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

以前我总跟别人说,现在的互联网产品,有百分之三十是没有价值的。

当年的确是太年轻了,说话也非常欠考虑,随随便便信口开河,现在我应该道个歉,以前的话是不对的,经过了几年的观察体验,也自己尝试了一些东西,现在我不并觉得互联网上有百分之三十的产品是没有价值的。

至少得有百分之七十。

其实说『没有价值』是不对的,存在就是合理的,北极的冰块和赤道的沙粒,都是有价值的,但是,当其价值远达不到其所标榜的程度,甚至还带来了远高于价值的噪点的时候,我们对这价值就要怀疑了。

想一想,如果我在古代,那么我要么当个倒拔垂杨柳,吃肉又喝酒的和尚,要么当个骑鹤种树,修道捉鬼的道士,要么就行走江湖,白酒十八碗,牛肉来三斤,要么就吟诗作对,风流倜傥。但我绝对不会想去创业,去开个王二特色肉包子铺,或者去招一堆姑娘,修一座青色的楼。

现在我们讲创业,它是事业,它是梦想,它是激情,它是一切狗血的终点。然而若干年前,却并不是这样,那时候街上的包子铺老板并不比教书先生更代表梦想和激情,而如今的激情和梦想则大都被创业这两个字承包了。

科尔(Cole)把创业定义为:发起、维持和发展以利润为导向的企业的有目的性的行为

我觉得这个对创业的解释非常合适。在历史的以往任何时代,创业都不如现在这么有情感号召能力,这是因为『利润』这两个字太冰冷了,以往的创业往往只是简单的资源整合或商业,而现在的创业则更多的带有『创造』的内涵。创造的背后是改变,是革命,是滚滚而来的利润,也是极其巨大的价值。带有创造的创业,是如今的创业让人热衷的最重要原因之一。

很少有创业者会说,我做这个是为了赚多少多少钱,而会说,我们改变了哪些哪些,我们提高了哪些哪些,我们创造一个更美好的世界。这话很漂亮,但很多时候只是一种意淫。

“文化革命”里流传着一首红卫兵诗歌《献给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勇士》,写两个红卫兵为了解放全世界,打到了美国,“战友”为了掩护“我”,牺牲在“白宫华丽的台阶上”。王小波由此说,解放的欲望可以分两种,一种是真解放,比如曼德拉、圣雄甘地、我国的革命先烈,他们是真正为了解放自己的人民而斗争。还有一种假解放,主要是想满足自己的情绪,硬要去解救一些人。这种解放我叫它瞎浪漫。

同样的,我们也可以说,这个世界上有一些事情需要去改变,有一些东西需要被创造,比如聚合信息的搜索引擎,比如联通个人的即时通讯,比如接地气的电子商务,做这些是有价值的,有巨大的价值。还有一种创造或者创业,主要是想满足自己的创业情结,硬要去改变一些东西。这种创业我叫它瞎扯淡。

不可否认,大多数产品都是有一定价值的,但是背后也有很多噪点,翻一翻应用商店社交软件的分类,玲琅满目的社交产品,也许能让你多认识几个人,但却浪费你大量的时间,让人更加浮躁。我手机上有一大半的 APP 我基本上没有打开过第二次,当然也怪我当时不该手贱,但这无论如何多少说明了现在产品市场的浮躁。

物质的丰富提高了人们的精神层次,我们从未如此关注过自己的理想和激情,这造就了选秀的空前繁荣,也造就了创业的天生光环。资本涌入,坐地圈钱,这个游戏你得玩。

我看见优秀的创业者,心生敬意,他们有名或无名,默默践行着自己的理想,没有高声疾呼,没有振臂大喊,然而价值终将体现,财富也将由精神王国流向现实世界。我也看见噱头和炒作,包装的灯光如此耀眼,却磨灭了产品本来的光彩。

很多人觉得我应该创业,也像在创业,可是只有我自己知道我还差得远,不是说我不会忽悠,而是我认为创业是一件艰苦卓绝的事情,它需要资源,需要勤奋,需要体力,需要品格,自然它也创造价值,有所改变。这不是口号,却是初心。我现在假装创业,运气好绝对有可能拿到投资,甚至小火一把,但这始终只是忽悠罢了,价值太小,噪点太多。

我想,为了一个『创业梦想』去创业的,多半会失败;而明确知道自己想做什么的人,可能才会真正创造出有价值的东西。

我现在不创业,不是因为我不想,而是因为我不能保证能做出有价值的事情,也不愿给这个浮躁的世界再增加噪点。但如果某天我灵光一闪,饭桌顿悟,我也可能会抄起家伙对着大伙吼一句,走,跟我干。到时候,你也来帮忙。

via: 王登科 wdk.p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