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件公司

很多年前,阮一峰将美国软件工程师、大嘴巴 Joel Spolsky 部分博客引进中国,取名《软件随想录》。我们挖出 Joel Spolsky 另外一篇很有意思的老博客,对创业者很有启发,Enjoy!

任何一个创业者都面临这样一个问题,必须确定你公司属于什么阵营,你需要做决定:选择缓慢而有机地成长并逐渐盈利,还是在雄厚资本支持下“爆炸式发展”?

第一种模型开始时企业规模较小,目标也有限,需要花很长时间慢慢把生意做起来。我将其称之为美国冰淇淋品牌 “Ben 模型”;

另一种则俗称“快速成长”(又名“圈地”)型,你需要筹集大量资金,尽快发展壮大,而且不关心盈利能力。我将其称之为”亚马逊模型“,因为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佐斯几乎就是这一模型完美代言。

两个模型差异

首先,我们来看下这两个模型差异。问自己第一个问题:你要进入的是一个存在激烈竞争的行业吗?

如果你没面临任何真正竞争,就像当时亚马逊,你就有机会通过“圈地”获得成功。也就是说,你要尽可能快获取大量客户,这样后面竞争对手就很难进入。但如果你面对的是一个已有很多成熟竞争对手的行业,“抢地盘”是没意义的,你需要花大力气把客户从竞争对手那拉过来,才能创建你的客户群。

第二个问题你需要问自己:你的生意,具有“网络效应”和“用户锁定”特点吗?

“网络效应”意思是:你已有客户越多,你未来客户也就越多,该效应基于梅特卡夫定律:一个网络的价值,等于其用户数的平方。而所谓用户“锁定”,就是这项业务存在某些特质,让用户不想随便更换。即使服务不是很好,也没人想换掉,因为用户觉得修改电子邮件很麻烦。

以下是快速发展案例研究:

1998 年,AOL 支出大幅增长,每五周就增加一百万客户,AOL 有聊天室和即时通讯等功能,这些可实现对用户的隐形锁定。一旦你找到一群聊得来的朋友,你就不会更换网络供应商。AOL 每月可以收取 22 美元,而很多互联网提供商费用不过是每月 10 美元,在我看来隐形锁定就是关键原因。

当我在 Juno 工作,大众都开始上网,但我的管理层未能理解这一点,错过最好的超越 AOL 机会。他们不想因新一轮募资稀释股权,所以没花大力气吸引顾客,对 IM 聊天,他们也没战略性思考,所以也没开发任何可实现隐形锁定的软件功能。现在 Juno 约有 300 万用户,平均每月支付 5.50 美元,而 AOL 约有 2100 万用户,平均每月支付 17 美元。“哎!”

现在说结论:如果你进入某个行业,它具有网络效应和用户锁定(比如电子商务或即使通讯),并且没竞争对手,那么你最好使用亚马逊模式,要不然其他人就会捷足先登。但如果你进入的是一个成熟市场,快速增长只会浪费大量资金,你最好做一些可持续增长、盈利的事,这样接下来几年,你可以慢慢取代你竞争对手。

第三个问题你需要问自己:它和资本需求量及盈亏速度有关:

亚马逊快速筹集资金,又迅速花掉。这么做是有原因的,他们需要尽快发展。如果这个行业还没竞争对手和网络效应,这是快速发展的最好时机,每一天都很重要。Ben 则未必如此,他们起步初只需要少量资金,甚至只是一张信用卡额度,同时可能快速盈利。

如果你是亚马逊模式,以下是用钱争取时间的方法:

  1. 第一,使用已装修好的行政办公室,不使用传统办公室。成本:大约是普通办公室 3 倍。节省时间:几个月到一年,时间长短取决于市场;
  2. 第二,支付高工资,为程序员提供“宝马”作为创业奖金。成本:技术人员工资支出高出约 25%.节省时间:可在 3 周内招到需要的人才,一般情况下需要 6 个月。
  3. 第三,雇佣顾问代替员工,成本:约 3 倍。节省时间:你可以马上咨询顾问,迅速执行决策。
  4. 第四,如果你顾问没给你足够时间和关注,用现金贿赂他们,让他们只想为你工作。
  5. 第五,大把花现金,尽快解决问题。如果你新招来的明星程序员工作量不够,整天忙着安置新家,那就雇一个高级搬家公司,帮他们搞定。如果新办公室安装电话很费时,那就买几打手机。同样,如果网络问题降低了工作效率,再找两家网络供应商做备份网络。雇佣前台,为所有员工提供干洗、预订服务、安排豪华轿车到机场等等。

第四个问题问你自己,企业文化对你是否重要。

当公司每年增长速度超过 100%,导师就无法向新员工传递企业价值观。如果一个昨天刚招聘的程序员今天就被提升为经理,突然间要听取 5 个报告,这样就不可能传递企业文化。网景就是很典型例子,一年内程序员人数从 5 人暴增到 2000 人,因此,他们文化是来自不同人的不同价值观的大杂烩,不能形成文化的合力。

