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源

下图这个人就是著名开源电子邮件加密软件 Gnu Privacy Guard(GPG)的作者 Werner Koch。他的软件被斯诺登(Edward Snowden)和数以万计的记者、异议人士、注重安全的人士使用。Werner Koch 从 1997 年开始写 GPG,无论是升级或是打补丁,他基本是在独立运营这款安全软件。最近悲剧发生了——已经 53 岁的他濒临破产。

坚持开源却濒临破产

"我太理想主义了,在 2013 年我曾考虑放弃 GPG 找一份工作。”像许多安全软件的作者一样,Koch 相信开源可以证明其编写的软件中不存在后门,这对于一款计算机安全工具来说非常重要。

可现实是残酷的,从 2001 年起他每年的收入只有 2.5 万美元。这个惨淡的现象不只发生在 Koch 身上,去年可怕的“心脏滴血”漏洞,尽管美国每年要花 500 亿美元投入到国防安全中,但在互联网安全领域的投入却寥寥无几。你很难想象像 openssl 这种无数企业和个人使用的工具,居然只有 4 个程序员在维护!而且仅有一个是全职的。

1997 年,Koch 与“自由软件之父”、“开源传教士”Richard Stallman 在德国会面,Richard 鼓励 Koch 编写自己版本的 PGP。受到鼓舞的 Koch 决定试一试,几个月后,第一个版本的 Gnu Privacy Guard 诞生了。

之后的日子里,Koch 将精力投入在 GPG 上,1999 年德国政府给予了他一笔钱用于 Windows 版本 PGP 的开发,这笔钱使得 Koch 可以雇一名程序员共同写程序了。可是好景不长,由于资金短缺,到 2012 年,他实在无力付给程序员薪水,进而又成了孤胆英雄。

2013 年夏天,Koch 自己也心灰意冷,决意退出。

重振旗鼓

但是随着斯诺登新闻的曝出,Koch 意识到现在还不是放弃的时候,他决定开始筹款,他在众筹网站发起活动——制作T恤和贴纸宣传他的网站,最后他赚得 21000 美元,这个活动给了他 8 岁的女儿及老婆一些喘息的空间。

当记者问到他将怎么花这笔钱时,Koch 说:我不知道,但至少未来三个月有着落了。我认为相比做生意,我是一个更好的程序员。

经过媒体报道,最近 Koch 从 Linux 基金会的 Core Infrastructure Initiative 和 Facebook 等公司获得了二十多万美元的资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