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见解

在我20多岁的时候,我所做和所想的无非一件事:如何能付出最少而得到最多。 

我的生活非常丰富,我总是很忙,社团,恋爱,交友,上网,学习,开店,整天上蹿下跳。我可以在自己的名字前面加上一长串的形容词。 

跟朋友们吃饭,我吐槽学业:“学建筑就是苦逼,上回交图我熬夜了整整一礼拜。上节课老师把我方案改得面目全非,这节课你猜怎么着?他都不认识自己改的方案了,还让我再改!别的专业还老不理解我们,觉得我们闲!我靠你去画个图试试看?……唉不说了我赶紧回去突击方案了。” 

在同学面前,我吐槽社团:“尼玛新来的小孩能不能行了?什么都不会还拽得跟二五八万一样,就这水平,还不经说呢!你要是一说他,立马就给你白眼!想当年我们刚来的时候,哪敢这样?学校也不靠谱!布置点儿任务都等到来不及了才说!就这,还总不满意!就给我们这么点儿时间怎么可能有好的成果!……唉不说了我得跟他们开会去了。” 

跟社团的友人,我吐槽男票:“还是你俩好,我跟那谁总吵架,我明明就那么忙,他还老让我生气!我每次跟他倾诉一些事,他都不能理解,我不爽了他非但不哄我,居然比我还不爽,还跟我讲理,最后还得我哄他!……唉不说了他给我打电话了,我先跟他吃饭去了啊。” 

和男票约会,我吐槽室友:“那谁整天睡到中午才起床,还不许人出声,我敲个键盘都得蹑手蹑脚的!凭什么啊,宿舍又不是她一个人的!晚上睡得还特别晚,看个美剧一直在那儿笑,毛病啊!怎么这么以自我为中心,就不能考虑一下别人的感受吗!……唉不说了要熄灯了我先回宿舍了啊。” 

回到宿舍卧谈,我吐槽淘宝店:“开淘宝太累了真的,你们别看好像赚了点儿生活费,那帮极品买家就知道占小便宜还价,上回给我一个差评,非得讹了我50块钱,我在电话里都快哭了,还得给她陪着笑脸……唉不说了明天要发的货我还没打包。” 

每次吐槽,我得到的却是大家的包容、理解,甚至赞赏和崇拜:哇你好厉害哦!学建筑肯定分数很高吧!将来会赚大钱吧!我看你们学院的人都有种特别的艺术气质!听说你还参加社团经常去国外交流?还上过电视?好羡慕你~这么年轻就去过这么多国家~还在社团当干部吧,能力很强呢!我看过你做的那些海报宣传单,你拍的照片也很好看,你这么高的水平完全可以出去接私活儿了吧?还这么有经商头脑,是遗传你爹吧?年轻的时候就是要多谈几次恋爱体验一下,唉,我就特别宅,都没什么人追! 

我就真把这些客气话当真了,越发自我感觉良好,相信自己是一个精力充沛、能力拔群、聪明过人的年轻人,也确实有很多人被我给唬住了,觉得我挺厉害的,好像说起什么我都能插上话。 

但现在,我充分意识到当年的我是个什么货色:合唱团里最会画画的,建筑学院里最会唱歌的,朋友圈里谈过最多次恋爱的,淘宝店主里学历最高的,同年级里年龄最小的,同龄人里去过最多国家的,游客里最会拍照的…… 

而当我:在合唱团里比唱歌,在建筑学院比画画,在淘宝店主里比生意,在同年级里比绩点,在驴友圈里比经历,在摄影论坛比水平,我什 么 都 不 算。 

空桶总是响得最厉害。有很多人,不正是在做着和当年的我类似的事情吗?既不想付出与回报相称的努力,又想尽可能获得存在感和成就感,于是靠发出很大的响声来吸引别人的注意,和掩盖自身的贫瘠。 

当周围听我说话、给我鼓掌的人渐渐离去,剩下我一个人面对自己时,我才惊醒了,我开始问自己,我活得这么热闹,我到底做了什么? 

20岁时的我,付出30%的努力,就能得到70%的效果,并以此为荣。甚至有点儿看不起,那些付出了100%,才能得到70%的人。 

结果怎样?结果我真想呵呵我自己。我意识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就好比每个人都有一块地,地里埋着很多人参让我们挖。别人都挖十米,我聪明,我会使巧劲儿,四两拨千斤,我挖了三米,就能顺势把人参给起出来。别人继续挖的时候,我就转而挖别的人参去了。过了几年,我身边堆了一大堆人参,地上满是坑;而别人只挖出来几个。 

沾沾自喜的我当时并没发现,别人的人参都是全须全尾的,而我的都有一小半儿断在地里了。更要命的是,别人地下的坑有十米,几年过去,早就成了一口井,量变引发质变,可以源源不断地从中汲取水分。而我的坑太浅,只是个坑而已。 

为什么很多事作为兴趣爱好可以做得很好,但一旦变成职业就没那么喜欢了?因为作为兴趣,你只要付出30%的努力做到70%就已经很好了,而作为职业,你必须付出150%的努力来达到100%。 

我喜欢现在的自己,现在的我已经没有那么狂妄了,我接受了人生的设定:面子和里子,你只能先要一个;真正“什么都知道”的人,反而更懂得自己的无知。人生没有投机取巧的路,脚印多深,只有你自己清楚。 

不知道我这答案算不算扣题,我想说,越是那些看起来“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心理学宇宙哲学信手拈来”的人,越可能是半瓶子晃荡的样子货,真有料的人不会到处得瑟的。说得多了,做得反而可能越少。什么时候学会闭嘴了,可能就能开始告别“一事无成”的境地了。 

我打定主意不回复评论,不过还是忍不住 QAQ 我如此详细地写了自己的心路历程,为什么大家还会觉得我是在反对所谓“丰富的生活”?从始至终,我只想说,生活同时需要深度和广度,但“广度”往往比“深度”容易做到。我希望自己是T字型的人,但以前只是个一字型。应该深入挖掘的东西,我没有钻进去。而且还为自己的“丰富”而沾沾自喜。 

多样性很重要,我直到现在,也不觉得自己是个乏味的人,那些爱好我还依然保留着(除了淘宝店已经不开了><)。似乎看问题只有两个极端,我批判了从前那个“涉猎颇广,但鲜有钻研”的自己,并不代表我现在就走上了“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做好女博士”的路。我也并没说涉猎广泛不求甚解就不好。我觉得“不好”的是“既不想付出与回报相称的努力,又想尽可能获得存在感和成就感,于是靠发出很大的响声来吸引别人的注意,和掩盖自身的贫瘠。” 

而且,就算我现在啥都不干了,一门心思钻研我的本职工作,我也不见得就能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