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脑

我们思考方式的不合理,一直都是让人困扰的心理学。当有人问我们最近怎么样时,我们通常答道「不错」或「还行」。但是,如果某人接着问一个具体的事情——「今天和你老板一起参加的重要会议呢?」——突然之间,我们会从糟糕到棒极了的范围内,重新优化我们的「不错」或「还行」的答复。

在不多的句子里,我们能够自我矛盾:我们「还行」,但是对于那次会议感到糟糕。总体上,我们怎样能够感到「还行」呢?偏见、经验、知识和情景,都在有意无意地形成了一种影响,它们对我们所要表达的决定起着驱使的作用。人类行为不容易被预感到,概率论经常折戟于对其预测上。

进入量子认知:一组研究人员已经发现,尽管我们的选择和信仰没有意义、或无法适应宏观级别上的模式,但是在「量子」级别,它们能够被预测,结果精确到让人称奇。在量子物理,测试一个粒子的状态,会改变该粒子的状态——因此,「观察效应」影响着我们怎样思考的方式,而思考的东西正是我们要考虑的。

量子认知理论打开了心理学和神经系统科学,让我们理解到大脑不是一台线性电脑,而更像是一个优雅的宇宙。

对于上述开会的例子,如果有人问,「会议开得怎样?」我们将立即想到会议召开的方式。然而,如果他或她问道,「你对这次会议感到焦虑吗?」我们或许记起来,在一群人面前做演示的情景,相当可怕。量子认知里另一个借来的概念是,我们无法在脑子里一次保持不协调的想法。换句话说,做决定和观点形成更像是薛定谔猫(注1)。

量子认知理论打开了心理学和神经系统科学,让我们理解到大脑不是一台线性电脑,而更像是一个优雅的宇宙。但是,人类思想和存在有着高度矛盾的看法,已经存在数个世纪了。而且,探索我们大脑不合理的合理性的科学家、学者越多,科学离每个宗教信仰核心的混淆逻辑就越近。例如,佛教就是以谜语为前提的,「平静来自内在。没有内在就不要追寻平静。」对于基督教,矛盾的地方在于,耶稣既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也是上帝的儿子,这个矛盾就是其信仰的核心隐喻。

做决定和观点形成更像是薛定谔猫。

数个世纪以来,宗教典籍一直在探索这种思想,一旦我们跨过了表面认知,现实就变得支离破碎了;然而,这是模棱两可的话,即我们对于自身以及我们的世界要有更多的理解。在旧约,受到围攻的约伯向上帝辩解,他为什么遭受了如此多苦难。上帝轻蔑地答道,「我准备创造地球时,你在哪里?」(Job 38:4)。问题貌似有些荒谬——当上帝自己在创造世界时,为什么上帝要问被他创造的某个人当时在哪里?但是这个悖论不同于爱因斯坦对 海森堡 的「不确定原理」(注2)所发起的著名挑战:「上帝不掷骰子(God does not play dice with the universe)」。正如 斯蒂芬霍金反驳 的,「甚至上帝也受不确定原理的束缚」。因为,如果所有结局都是可确定的,那么上帝也就不是上帝了。宇宙的嗜赌成性,恰恰成了创造他的不可预知的确定性。

根据量子认知,这种思维和我们的「不确定性」原因、情感「打赌」,渐渐偏向了有竞争思想、想法和见解的产生。然后,我们可以把这些竞争的见解合成为与我们相关的、相对「确定」的现实。通过在量子级别审视我们的思维,我们就能改变思维;通过改变思维,我们就能改变塑造我们的现实。


备注

  1. 薛定谔猫(英语:Erwin Schrödinger’s Cat)是奥地利物理学者埃尔温·薛定谔于 1935 年提出的一个思想实验,时常会被表述为一个吊诡。通过这思想实验,薛定谔指出了应用量子力学的哥本哈根诠释于宏观物体会产生的严峻问题,以及这问题与物理常识之间的矛盾。在这思想实验里,由于先前发生事件的随机性质,猫会处于生存与死亡的叠加态。https://zh.wikipedia.org/wiki/%E8%96%9B%E5%AE%9A%E8%B0%94%E7%8C%AB
  2. 在量子力学里,不确定性原理(uncertainty principle,又译不确定原理、测不准原理)表明,粒子的位置与动量不可同时被确定.https://zh.wikipedia.org/wiki/%E4%B8%8D%E7%A1%AE%E5%AE%9A%E6%80%A7%E5%8E%9F%E7%90%86

英文原文:Your Brain Isn't a Computer. It's a Quantum Field.