对一些公司,这可能是好事。但对另一些公司来说,企业文化是公司本身一个重要组成部分。“Ben” 的存在源自创始人价值观,他们不会让企业发展增速,超过企业文化传递的速度。

让我们以软件为例。假设你想打入文字处理软件市场。现在,这个市场似乎已被微软垄断,但你会发现一个小众市场,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他们都不接受自己的文字处理程序崩溃。这时,你可以去开发一款超稳健的工业级文字处理软件,它永远不会崩溃。你可以溢价出售给靠文字处理软件为生的人群。

然后现在,你的企业文化可能包括各种编写高度健壮代码的技术:单元测试、正式代码评审、编程惯例、大的 QA 部门等等。这些技术不是微不足道的,员工们必须花费一段时间来学习。当新程序员要学习如何编写健壮代码时,他们需要更有经验的人提供指导。

一旦公司增长快到不可能进行新人辅导,你就只能放弃传递这些很重要的企业文化。新员工不了解这些,就会写出不可靠的代码,他们的程序会因为考虑不周而崩溃。也没人有时间审查他们代码,教会他们正确方法,你的产品针对 Microsoft Word 的整个竞争优势就不复存在。

所以,对 “Ben 模型来说,企业文化很重要,但对亚马逊模式,文化变得不是重要的事。不过需要提醒:公司增长过快会忽视细节,铸成大错,尤其是会花费过多钱。亚马逊用约 180000000 美元股票收购了一家比较购物公司 Junglee,然后突然意识到:比较购物服务对他们业务不利,又把它关掉。充足的现金流很容易掩盖一些愚蠢错误。

当然,企业迅速成长会让人觉得这是一家成功企业,当潜在员工看到你每周招聘 30 人,他们会觉得自己有可能是即将 IPO 的公司一员。这些人可能不会注意到一家有 12 名员工和一条狗的“不活跃的小公司”,即使这家公司利润可观,同时正发展为一家基业长青的公司。

那如果你必须快速成长怎么办呢?根据一项经验法则,你要么提供一个良好的工作环境,要么向员工承诺他们会快速致富,否则你招聘不到人才。一些员工对即将 IPO 的公司感兴趣,通常这类公司会发放大量股票期权。这类人即使讨厌公司安排的工作,也愿在公司呆三到四年,因为他们指望着 IPO 之后的那一桶金。

如果公司缓慢而有机增长,这一桶金看起来更加遥远。在这种情况下,你别无选择,只能努力营造一个良好的工作环境。它不可能是忙碌的 80 小时工作制,办公室不可以是巨大的嘈杂的阁楼,里面挤满折叠桌和硬木椅,你要给员工不错的假期,员工之间关系友善,友谊超越同事之情。经理要开明,要获得大家支持,他不能是 Dilbertesque 式的细节型经理,如果你做到以上这一切,就会吸引很多人,他们已经被下次 IPO 就成为百万富翁的梦想愚弄太多次;现在,他们寻找的是稳定发展的公司。

最后一个问题问自己:事关风险。

在 Ben 模型中,如果你足够聪明,肯定会成功。或许有些费劲,有些起伏,但除非迎来又一次大萧条,你不会损失太多钱,因为本来也没投入太多。而亚马逊模式问题在于:现在所有人都只想到亚马逊,实际上你应该想想其他 95% 的公司,他们烧掉数量惊人的风险投资,然后无一例外失败,因为没人想购买他们产品。如果遵循 Ben 模型,你至少知道,如果没人想要你的产品,你的投入就不会超过你最初获得的那点风险投资即一张信用卡的额度。

总结:

还不能决定吗?还有其他事需要考虑。比如你的个人价值观,你愿意开一家亚马逊这样的公司,还是 Ben 式公司?创业者首先要去了解一些企业史,比如亚马逊和 Ben ,即使它们已明显被神化,你也要看看哪个更符合你核心价值观。

同时想想你风险/回报。你 35 岁时,想不想赌一把成为亿万富翁,即使这样做的可能性比中彩票还低?Ben 式公司不会让你实现这个梦想。

但你最不能做或者最糟糕的事是:当你决定成立一家亚马逊式公司,随后,你的表现却是 Ben 式的(尽管你可能否认)。亚马逊式公司会尽一切可能用现金争取时间,但你可能认为你聪明又节俭,能找到愿接受一般水平工资的程序员,而实际上你没那么聪明,这么做会花掉六个月而不是两个月、4 个月的时间,这可能意味你已错过圣诞购物季,所以这实际上会浪费你一年,而这一年很可能会使你整个商业计划流产。或者你可能认为同时开发 Mac 版本和 Windows 版本的软件是明智的,但这么做需要程序员构建兼容层,最后会花掉两倍时间,而客户总数只增长了 15%.

两种发展模式,你必须选择一个,并坚持下去,否则你会莫名其妙地发现错了,却不知道错在哪里。

via: do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