成功者。人工智能的时代正在来临,Andy Rubin还有再续传奇的机会。 

via: SuperS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