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北京时间 3 月 11 日早间消息,谷歌长期以来的首席财务官帕特里克·皮谢特 (Patrick Pichette) 即将退休,而他辞职的原因是希望能够花更多时间来陪家人。如下为帕特里克辞职信的中文翻译,英文原文来自李开复先生的微博


在首席财务官这一工作岗位工作了近七年之后,我将从谷歌退休,花更多时间陪伴家人。是的,我知道你们以前都听过这套说辞。我们为自己的工作付出太多了。毫无疑问我就是一例。虽然我并不期望获得同情,却想要分享自己的心路历程,因为仍有许多人在工作与个人生活之间努力挣扎、权衡。

要从去年秋天说起。去年九月的一个清晨,在经过一整晚的攀登之后,我在非洲最高峰乞力马扎罗山 (Mt Kilimanjaro) 顶观看日出。妻子塔玛 (Tamar) 和我一边享受登顶的愉悦,那一天晴空万里,我们能够一眼望去脚下塞伦盖蒂 (Serengeti) 广阔的平原,感受那种呼唤——非洲旅行所有可能的探险经历。

塔玛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对我说,“嘿,我们为什么不就这样一直走下去呢。让我们探索非洲吧,之后再转向东方,踏上去印度的旅途,就在旁边,我们已经在这儿了。接着,我们继续走下去;去喜马拉雅山、珠穆朗玛峰,去巴厘岛,去大堡礁…… 南极洲,我们去看南极洲怎么样!?”她并不清楚,这是在冒险。

我记得自己对塔玛做了一个典型谨慎的 CFO 会做出的回应:我愿意继续走下去,但是我们必须要回去。现在还不是时候,在谷歌还有许多工作要做,我的职业生涯也是,许多人还要指望我/我们——董事会,非营利组织等等。

但是之后她说出了一锤定音的问题:究竟何时才是时候呢?我们的,什么时候?我的又是什么时候?这个问题就这样一直悬在那里,在非洲那个寒冷的清晨。

几个星期之后,我很高兴回到了工作状态,但是这个问题却在脑海中久久挥之不去:何时才是我们继续探险旅途的时机呢?我对自己/我们的人生开始了反省。去年秋天,(在我内心的幸福深处) 经过很长时间的深思熟虑之后,我得出了几个简单浅显的结论:

一、孩子们已经不在身边。两个在上大学,一个已经毕业,正在非洲的某家创业公司工作。他们都是让我们引以为傲的出色的年轻人。这里大部分的功劳都要归塔玛。她是一个不可思议的母亲。真的是不可思议。但是现在对于塔玛和我来说,面包车包装的麦圈 (Cheerios)、孩子耳部感染需要的整晚看护、早上六点的冰球训练,这些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没有人在等我们照顾他们,孩子们已经不需要我们了。

二、今年夏天我将完成自己 25 至 30 年 (取决于你怎么分割数据) 近乎不间断的工作。作为 FWIO ——这个全世界著名的由缺少安全感的过度成功者组成的兄弟会组织——的一名成员,这的确是一种了不起的经历。但是就我目前的计算来看,这种经历现在已经是总计大约 1500 周连续工作的疯狂节奏了。始终在忙碌——即便是在本不该如此的时候,特别是这些时候,我十分愧疚——我深爱我的工作 (至今仍旧如此),我的同事们,我的好友们,还有那些能够改变世界的机会。

三、这个夏天,塔玛和我要庆祝结婚 25 周年。我们的孩子被他们的朋友们问及父母婚姻长久美满的成功秘诀,他们只是开玩笑说塔玛和我在一起几乎没有共度的时间,所以我们的婚姻是否成功“真的现在说还太早”。如果我们能够有那些许多共同度过的美好回忆该多好。你能说出多少呢?又有多久呢?无论如何,有一件事是肯定的,我希望有更多。我的妻子应该得到更多,更多更多。

请允许我和你们分享我得出的其余结论。答案很简单,我找不到一个好的反驳去告诉塔玛,我们应该再多等一段时间才背上背包、踏上旅程——掀过这一页,享受一个充满祝福和美好的中年生活,庆祝我们在一起的 25 年,为我们下一代领导者的出现打开门。

在谷歌工作是一种荣幸,别无所求。与最顶尖的人一起工作,我知道谷歌会在他们的努力下发展得更好。我在谷歌结识了如此多的挚友。拉里,谢尔盖,埃里克,感谢你们的友谊。我永远感激谷歌让我做自己,感谢你们的信任,你们的温暖,你们的支持,还有那么多在顺境逆境时的欢笑。

要澄清的是,我仍旧在谷歌。我希望在未来几个月里完成交接,但是只有在我们找到一个新的合适谷歌的 CFO 并帮助他/她完成有序的过渡之后,这需要花费一些时间。

最后要说的是,人生是美好的,却无非是一系列的取舍,尤其是在生意/专业努力和家庭/社区生活之间。谢天谢地,我觉得自己迎来了人生中一个阶段:我不再需要做出这样的取舍了。对此我真的心存感激。活在当下吧 (Carpe Diem)。

帕特里克

via: huxi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