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件开发

端着咖啡,你大步走向书房,只余脚步声回响在空荡的走廊里。跨过门槛,停下来咯哒一声打开头顶上的节能灯,放在书桌中央的笔记本电脑一下子映入你的眼帘,明亮的屏幕上图表正在发出诱惑的光芒。放下咖啡,你决定最后再研究一次,看看还有什么错误或误算是先前被遗漏的。不断地熬夜,熬夜,但最后,终于让你获得了客户的认可。

喝一口依然还滚烫的咖啡,你决定最后一次检查客户需求。用早餐的位置?有了。四个浴室,其中一个要在天花板上安装花洒淋浴头?有了。三车车库以及宽敞的院子?有了。一切准备就绪,各就各位。最后的审查让你充满自信:想必客户定会满意,施工也马上可以开始。合上笔记本电脑,抓起它走出房门,兴冲冲地想要展示给客户看。

正如你所预期的那样,客户很满意!他对院子的大小很满意,他和他的家人也很喜欢你设计的游泳池和早餐位置。但是美中不足的是….

“你能让它飞起来吗?”

这是工艺,而不是工程

上面的故事显然是荒谬的:只要是思维正常的人都不会要求让房子飞起来,因为我们都见过房子,它们都是不会飞的。然而,这样的情景却经常在软件开发上重演,一遍又一遍。客户要求的东西——他认为是合理的,但对我们开发人员而言可能是完全不可能的——至少目前为止我们清楚这是不可能的事情。现在的软件开发很少有章程,双方协定的标准就更少了。我们能做的,通常就是,创建的东西尽可能地符合客户的期望。

几年前,有一个关于软件开发是否可以被称为软件工程的大辩论,这源于一篇名为《Software Engineering: An Idea Whose Time Has Come and Gone?》的文章,作者是 Tom DeMarco。DeMarco 认为,短命的软件工程已经死去,这对于所谓软件“变革”的创建并不重要。

DeMarco 的论文认为由于缺乏测量力度(和“软件”一词所代表得深度和广度),软件工程已经走向了灭亡。但是我看到的是一种截然不同的现象:软件工程从未存在过。

首先郑重声明,我赞同 DeMarco 先生的主要观点。软件开发不是工程,因为在传统的工程中输出是有把握的,且可被反复衡量和控制的。DeMarco 的著名论据“你无法控制你不能衡量的东西”是对此理念的完美总结:如果你不能衡量你将要实施的变化的影响,那么让我们怎么相信你能控制它们呢?

这一点,在我看来,正是我们不能将软件开发称为“工程”的首要原因:我们不能衡量将要实施的变化的影响。当然,我们可以执行单元测试,集成测试——我们能想到的所有测试,但我们依然无法准确估计当我们实施所有潜在的变化时,它们对现有系统所造成的影响范围。我们现在根本没有足够的工具来做到这一点,并且据我所知,我们一直以来就没有这样的工具。

我认为软件开发可以当作一门手艺。“工艺”一词或许能够更好地描述我们开发人员的实际工作。

工艺和工程之间的主要区别是,后者使用已经广为人知且公认的知识来解决问题,而前者使用的是更专业的知识,懂这些知识的人不如前者那么多,甚至这些知识可能是不成文的或并不为大众所认同。因此,我们可以得出软件工程一说根本不存在的观点,因为没有足够普遍都接受的知识来证明它可以叫做“工程”。

那么“软件工程”可以存在吗?是否有用?

软件工程这说法是否可行?

假设将软件开发的整个领域转换到工程学科是可能的。然而,我们真的想要这么做吗?

在我看来,创建有用的软件需要具备一定层次的艺术技能,有的形式的创造并不能用数学和工程精确地表现出来。创造力能让我们面对从未见过的问题时,也能想出新颖的解决方案。但是如果我们不小心,它也会让我们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对我而言,将软件开发制定为工程学科会消弭大量的创造自由(当然并非全部),从而阻碍我们从多方面思考来解决当前问题。

另一方面,利用工程策略可以显著提高例如标准规格、可测试性,以及项目管理等理念。此外,它提供的公共知识池,可作为使用来源用于参考解决方案,使它们更容易交叉引用。

既然这样,那么共享和控制所有知识是否值得我们失去一些创造的自由?我认为这不值得,哪怕上述权衡真的可以实现。软件可用于所有基本的事情,与其说伟大的多元化思维自由是我们解决问题的阻碍,倒不如说它是福音。如果硬是将软件塞进工程领域,那么就会有太多的变量,太多的问题,太广泛的问题范围需要考虑。对所有软件开发使用工程策略将会是一场灾难。

这篇文章开头的故事,就是一个当我们将软件开发与工程作比较时,常见但不正确的假设:即将软件设计比作是盖房子。这严重偏离了事实。房子是有形的,受到物理定律如重力的约束,并且我们已经拥有了上千年的筑造历史,知道如何建筑适宜居住的房子。而软件是没有这些条件的,因此这样的比较说好听点是天真,说难听点就是误人子弟。

总之,软件开发永远不可能是软件工程。

我们的专业是一门手艺,我们是工匠。软件开发是一个过程,作为程序员的我们吸取关于项目的专业信息和设计内容,然后实施满足客户需求的解决方案。它是艺术,它充满了创造性;它不是工程,它也不需要成为工程。这应该成为我们的共识。

英文原文:Software Development != Software Engineering. Do we want it 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